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国明:八十回后的曹雪芹原笔藏于程高本《红楼梦》后四十回中

唐国明2021-11-21 14:11:34

唐国明:八十回后的曹雪芹原笔藏于程高本《红楼梦》后四十回中

据学者考证曹雪芹约生于一七一五年,约死于一七六三年,这已是红学界公认的一个事实。我的《红楼梦八十回后曹文考古复原:第81至100回》能在各大报刊发表出来,能够出版,也算是我对他与我自己心灵的一个告慰,更算是以此对曹雪芹先生的一种纪念。

每当我面对《红楼梦》时,我常会追问“红学”怎么形成,人们虽然有多种解释,但都在不约而同地为完善残缺的《红楼梦》而努力。而《红楼梦》在程高本之前后,世人能找到的不管是民间还是官方的,都是些残缺的叫《石头记》、附有脂批的残缺抄本。这是由于抄写时的误写还是其他原因?每一个抄本都有异同,都可以认作草稿本。有人极端地否认一百二十回程高本,而我不是这样看,程高本可以说也是程高搜罗所有汇校增补出来的,不知什么原因尤其是后四十回在我的阅读体验里,里面藏有很多曹雪芹的原笔。

我在《红楼梦八十回后曹文考古复原:第81至100回》前言《我如此复活了埋在<红楼梦>程高本后四十回的曹文》里已经做了说明:“作家与学者的真正使命就是不断地提升和升华本民族以及世界的文化,或使一部又一部前人的伪文化经典不断被抛入历史的垃圾堆;或普及一部又一部前人永恒的经典,不断让本民族乃至世界认识。同时让一部又一部更伟大的新的经典不断诞生。这也许就是我续红的真正冲动与勇气。”“想想古代的文艺作品,除了诗词短章还完整外,其他重要的能称其为伟大的作品,总是有一些留下残缺的遗憾,就如同历史留给我们的废墟一般。面对此种情景,我们所做的只有不断“考古”寻真。对于历史的器物,有的埋于地下,没被盗贼光顾的也许有完整之物。而关于文字的,却只见残片断简,不被埋于地下的,也被抛至民间,留下的也是断章残页。有时伪作充于其间,让我们这些后来者只有不断考证辨别。为了优秀的传统文化能得到弘扬,只有低下头来,极其小心翼翼地修残补缺,使之‘是真’的完整呈现于世,流芳万代。”

我凭着这样的勇气以考古的方式修补复原出了《红楼梦八十回后曹文考古复原:第81至100回》。2013年6月全文发表在浙江杭州一个季刊杂志《浮玉》(二○一三年二期头条)上。在发表前责编陈月华老师告知,我的题目被总编潘庆平先生改为《新编续八十回后红楼梦》,把前言放到后面变成后言了。得到这消息后,我思虑良久,表示理解。毕竟我是将程高本后四十回发现的“曹文”以考古的方式进行修补复原,他们这样改题目也有一定的道理。从学术上看也过得去,但是不太符合真相。我曾在文学群里在一些朋友间做过调查,都认同《红楼梦八十回后曹文考古复原:第81至100回》这个题目。

