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的开始:红楼梦引子

红楼梦赏析2018-08-13 10:16:41


前日朋友与我说,他有一个念头,想要去完成。虽然这个念头有些遥不可及,但毕竟不是恶念,若不去完成,不去尝试,念头时刻纠缠他,困惑他,只怕它要变成烦恼、变成执念。


他说在这世上许多修佛人,现世中遇到烦恼,不在现世里解决,而是通过打坐念经,强行将它“放下”,在佛教的世界里寻求解脱,其实不过是种逃避。他说他想完成念头,并不为念头本身,而是为了通过念头而完成自我。


人本就有七情六欲,有愚昧,有情爱,当有爱欲,便有烦恼。佛说烦恼不可怕,“譬如高原陆地,不生莲花,卑湿淤泥乃生此华;又如种植于空,终不得生,粪壤之地,乃能滋茂;是故当一切烦恼,为如来种。不下巨海,不能得无价宝。如是不入烦恼大海,则不能得一切智宝。”

 


所以我要叙述一个故事,但凡故事的开始总源于起心动念,故事的进展是为成全念头的过程,故事的结尾是在烦恼中得证菩提,于是完成了自我,也完成了故事。


这个故事说的是一颗被女娲锻炼有了灵性的石头,突然有日起了念头想去人间富贵红尘场受享受享,之后在人间历尽诸般事,最终了悟,证得佛法。


所以故事最精彩之处也就在于石为成全念头在人世间历诸般事之过程,正所谓,“佛法在世间,不离世间觉,离世觅菩提,恰如求兔角。”


这个故事也许要说上许久,费上许多的篇幅,所以我们先要从一首曲子开始说起。


1.书词



开辟鸿蒙,谁为情种?

都只为风月情浓。

趁着这奈何天,伤怀日,寂寥时,试遣愚衷。

因此上,演出这怀金悼玉的《红楼梦》。


夏老师并没有读过《红楼梦》,他书写这段词,是根据我的理解来创作布局。


引子曲,在《红楼梦》第五回出现。宝玉梦游太虚幻境,在幻境中窥探到众女儿们的结局,也在幻境中听到讲述众女儿命运的十二支红楼曲,引子曲便是开幕。


夏老师将这首词书写得委婉而凝重,看似沉郁却又有着丝丝缕缕的精致。开辟鸿蒙,开天辟地,就讲一个情字,何能不委婉不动人?然有情便又生出多少愁苦,多少痛楚,故而凝重。


人说此书是要为闺阁女儿昭传,引子曲是《红楼梦》中女性人物的情感和悲惨命运终结的引序。但若如此,作者为何要说此乃“背父母教育之恩,负师兄规训之德,已致今日一事无成、半身潦倒之罪”所做的“自愧之书”?


如果说红楼梦的背景取材于作者的家族,那么主角贾宝玉也许就是作者的一个分身,他“是”作者,也“不是”作者。


就好似现在的我们穿越时空回到过去,以看不见的旁观者身份再一次看着过去的自己成长,看着他再一次重复自己曾经的错误,急切却无可奈何,只能无力地任由他一步步成为现在的自己。


作者也许也是这般心情,所以他动用自己“创造者”的权利,几次在幻梦中开示宝玉“以情悟道,守理衷情”,然“痴儿竟尚未悟”,故一步步堕入“迷津”,直至最终彻底开悟,却什么都挽救不了了。



曹公的自我惩罚是在十年创作增删修补中不断地陷入悔恨,但人的内心是矛盾的,在自我惩罚的同时也希望得到救赎,于是他给了宝玉一个最后的解脱。


2.道曲


“引子”在剧中以插曲的形式出现的,是在第二集薛宝钗进贾府,宝黛钗三人初次相聚时。宝钗的出现,使得宝黛之间的情感发生了微妙的变化。而此时人物的心境无法用台词来表达,而音乐的出现打破了三人在互相对视中的沉默与寂静,推动了微妙情绪的发展。


