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里秦可卿全家灭门之警示

课堂教学速成班2021-04-03 08:39:50

嫁给这样的男人你会被宠爱一生!你找对了吗?

★ ★ ★ ★

男人不回家的原因和女人不回家的原因(说的太对了)

★ ★ ★ ★

假如有人突然问起这样一件事:《红楼梦》里谁家遭遇最惨?你一时半晌未必能回答出来!因为《红楼梦》是一部伟大的悲剧,宁、荣两大家族的下场都不妙,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但是,最不幸的当数秦家了。年近七旬的秦邦业有一个如花似玉的女儿,一个腼腆文雅的儿子,这样一个温馨美满的家庭,竟然在一年左右的短短时间里,遭遇到了灭门之祸,其神秘的无妄之灾,为世人留下了无穷无尽的迷惑与叹息!

任营缮司郎中的秦邦业,从养生堂抱了一个女儿,长大时,生得形容袅娜,性格风流。因素与贾家有些瓜葛,故结了亲,她就是宁国府掌门人贾珍的儿媳妇,贾蓉的妻子秦可卿。在勾心斗角,暗流涌动的贾府里,宁国府的少奶奶秦可卿仿佛是个例外的幸运儿,她因貌美心善而大得人心,宁国府上上下下,人近人亲,人见人爱。就在可卿春风得意之时,她的弟弟秦钟来到姐姐家玩。秦钟当时年方十二,是个腼腆温柔的美少年,因去年业师回南,在家温习功课,在可卿处遇到贾宝玉,二人一见如故,大有相见恨晚之感,于是宝玉盛情邀请秦钟同他一起到贾家塾中学习,秦邦业得知后,喜出望外,因为这是关系到儿子前程的终身大事,虽说官囊羞涩,还是东并西凑了二十四两的贽见礼,乐滋滋地把儿子送到了贾家塾中。这个时候,秦家大有鸿运当头之势,一切看来都是那么美好欢乐,那样称心如意!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这句成语用在生活于贾府之中的人们身上,那是最恰当不过的。弟弟秦钟入学之时,恰是姐姐可卿得病卧床之日。青春阳光的少奶奶秦可卿突然躲在屋里懒怠动了,话也懒怠说了,神也发涅。遍请名医诊治,病情毫无起色,反而日益加重,因为此时秦可卿犯的是一块无法根治的心病。焦大醉后当着可卿、尤氏、贾蓉等众人的面,大骂宁国府的畜生们爬灰的爬灰,养小叔子的养小叔,贾珍同可卿淫秽乱伦的丑事已经公开泄露。“不拘听见什么话儿都要忖量个三日五夜才算”的心细人秦可卿,自然是羞愧难当,忧心如焚。偏在这时,弟弟秦钟又来告诉她学堂里的一些不干不净的淫乱话,因淫情而乱了方寸的姐姐,听到弟弟又沾到淫色的邪气,深知其中利害关系的可卿,又是恼,又是气,无形的加重了自己绝望的心事。可叹,无知的秦钟还在美滋滋地自寻其乐。此时,死神正在暗中狞笑着向姐弟俩招手呢!

秦邦业欢天喜地的把儿子送进贾府塾中,原承望儿子能学业进益,从此成名,哪曾想到危急四伏的贾府里,早已放不下一张平静的书桌了。原来,这塾中都是本族的一些纨绔子弟,龙蛇混杂,各色下流人物俱在其内,早就把学中闹得乌烟瘴气了。贾府本来就是四处弥漫着浓重的淫荡气息,学中的这些公子少爷们,常年耳染目濡,虽然小小年纪,身上却已经散发出一阵阵淫邪的腥臭味!近墨者黑,近朱者赤,在贾府这口淫乱的大染缸里,腼腆文雅的小帅哥,很快就被染成了一个猎色偷情的小淫虫!

  

