夜华是个胚胎时就拥有巨大能量,你的同龄人正在抛弃你

二更小太阳2019-06-24 21:21:08

1


这两天我好慌哦。


82年的摩拜单车创始人赚了15亿;


00后的17岁少女木汁,靠写公众号月入10万;


90后的李叫兽,都是百度公司副总裁了;


比我年长的,比我小的,和我年龄相仿的都比我成功,都比我有钱。


而我,还在为晚餐吃牛肉包还是青菜包发愁呢。


《疯狂的石头》中郭涛饰演的是年过40的包世宏,患有前列腺结石的他在一系列重压下,于卫生间里无奈又悲情的喊了一句:


你连尿都尿不出来!



是呀,你看看别人的40岁,左拥右抱,名牌豪车,可你,连尿都尿不出来。


是呀,你看看同样是80后,人间靠卖mobike轻轻松松赚了15亿,而你,房贷还没还清;


是呀,你看看同样是90后,人家已是百度副总裁,而你,出门天天挤地铁,弄丢一张地铁票都能伤心半天;


是呀,你看看同样是00后,人家木汁一个月已经赚了10万,而你还为一双好点的球鞋和父母闹了半天;


好可怕呀,你的同龄人正在抛弃你。


2


可是,算了吧,我的同龄人甩开我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


我妈只怀了我不到十个月,哪吒他妈怀了他三年,先天就没人发育的好,难怪后来我是李三蛋,人家是三太子;


天帝夜华是个胚胎时,就继承了父神的一半神力,拥有开天辟地的力量,而我是个胚胎时,我妈还害怕我掉了,难怪后来我是天朝子民,而夜华是天帝;


哈利波特一岁时,就打败了大魔头伏地魔,而我一岁时,走路还跌跌撞撞,当年要不是我妈拉住我,我就栽到河里了,难怪后来我和哈利波特一样戴着眼镜,我变成四只眼的二呆子,哈利波特成为全球男神;


溥仪三岁登基做皇帝,他祖先福临六岁登基,康熙八岁登基,而我三岁时在玩泥巴,六岁时滚玻璃蛋子,八岁时把书本撕了掼纸巴子(我们那里的方言)。难怪人家不管是开国之君,盛世之君,乃至亡国之君,总归享受荣华富贵,被历史永远记住,而我,唉,媳妇在哪里都不知道。



我被同龄人抛弃早已不是一天两天了,在我还是胚胎时,已被同龄人抛弃,远远的甩在身后。乃至于今天,我永远是无数毒鸡汤文嘲讽的对象:我已被同龄人抛弃,被时代淘汰,我不思进取,贪图稳定,我的未来一片暗淡。


而我自己身为90后,全身上下都废了。


头发被写秃,月收入被群嘲,肠胃功能已严重下降,脸已经长残了,结了婚的也离婚了,婆媳都有矛盾了,买不起房已是公认的事实,女生卵巢功能衰退,男生直接阳痿。更可悲的是,我们90后已经如此惨了,还有一大批人追着我们骂,说我们自私自利,太过自我,不负责任,简直是废掉的一代。


只是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看着喝着爽歪歪日益壮大的00后,我们这些老阿姨淡然一笑,小兔崽子,别一口一口一声阿姨,坐等我们这群阿姨也大肆批评你们吧。你们也总有乳房下垂,性功能不行的那一天哦。


3


何止已被同龄人抛弃?何止已被时代淘汰?何止90后全身都废?中国男人也废了,中国女人也废了。


中国女人不是死于乳房按摩,就是死于整容养生,而男人们呢,更惨。


不是渣男,就是直男;不是审美奇特,就是凤凰妈宝;不是土的掉渣,就是萎缩反胃。反正中国男人配不上中国女人了。在自媒体天下,男性集体失声。这可以说是被压迫几千年女性的反击,亦可以说是一种悲哀,男人一定程度上被妖魔化了。


只能说,你我皆凡人,自媒体放过哪个群体?


油腻的中年男,肥腻的中年女,买不起房,付不起彩礼的青年男,在职场和家庭之间徘徊的所谓剩女,被N种东西害惨了无数遍的女人,被作业压垮的小学生.........


小狼狗、小奶狗、老狗逼、精致的猪猪女孩、小仙女、小姐姐、妈宝男、油腻男、拜金女,第一批90后,00后们,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谁逃过了自媒体的魔掌?我们每个人在自媒体里都有一个代号,都有一种属性,都曾是文章赞扬的、同情的、鄙夷的对象。


我们是平凡的不容易的普通人,我们也是要被社会淘汰的人;我们是为了给孩子挣学费的劳累辛苦的爸爸,我们还是油腻肥胖的中年男子;我们泡起了枸杞,不敢有诗和远方,我们活的又如此渺小,又如此真实........



4

自媒体在播种焦虑,挑起话题。


这个正常,人都是逐利的。


学校需要生源,医院需要病人,公司需要客户,饭店需要食客,景区需要游客,同样,媒体需要流量。


流量哪里来?当然是引爆的话题,足够吸引人的标题。


我们难道不好奇同龄人是怎么把自己甩在身后的?我们难道不担忧快要被社会淘汰了?我们难道不关心自己身边的这个人是不是渣男?


铺天盖地的新媒体文章中,我们有多久没读到很美的,可以静心的文字了?


有人说,真正的新闻媒体正在死去,如今是娱乐至死的年代,不是真正的媒体正在死去,而是这届观众不行,媒体也要存活,这届观众的口味决定了媒体给他们看什么。而观众们又说这届媒体不行,整天的发些什么东西?


不管谁不行,但真相就是我们每天都活在焦虑里。


本来,每天就要为房车,教育,工作焦虑不已,本想回家好好休养一番,结果一点开手机,吓得立马从床上坐起来:


妈呀,被抛弃了,被淘汰了,要失业了,二蛋子已经年薪百万,当年鼻涕流几米远的三猴子都是总经理了,同龄人已经远远甩过我们几条街远,还有脸睡觉,赶紧的学习,拼搏啊。


于是,熬夜啊,熬到身体垮了,甚至挂了。于是,新的文章出来了:


那些拿命换钱的年轻人啊,换着换着就死了。


唉,活着好难哦。

如果你要打赏我,我很感谢你

写字不易

苹果用户赞赏二维码

Copyright © 天津红桥区杨洋后援团@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