乐曲开始的一句长叹,“开辟鸿蒙,谁为情种?”一语道破了《红楼梦》的内在,在情感上也给人一种“谁解其中味”的感叹。


书中虽以宝黛爱情为主线,但文章所要表达的内涵远非男女情爱。因作者增删十年著成此书,却无人解味,因此这句长叹中应还带有哀惋之情。


哀惋之后是一缕委婉情愫。书中描写人物多为情痴情种,也正是因为一个“情”字而有无数风月之事,于是第二句便微带有风花雪月的柔情。


但之后便是自愧之叹。红楼梦又名《风月宝鉴》,意为戒妄动风月之情。脂砚斋谈女儿之境为“幽微灵秀地,无可奈何天”。其实撰通部大书最难处皆从“无可奈何”而有。


纵然全书是为闺阁女儿立传,但裙钗们的命运依然掌握在男子手上,所以作者是因无法振兴家业,致使“万艳同悲”而自愧自述此书。因此第三句是饱含无奈自愧之情。最后的“试遣愚衷,因此上演出这怀金悼玉的红楼梦”则有着更深一层的复杂情感。



3.问情


《红楼梦》开篇即说“大旨谈情”,引子开曲即说“开辟鸿蒙,谁为情种”。


红楼梦讲的是“情”,大观园里的女儿们都代表着性灵美的追求,主角贾宝玉厌恶的是与性灵相违背的事理,和提倡读书事理的“禄蠹”。可读书人也分很多等级,有从书中获得道德升华的君子儒,如孔孟;也有把读到的东西转化成谋求个人私利手段的小人儒。


但是贾宝玉的价值观不能代表红楼梦的价值观,因贾宝玉在书中是不断成长的。而真正的价值取向则是在书在一开篇就提到的,“无才可去补苍天,枉入红尘若许年,此系身前身后事,倩谁记去作奇传”。


顽石被女娲炼过,原本用来补天,却又被废弃。它想要在红尘中做一番事业,可是枉入红尘,什么也没有完成,所以这是它自悔的地方。


所谓世俗的价值,便是怀着隐居出世的修养,在现世中做一番功名事业。看似对立矛盾的仕隐关系,实则怀有儒家宽厚仁爱的价值观。作为一个君子需要有对自身品格的要求,不受制于功名利禄的欲望;而作为一个人则要求完成自我,实现自我的价值。


隐居是代表个人内在性灵的追求,若过分维护内在,则“法不容情”,内在的世界也会无法抵御外在而崩塌;若过分追求外在,则容易迷失自我,受功名利禄腐蚀,变为“禄蠹”。


所以“引子”曲不但要从情的角度感受,更要从理的角度解析。因个人的性灵是代表情的世界,世俗的价值代表理的世界。无法达到情理兼备,于是情的世界才在理的世界崩塌。怀着这样的解析代入“引子曲”,方能领悟词曲中的矛盾情感。


4.怀金悼玉


蔡义江先生将“怀金悼玉”的“金”“玉”解释为薛宝钗与林黛玉,意思即是怀念存者,哀悼死者,故上演此《红楼梦》。这样的说法也被红学界普遍接受。但我认为还可有另一层解释。


我想,所谓“金玉良缘”,是否可以看做是世俗的价值取向,而“木石前盟”是内在的性灵追求。这两者本是互相矛盾的二者,而贾宝玉是处于这两者矛盾之间。


如,宝玉一心维护代表内在性灵的大观园,但他的做法是向内寻求,整日与姐姐妹妹腻在一起,而不愿向外努力,不愿与他所厌弃的“禄蠹”同流。


以致情的世界无法继续存在于理法的社会,所以大观园的毁灭是必然,但并非封建社会的压迫,而是情理无法兼备,二者互为冲突所造成的必然消亡。


那从另一层意义而言,红楼全书的发展过程也是宝玉的成长,度脱的过程。所以“怀金悼玉”的另一层解释,即对世俗价值的怀想愧疚和个人内在性灵逝去的伤悼,二者都无法兼顾,最后造就的悔恨无奈。


所以,如果带着这样的情感再次聆听“引子”一曲,或欣赏这则书法作品,便可得到超越男女情爱之上的更深层体悟。



   红楼梦赏析

一入红楼,终生难醒

与君相逢,平生之幸

Copyright © 天津红桥区杨洋后援团@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