秦可卿在巨大的心理压力下,精神终于崩溃了,在合家皆知,无不纳罕的疑惑声中,秦可卿终于结束了自己年轻的生命。那边姐姐淫丧天香楼,这边弟弟却为淫而向着黄泉道上一路狂奔!秦可卿的灵柩刚安置到铁槛寺内,身为弟弟的秦钟不仅没有戴孝守灵,反而跑到铁槛寺不远处的馒头庵玩耍,同小尼姑智能打情骂俏,当晚趁黑夜无人,秦钟寻到智能后,不管智能百般挣扎,强行求欢。这还是不久前那个天真纯朴的少儿吗?姐姐的尸骨未寒,自己的热孝在身,竟敢私自跑到佛门圣地去强行奸污佛门子弟,这不但践踏了礼仪法律的规范,也远远突破了人伦道德的底线。这不就是另一个在家孝、国孝期间仍去寻欢作乐的小贾珍吗!我们即使可以原谅秦钟的年幼无知,但是,我们能宽恕宁国府那个杀人于无形的淫窟吗?秦钟最终要为自己的荒淫付出代价了,他与智能偷情的事被父亲知觉,秦邦业把秦钟打了一顿,自己老病发了,三五日,便呜呼哀哉了。秦钟带病受了笞杖,今见老父气死,悔痛无及,病情急剧加重,此时,偌大的贾府,除了宝玉时刻牵挂在心外,竟无一人前来探视,更甭说有人伸出援手替他请医看病了,秦钟完全成了一个被人遗忘的弃儿,人们眼睁睁地望着秦钟一天天地熬完他年幼的生命,贾府的绝情,世态的炎凉,令人寒彻肌骨!秦可卿一家三口灭门了,但是,这才刚刚拉开红楼万艳同悲的大幕,秦可卿淫丧天香楼,也只是千红一哭发出的第一声。虽然,这一声是那么的悲凉和诡异!

作者通过秦可卿一家三口灭门的故事,想向我们暗示什么呢?我们能解其中味吗?秦邦业有一对人近人亲,人见人爱的好儿女,这本是一个令人羡慕的幸福家庭,没想到在宁国府这座深如海的侯门里,秦可卿这朵娇艳美丽的鲜花,却被公公贾珍这双罪恶的淫爪残忍地揉碎了;秦钟这块洁白无瑕的美玉,却在贾府这口污黑的染缸里,浸渍成了一块臭熏熏的顽石。在一年左右的时间里,一个美好快乐的家庭,说没就没了,让人感到痛心和困惑的是:没有人对秦家灭门之灾承担一丝一毫的责任,也没人为此表示过一星半点的歉意,更为可怕的是:秦氏的灭门并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思考和警觉。作者似乎在悄悄地告诉世人:人类最大的悲哀就是,用麻木和冷漠来回应事不关己!再后来,尤老娘兴高采烈地领着二姐、三姐两朵姊妹花,踏着可卿走过的老路,向宁国府匆匆赶来。即使尤三姐揉碎桃花红满地之后,尤二姐依然乐哈哈地跳进了凤姐为她挖好的陷阱里。世上的悲剧就是如此奇妙的继续上演着!曹雪芹正是通过秦家灭门这个凄凉的故事,把世人熟视无睹的这个秘密戳破了,可惜,看明白,想清楚的能有几人!

秦可卿的判词的前半部是:“画梁春尽落香尘,秉月貌,擅风情,便是败家根本。”这可能就是打开秦氏灭门的另一把钥匙。《红楼梦》历来以草蛇灰线,伏脉千里为人所称道,哪怕是人名也寓意双关。秦可卿寓情可轻,秦钟寓情种,秦邦业寓情孽。情可轻,轻易被公公夺取真情真爱,其情轻如鸿毛,由轻情走上了轻生,这岂是一个轻字了得!秦钟,小小年纪,就早早种下了荒淫的情种,很快就结下了情殇的恶果,该怨天尤人,还是悔过恨己?秦邦业与贾府联姻,是为了贪慕富贵攀高枝,还是摄于权威无奈何,我们实在是难以理清这一团乱麻了。但是,有一点我们可以肯定,大淫棍贾珍的为人他是知道的,只有门前两个石狮子是干净的宁国府的黑幕他是清楚的。外人冷子兴尚且把宁国府了解得一清二楚,何况跟贾府素有瓜葛的秦邦业!是他自己亲手把花一样的儿女送进了淫窟,葬送了他们的前程,做父亲的必须要承担这笔沉重的感情孽债,称秦邦业为情孽,一点也没有冤枉他!作者紧扣一个情字,写尽了可卿一家灭门的是是非非。古人说:“百善孝为先,万恶淫为首”此话虽有夸饰之嫌,但仍不失为一句实话。贾珍等人若隐若现的淫爪,宁荣两府无声无形的淫窟,吞噬了多少花容月貌,毁灭了多少金凤美玉!

一个人,一个家,一个国,一旦踏上荒淫腐败之路而不知回头,那么,他们一定难逃失败灭亡的历史宿命!热泪读红楼,冷眼观古今,二奶小三的石榴裙绊倒了多少权贵精英?宿孽总因情!



“嫁给这三种男人离婚率最高!别不信”

★ ★ ★ ★

Copyright © 天津红桥区杨洋后援团@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