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可卿之死 87版电视剧《红楼梦》最大的败笔

山野论史2019-04-08 11:04:50

87版电视连续剧《红楼梦》早已成为经典中的经典,再用当年的手法,集中那么多演员,经过长时间的形体训练,服装、化妆精细到极致,不说经济成本,长达数年的时间成本,现在的剧组可承担不起,重新拍摄一部这样的电视剧几乎是不可能的了。所以87版的《红楼梦》已成为一部几乎不可能被超越的经典。

经典归经典,87版的《红楼梦》也不是完美无缺,但不包括后四十回的表现手法,毕竟高鹗狗尾续貂难以入目,对他的版本有所取舍重新创作完全可以理解,至于改编的的水平,仁者见仁智者见智,87版《红楼梦》后半部分的改编几乎集中了当时最有名的几位红学家参与,可以说基本上达到了当时最高水平,虽然有些人认为不是太好,这也很正常,在不知原著到底是怎么样的情况下,谁出来改编也不可能让所有人都满意,所以算不上什么缺憾。

今天要讨论的是有原著可遵循的前八十回。舍去贾宝玉梦游太虚幻境只能算是一点遗憾,但算不上败笔,真正的败笔出在秦可卿之死。

熟悉《红楼梦》的人都知道,这一段原作者有过改写,从新定义了秦可卿这个人物,舍去了淫丧天香楼和遗簪一节,具体原因在脂评里也提到过,【老朽因有魂托凤姐贾家后事二件,嫡是安富尊荣坐享人不能想得到处。其事虽未漏,其言其意则令人悲切感服,姑赦之,因命芹溪删去。】曹雪芹也很喜欢秦可卿这个人物,就如书中所描写的【那长一辈的,想他素日孝顺;平辈的,想他平日和睦亲密;下一辈的,想他素日的慈爱,以及家中仆从老小,想他素日怜贫惜贱、爱老慈幼之恩。】这样一个人物,插入淫丧天香楼一节,给人感觉确实不舒服,曹雪芹之所以加入这一段,很可能秦可卿有人物原型,确实有这样的事发生,所以脂砚斋说【作者用史笔也】

小说毕竟是文学作品,不是史书,人物和故事都是经过再创作后呈现在人们面前,不可能像史书一样照搬真实生活。脂砚斋的意思很明白,既然塑造了这样一个几乎完美的形象,就不要再毁了她,就让她完美吧。这个在文学创作中应该算是很平常的一件事。

87版《红楼梦》竟然把淫丧天香楼一节硬是给挖了出来,把曹雪新和脂砚斋的一番苦心给磨灭了,给观众留下了一个难以理解的复杂秦可卿形象,这样的举动到底出于什么目的十分值得怀疑,网上一些人说周汝昌老先生在卖弄自己的学术研究成果,我对周汝昌老先生的红学研究成果可以说是顶礼膜拜,佩服至极,但这件事如果真是周老先生的主意,真的让人感觉非常遗憾。

红学家周汝昌

《红楼梦》是文学作品,不是史书,没必要做这种违背原著作者意愿的生硬还原,作为红学研究,发掘作品的深层次内容,对了解作品和作者会有所帮助,在学术界发表这样的研究成果全没有问题,但作为面向大众的文学作品,既然删减是原作者的意思,我们在不能确定这样的还原比原作者改变的更好前,还是应该尊重原著的比较好。


Copyright © 天津红桥区杨洋后援团@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