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为什么要回乡扫墓,这是我听过最好的答案!

正淳米行2021-11-22 16:10:30

本文来源:你的景和我的桥(ID:jing6qiao)作者:景桥


01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又到一年一度风清景明时节,梨花风起,点点哀思。

无意间,瞥见单位清明节职工请假表,好家伙,竟有1/3多的人返乡,理由无非四个字“回乡扫墓”!

有的跨市,有的跨省;有的高铁,有的飞的。再看新闻,清明被国家定为法定假日后,旅客输送量年均增长10%以上,航空公司竟一票难求。

千里迢迢,匆匆赶路。原来,除了纷纷春雨,还有纷纷归人!

记得年幼,每逢清明,爷爷都要带上我们几个小孩去扫墓。山草野径中的坟茔里,葬着爷爷的爷爷、爷爷的父母——虽然我们素未谋面。

而那时,我们总能碰到达伯,两家亲人的坟茔紧挨着。

他是家中独子,早年赴外省高校任教、娶妻生子、事业有成。十多年前,父母双亡后,他基本不回乡过年了。唯独每年清明,不远千里,总得返乡。虽然他也已步履蹒跚、双鬓斑白!

去年清明,我返乡给爷爷扫墓,又碰到了达伯。

我颇有疑惑:“您年纪也大了,为什么每年还要坚持回乡扫墓呢?”

“侄子呀”,他站在他父母的坟前说:“人这一辈子,只有站在这里,才知道自己从何而来,将向何处!”


02

电影《寻梦环游记》里说,人的一生会死亡三次:

第一次:是断气的那一刻,从生物学角度来说死亡;

第二次:是举行葬礼的时候,这一刻你的身份将会在这个世界上抹除;

第三次:是这世界最后一个记得你的人死亡。这一刻将是真正的死亡,从此不会有人知道你来过这个世界。

扫墓途中,爷爷肩扛锄头、手拎祭品,边走边讲祖辈的陈年往事——他们如何来到这个山村,如何遭遇乱世如麻,如何遍尝人世苦楚,如何艰辛创业起家,如何不幸离开人世

年年讲、年年复,一遍一遍,永不厌烦。

冬去春来,草木萌生。

待到砍枝锄草、翻沟培土,隐没在山林间的旧坟顿然一新。此时,爷爷以极其神圣的表情,摆上祭品,铺上麻纸,点燃纸钱,引导我们相继跪拜,口里念叨着请祖先保佑之类的话。

末了,还会燃一挂鞭。大山深处,纸烟四起,鞭炮声此起彼伏。

正是,清明几处有新烟,满坡哀思与尘埃。

因与祖辈并不相识,小孩们自然谈不上感情,也没什么哀愁。反倒因为这种肃穆庄严的满满仪式感,觉得好玩、新奇、兴奋。

每次扫墓归来,爷爷总要意味深长叮嘱我们:“我讲的这些古,你们要牢牢记在心里”。而我们,总似懂非懂点点头。

当《寻梦环游记》的主题曲《remember me》响起时,我想起当年爷爷叮嘱的话语,男儿泪竟夺眶而出。

如今,爷爷早已作古。他讲的那些古,我也早已忘却。唯有和爷爷生活的点滴,竟恍若昨日。


03

我是谁,从哪来,到哪去?这是哲学的三大终极之问。

从哪来?静立茔冢默然,你便会追寻到这个答案。

你来自父母,父母来自祖父母,祖祖辈辈,总会有根,总归有源。

开枝散叶。枝再繁,叶再茂,扎向大地的根,只有一处。

这就是融入血脉中的眷念,是我们的来处。父母在,人生尚有来处;父母去,人生只剩归途。

这样的季节,总会牵动几许思念、几许哀愁。你会不由自主想起很多人、很多事,可能也只是几声离别时的切切虫鸣,一缕农家黄昏的袅袅炊烟,半点夜深幽梦里的婉然音容。

生者寻根,叶落归根。有人烟处,必有血脉传承。难怪有人说,清明节就是中国的感恩节!

在国外漂泊多年的意大利中国商会会长姜文耀,每年清明,不远万里,漂洋过海,携家眷回乡扫墓。他说:“我们这一代华侨,对祖国和家乡的感情最深,我们是从这里走出去的,不能忘本!”

国学大师季羡林6岁离家求学,90高龄还回乡扫墓,扑通一下跪倒在父母坟墓前,不住磕头。回京后,他写下长达2.4万字的《故乡行》,说:“娘啊,这恐怕是你儿子最后一次来给您扫墓了,将来我要睡在您的身旁!”

