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令人心碎的句子

阅读社会2018-12-04 15:32:00

累世情缘,谁捡起,谁抛下,谁忘前尘,谁总牵挂。忆当时年华,谁点相思,谁种桃花。


灼灼桃花十里,取一朵放在心上,足矣。


我明白得太迟,而你终究不会在原地等我了。


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将疼痛堂而皇之挂在脸上的,即便没挂在脸上,那痛却是一分也不少的。


恩怨纠葛如浮云过,她遗憾没在最好的年华里遇上他。



风月里的计谋不算计谋,情趣罢了。 风月里的情趣也不算情趣,计谋罢了。


那一世,千顷瑶池,芙蕖灼灼,他挚爱的女子当着他的面,决绝地,跳下了九重垒土的诛仙台。


这个颜色不大好看,但很实用,譬如你哪天被人砍了一刀,血浸出来,也看不出那是一滩血,只以为你撞翻了水罐子,将水洒在身上了。看不出来你受伤,你着紧的人自然便不会忧心了,你的仇人自然也不能因砍到了你而痛快了。


四海八荒,总是会有一个人,一定会有这么一个人,他会把你的名字叫得婉转温柔,荡气回肠。


我大彻大悟。 
你有没有爱过一个人? 
你有没有恨过一个人? 
其实那本是他们二人之间的爱恨情仇,我不过一个路人,模模糊糊被牵扯进来,是命中的劫数。



她一饮而尽,这世间再没俊疾山上的素素,那不过是青丘之国白止帝君的幺女白浅上神做的一场梦,带着无尽苦楚和微微桃花色。梦中如何,梦醒之后,便忘干净。


他猛抬头,望了我半晌,神情依然平淡,缓缓道:“我想要的?我想要的至始至终不过一个你罢了。”


花开是缘,花落是劫 
一个醉卧十里桃林忘尽前尘 
一个情深不渝枯等成灰 
三生爱恨,三世纠葛



那一世,大荒之中一处荒山,成就她与他的初见。桃花灼灼,枝叶蓁蓁,妖娆伤眼。 


记忆可以封存,可心有时也会背叛,忘得了前世情缘,忘不了桃林十里,亦忘不了十里桃林中玄衣的少年。 


这一世,东海水晶宫,他们不期而遇。 
不是每个人都能看透这三生三世的爱恨交织,只要你还在,只要我还爱,那么,这世间,刀山火海,毫不畏惧。 


有些爱,藏在嘴边,挂在心尖。 浮生若梦,情如流水,爱似桃花……



他转过头来,风拂过,树上的烟霞起伏成一波红色的海浪。他微微一笑,仍是初见的模样,如画的眉眼,漆黑的发。红色的海浪中飘下几朵花瓣,天地间再没有其他的色彩,也没有其他的声音了。 
他伸手轻声道:“浅浅,过来。”


七万年前,我因你而初尝情滋味,因是首次,比不得花丛老手,自然冷淡被动些,可心中对你的情意确是满满当当的。


有一种爱,如明月星辉。若她为明月,他为星辉,明月在,星辉隐。爱之忧伤,是月不见星,星错过月……


那时候,我还没有爱上他,我只是一个人很寂寞。



他终归是不能相信我的,而我已经无法再次忍受他的失望和不信任了。


花开花谢,劫缘轮回。只要你在,踏遍千山,再续前缘


你看这高耸入云的大山,站在山顶一看,这世间一切都渺小至斯,不会令你心胸瞬时博大起来吗?不会令你觉得小儿女情伤不过是天边的浮云,一挥手便可抹去吗? 


你看这飞流直下的瀑布,奔腾入河川,不舍昼夜,且从不回头,你看了这个瀑布,不会觉得人生亦是如此,不能回头,总是要向前看的吗? 



只要你还在,只要我还爱,那么,这世间,刀山火海,毫不畏惧。


但凡我那时有稍微的怀疑,最后便不该是那般的结局。 可他装得很好,一直装得很好。


明明是很普通的诀别话,一瞬间却突然想要落泪,我连忙抬起头看天,却又突然想起,早就没了眼睛,泪水又从何而来呢?


你有没有爱过一个人,你有没有恨过一个人。梦中如何,梦醒之后,便忘干净。


感情这个事情,乃是个万万容不得拖泥带水的事情。



有些爱,藏在嘴边,挂在心尖,浮生若梦,情如流水,爱似桃花……


人说万般皆是命,半点儿不由人,凡人的命由神仙来定,神仙的命则由天数来定,都逃不过一个时来运转,一个时变运去。


我说:“夜华,我放过你,你也放过我,我们从此,两不相欠罢。


在这九重天上,他是我的唯一。我一直想着,想着等孩子生下来之后,要和他牵着孩子的手,看十里云海翻腾,万丈金芒流霞。他不知道光明对于我,有多么重要的意义。


十里桃林,十里桃花,漫山遍野的灼灼芳华。



你这一生永远都在追求已失去或求不得的东西,一旦你得到了,也便绝不会再珍惜了。


我的夫君夜华,我遗憾没能在最好的年华里遇上他


我自是百般推脱,他自是千般盛情


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善感女碰上冷郎君,妾身有心做那藤绕树,无奈郎心如铁妾身真无辜?


这须臾几十年的爱恨恩怨,不过一场天劫。



累世记忆谁拾起谁放下 
谁忘前尘谁总牵挂 
忆当时年华 
谁点相思谁种桃花


锦鸡打鸣三遍,我慢悠悠醒转,隐约觉得昨夜似乎做了个十分有趣的梦。梦里我一副风流形状,恣意轻薄一位良家少年郎。待要仔细回忆那少年郎的模样,却只记得一袭玄色长衫和十里夭夭桃林。


桃花夭夭 寥寥十年 你在心上


风月里的计谋不算计谋,情趣罢了。风月里的情趣也不算情趣,计谋罢了。经过一番情伤后,我以为甚有理。堪堪彼时,却并未悟到其中三味。



情这个东西,果然不是你想不沾,就可以沾不上的。


也不是看不开,只是不晓得该怎么去看开。如果我晓得该怎么做,兴许就能看得开了。


你看这蝼蚁一般的凡人,能在世上走的不过数十载春秋,且还受司命排的种种命格所困,种田的大多一生穷苦,读书的大多志不能展,养在深闺的好儿女大多嫁个王八丈夫,可他们仍欢欢喜喜的过着,你可看了这些凡人,不会觉得自个儿比他们好上太多了吗?

本文来源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Copyright © 天津红桥区杨洋后援团@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