青年散文家林萧坦言:“爷爷今年八十多岁了,奶奶眼睛也失明好几年了。每当想起爷爷撑着一根拐杖、提着竹篮独自行走在荒野之间,他佝偻着腰身在坟头上扯杂草的情形,我的眼泪不由簌簌而下。”

前几天,90高龄的赵宝学老人坐着轮椅去给父母扫墓,“我今年九十岁啦,岁月不饶人,也不知道还能再来几次,来一次就少一次了”,老人伸手摸了摸墓碑,低声说:“爸妈,儿子来看你们了。”

2017年4月,台湾一对90岁高龄的老夫妇,返浙扫墓。有时候,思念不但生死有别,还隔着深深又浅浅的海峡。

而慎终追远、归宗溯祖,是族谱上一页页一排排泛黄陌生的名字;再远,是华夏民族、是尧舜禹,是元谋人、是山顶洞人,是非洲大陆几只古老的猿猴,是浩瀚星辰里的一块陨石里孕育的生命之源。

(赵宝学老人坐轮椅给父母扫墓)


04

到哪去?

静立茔冢默然,你同样会得到答案。草长莺飞,清明有雨。万物灵长,有生有死。

唐伯虎《桃花庵歌》“世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不见五陵豪杰墓,无花无酒锄作田”,红楼梦《好了歌》也唱:“古今将相今何在,荒冢一堆草没了”。

不管是谁,多么伟大,这世间终将忘记你的存在,“风雨梨花寒食过,几家坟上子孙来?”就连地球文明,大概总归也会遭遇《三体》的结局,“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

这样一想,很多事自可淡然、豁然、悠然、乐然、坦然

于丹说:“清明节时分往往是洗心之时。清明,多少人能清?多少人能明?”

清明时节,教我做人。清洁、清廉、清净,无非一个清白;明事、明礼、明法,无非一个明白!清白明白之人,自有清风拂面涤心,自有明月皎洁般的真善美。

红尘滚滚、功名利禄,如果你过于执着、拿不起放不下,为权、为钱、为名、为情黯然神伤,不妨清明时分去扫墓。

那里,自有另一种答案,让你心如止水、超然物外!清爽做人,清白做事,足矣!岂能事事如意,但求无愧于心!


05

我是谁?

当你明白了“从哪来、到哪去”,“我是谁”似已豁然开朗!

花开花落,云卷云舒。你是人子(女),你是人父(母),你是人夫(妻),你是华夏血脉,你是人类赤子。

难怪有人说,清明祭祖,彰显的是一种血脉的传承和责任。

来到这世间,你安身立命,拥有自己的角色,承担相应的责任。

要珍惜和父母子女的缘分,“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漂泊在外,记得常回家看看,“父母之年,不可不知也。一则以喜,一则以惧”;要珍惜夫妻之情,“君埋泉下泥销骨,我寄人间雪满头”;要珍惜身体、时光和朋友,惜缘惜福,知敬畏懂感恩,“人生有酒须当醉,一滴何曾到九泉!”

清明是责任、是感恩,是哀思、是心静,是思接千载、神游万仞,是传承、是教育。清明,更像一种精神。

我有一个同事,每年清明回乡,一定要带上自己的小孩。祭祖之时,全家人肃然默立,他会将早已写好的祭词朗声诵读。那一刻,天地和时间同时静止,小孩竟也沉默。

他说,这种难得的经历,让小孩慢慢知晓了血脉的延续,懂得了生命一代代传承的使命,体味了责任、礼仪和感恩,这比言传一百遍更有效。潜移默化、身体力行之中,小小年纪的他,深深领会了“百善孝为先”的道理!

因小见大,由此及彼。这可能也是岳姓人非要去杭州忠烈祠,两岸三地非要去西安黄帝陵,人民群众要去韶山冲和烈士陵园的原因吧!家国情怀,也寄寓于这清明的一跪一拜的祭奠之中。

没有谁是一个孤岛。当你将自我置身于宇宙中各种千丝万缕的联系中时,你就一定能找到自己的方位!

君埋泉下泥销骨,我寄人间雪满头


06

有人说,清明是一种迷信旧俗,我不赞同;有人说,清明是一种浪费形式,我不赞同;有人说,距离太远,干脆在网上团购300-500元一次的扫墓服务,我不赞同。

很多人,琐务缠身,无法返乡。但请记住,如果有条件了,即便人在天涯鬓已斑,也定要多回乡扫墓,回一次少一次!实在没条件,心底亦可过清明,毕竟,装在心里胜过一切。

还是于丹说得好:“清明是一种胸怀、一种底气、一种人格、一种信念,更是一种裕达!”

耳畔不由得又响起达伯的话:“人这一辈子,只有站在这里,才知道自己从何而来,将向何处!”

梨花风起正清明。今年你回乡扫墓了吗?和你同行的是谁?你又在思念谁?




扩展阅读:



清明时节,他曾在《朗读者》上

深深触动了所有中国人的心灵!

来源:德国优才计划

(ID:ToGermany


清明时节,

朗读者》曾经以“告别”为主题,

让所有中国人的心灵都深深地被触动!


人的一生有许多种告别,

唯有一种与亲人的诀别,

让人撕心裂肺无法释怀,

在《朗读者》的舞台上,我们曾看到过,

中国著名演员李立群,

跟已故母亲的告别,

中国当代作家王蒙,

跟亡妻的告别,

中国维和部队战士,

与家人的告别……



可董卿说,

有一期节目让她印象最深刻的,

却是作家曹文轩的告别。



究竟曹文轩跟谁告别?

他又告别了什么,

让董卿如此印象深刻呢?!



是北京大学教授、

当代文学博士生导师、

儿童文学委员会委员,

也是享誉国际的中国儿童文学作家……

他是中国第一位“国际安徒生奖”得主,

“影响世界华人大奖”的获得者。

他用精雕细琢的诗化语言撰写童年,

让优雅的思想内涵启蒙未来。

他桃李天下,培养了,

刘震云、陈建功等一大批优秀作家。

他就像文学界的一颗恒星,

无论文学风潮如何风云变幻,

他始终用自己的才华和精神,

坚守着纯粹的文学家园。

而他一生中一次的告别,

比他写的任何故事都要动人……


他,就是曹文轩



1954年1月,

曹文轩出生在江苏盐城周伙村,

父亲曹桂生早年自学成才,

靠知识改变了命运,

后在村里小学任教,担任校长,

村里的人们对父亲特别敬重,

男女老少,都尊称他为老校长。

村干部和乡邻遇到什么疑难杂事,

都要登门找他商量。


在他的成长轨迹中,

父亲对他的影响不可估量,

给他打下了灵魂的底色。


先是父亲带他走进了文学的殿堂,

父亲热爱阅读,常读《红楼梦》

《三国演义》等古典文学名著。

热爱阅读的父亲也引导他爱上了阅读,

他在书中知道了外面世界的广大与深邃。


看到儿子对书籍的热爱,

父亲很用心地培养他走上文学之路。

当县城文化馆写作指导老师来拜访时,

父亲都要热情地留老师多住几日,

老师离开时总要问:“多晚再来?”


父亲有个外号叫“小说家”,

非常善于叙事,只要他坐在那里,

周围人就会围过来听他讲故事。

长大后他才明白,

其实,父亲早已把生活仓库里的宝贵材料,

毫无保留地给了他日后写作的灵感。



父亲还给了他最重要的人生影响那就是:

人生的态度。


父亲在他很小时,

告诉一个朴素的道理

人来到这个世上,

一定要一心向善,千万不能害人。”


父亲教会他拥有了一颗仁爱之心,

使他从不知道何谓仇恨。

让他始终觉得世界是善的,


父亲有强烈的责任感,

在经费十分困难的条件下,

仍带领师生,把偏僻的农村小学,

建设得如同一座花园绿岛。

身为校长,本不用亲力亲为,

却仍坚持给学生上课,

没课时就坐在教室后面听课。


小时候家里贫穷到了极点,

每天都在物质的窘迫中度过,

但父亲作为校长却始终无比清廉,

父亲吃苦耐劳、光明磊落、

不同流俗的品质,

都构成了他未来的品性。


他在幼年时,

曾经颈部不知为何留下了一个肿块,

被城里医院诊断为不治之症。

父亲没有一丝慌乱和紧张,

只是默默地背着他去别的医院。

结果好多医生看了,都表示没救了。


在他印象中,

父亲刀枪不入,

是一个很强大的男人。

可在听到儿子被宣判“死刑”的那一刻,

这个顶天立地的男人彻底崩溃了,

像个小孩子一样无助,

蹲在一旁失声痛哭起来。


年幼的他心里很难过,

可他已经接受命运,

做好了告别世界的准备。

可父亲却没有放弃,

他愿意倾其所有,

阻止儿子与他,

与这个世界的告别。


父亲不顾一切地带他四处求医。

最后,父亲带他去上海,

一个老医生很有把握地告诉他们:

“这个肿块只是淋巴结核,会好的。”

老医生话音刚落,

父亲就已泪流满面……



父亲的爱,让他有了实现梦想的翅膀,

他坚定不移地朝文学之路迈进,

即使是敏感的文革时期,

也争取跑到图书馆里啃书。

1977年,他参加北大招生,

北大招考官看完他的作品,

当即拍板决定:"这个小伙子我们要了。"

他清楚没有父亲的指引,

他一定交不上去北大读书深造的好运。


我们终将远行,

要与深爱的家人告别,

这是通向成长的苦行之路。


离开家去北京大学,

是他第一次和父亲的真正告别。

至今他都还记得离开那天父亲的样子。

他从来没有那样仔细地看过父亲,

直到那天,他才发现,

从前那个英气逼人的男人,

头发已经白了,背已经弯了。

他安慰自己:告别无处不在,

也不必难过,

该难过的只怕是无处告别。


可他想不到的是,

仅仅过去19年,

他就已经无处告别。



 1996年10月17日,

他的大妹夫打来一个电话。

大妹夫在电话里紧张地说:

“爸爸的心脏病爆发了。


立即收拾行装准备赶回家,

刚过去半个小时,电话又打来了,

电话那头传来父亲微弱的声音:

“我没有事的,不要急着往家赶......



过了不久,电话又响了,

这次,他听到的是一片哭声……

那一刻,他的心就像被人用大石头,

狠狠地砸在了地上滚了几圈,

他瘫软在地上,脑袋空白,

只是不断地重复着同一句话:

爸爸,他走了……


他说,这不是告别,是诀别。

是所有告别中,

最无法让人接受的告别。

这是他人生中最痛的哭泣。



父亲的爱,

是温柔印刻在血脉中的守护。

他将对父亲的怀念之情,

全部宣泄在自己的小说里。


在20世纪70年代末,

他发表了自己的第一个短篇童话,

之后从未停止写作。

据不完全统计,他已出版100多部作品,

从他的作品里,

你总是能找到父亲温暖的影子。



十几年来,每当他感到落寞失意,

父亲的片段和故事,就会苦涩而温馨地,

演绎在他的心灵深处,

让他独自一遍遍地体验人生的凝重,

生命的悲苦以及至善至美的人间亲情。

父亲给了他生命充足的爱与安全感,

成就了他作品里一以贯之的爱的底色。

使他能永远亲昵一种清新的风格。


一个喜欢孩子的人是心地善良的,

一个坚持为孩子写作的人内心是纯净的。

温儒敏教授与他在北大共事近四十年,

曾做过多年邻居,从没见他生过气。

所以从他的作品里,

我们总能看到不同于这个世界的美和诗意,

我们总能感受到最纯粹最触动人心的温暖。


他将美与善放在最高位置上,

他说,如果世界这么糟糕,

至少可以让文学,

让人得到净化与慰藉。


他一直坚持写中国的故事,

他总爱跟人提起,

《牧羊少年奇幻之旅》的故事:

一个巴西孩子为寻找宝藏,

历经波折来到遥远的埃及金字塔,

最后却发现,宝藏就在自家教堂的无花果树下。

他认为中国有中国的故事,这片土地上,

有过那么多瑰丽的传说和民间故事,

为什么要舍近求远?

这才是真正属于我们自己的、

能开采挖掘的富矿。


他一遍遍地重复着,

对孩子们说,对北大学生说,

对阅读推广人说,对媒体说,

对所有关心文学的人说。

说了很久,终于,

他让世界听到了中国文学的声音。


2016年,被誉为“小诺贝尔文学奖”的,

“国际安徒生奖”正式揭晓,

他成了第一个获得该奖项的中国人。



他谦虚而又真诚地表示:“到了今天,

如果我能算是有了点小小成绩的话,

我首先该感谢我的父亲。

我的许多人生态度以及思考人生的方法,

都是从我父亲那里学到的。

虽然父子俩阴阳两界、两处茫茫,

可他坚信,活着的人应该,

遵循逝去者的心愿,好好地活着,

完成甚至扩展他的心愿,以告慰亡灵。


这次他登上朗读者的舞台,

深情地叙述和父亲的美好回忆。

为远在天堂的父亲,

朗读自己所写的《草房子》片段。

他说《草房子》的主角,就是他的父亲……


Copyright © 天津红桥区杨洋后援团@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