到写作此文,可以说《红楼梦》已是我心中那座无形的建筑王国中的一部分,因为我以考古复原的方式复原《红楼梦》八十回后“曹文”的缘起就是我在写作一个多年的长篇小说,在完成初稿修改几遍后,觉得要怎么使这个主人公看上去很有才能,我想了无数个方案,觉得让这个主人公复原残缺的《红楼梦》,这一想自然触动了我多年阅读程高本后四十回的一个发现:发现无数曹雪芹原笔藏于其中,为何不以此挖掘出来。所以也就毫不顾忌“红学”理论束缚,根据自己对曹雪芹创作《红楼梦》的理解,加之对李少红版《红楼梦》电视剧中人物声口的领悟,遂试着修补复原出一个不成熟的梗概。文稿被一些好奇的朋友看后,夸我“真如曹雪芹再世”,鼓励我投稿。投稿出去,没想到《延安文学》杂志二○一一年第二期头条发表了这个不成熟的内容梗概。自章学锋先生在《西安晚报》于二○一一年三月三日第十三版用题为:“《延安文学》重磅推出草根版《红楼梦》大结局”作了独家报道,接着《成都商报》也在二○一一年三月十四日“今日一条娱”栏中发布了这条消息,在网上引起了一些反响。接着《延安文学》主编魏建国老师多次在我与他的通电话中鼓励我全部完成。在魏建国老师的鼓励下,我又翻阅了很多关于“红学”方面的书籍,于是开始大胆地修补复原起《红楼梦》八十回后发现的“曹文”来。完成后名为《红楼梦八十回后曹文考古复原:第81至100回》。我认定《红楼梦》应是一百回,一是根据脂批的提示,在蒙藏本第二回脂批中有“以百回之大文……世态人情,尽盘旋于其间,而一丝不乱,非聚龙象力者,其孰能哉”的话;在庚辰本第二十五回脂本眉批中有“通灵玉除邪,全部百回只此一见,何得再言?僧道踪迹虚实,幻笔幻想,写幻人于幻文也”的话;在庚辰本第四十回回前脂批中有“今书至三十八回时,已过三分之一馀”的话。从这些脂批中可见曹公《红楼梦》原本只有百回文字。有的学者有其他说法的,根本没有根据。

读久了,我觉得曹公《红楼梦》的这百回文字的残章断页应是被高鹗与程伟元为了我们难以说清的目的如碎玉一样粉碎在了一百二十回的《红楼梦》程高本的汪洋之中。但我不是生硬去套回数,因为根据程高本后四十回发现的曹文,复原出来的“曹文”与前八十回正好百回。似乎是天意。让我一脚踏进“红学”门槛更是天意。因为我在二○一一年以前几乎不曾想过要做“红学”,只想修建好自己心灵的那座无形的建筑王国。没想到这座无形的建筑王国却并入了《红楼梦》这座社会灵魂还在不断完善的建筑王国当中。我的《红楼梦八十回后曹文考古复原:第81至100回》在二○一三年第二期《浮玉》杂志上发表后,后来在美国与秘鲁的《国际日报》上相继连载。直到如今出版,以后得为探求前八十回更逼真的真本,去现今能找到的版本中整理校对出一部更贴曹雪芹的百回版《红楼梦》以献读者。

作者简介

唐国明,男,汉族,现居长沙,湖南省作家协会会员,喊出“思危奋发图强,修德安和天下”与“实事求是认知世界、与时俱进改造天下”的鹅毛诗人、红学工匠、数学顽童,分别论证了世界数学难题“哥德巴赫猜想猜想“1+1”与世界数学难题“3x+1”;自发表作品以来,已在国内外书报刊发表文学、红学、数学方面的文章数百篇。2016年出版先后在美国与秘鲁《国际日报》中文版发表连载、以反复阅读的方式考古发掘出埋藏在程高本后40回中的曹雪芹文笔、以考古的科学方式修补复活出符合曹雪芹语韵与曹雪芹创作原意的“红学”作品《红楼梦八十回后曹文考古复原:第81至100回》。2017年《红楼梦学刊》将其列入2014年至2016年红学书目。其追梦事迹已被湖南卫视、浙江卫视、北京卫视、贵州卫视、辽宁卫视、湖北卫视等电视台,美国《美南新闻日报》《新周刊》《中国日报》《中国文化报》《文史博览(人物版)》《广州日报》《潇湘晨报》《三湘都市报》《长沙晚报》《西安晚报》等无数报刊报道。

附唐国明论证哥德巴赫猜想猜想“1+1”与世界数学难题“3x+1”的结论摘要:

“1+1”:

无论一个多大的素数,除素数2与5外,它的个位数总是1、3、7、9;无论多么大偶数,它的个位数总是0、2、4、6、8,即使随自然正整数越大,素数在区间分布个数在减少,但一个偶数越大,它前面包含的素数就越多,一个偶数能表示成两个素数之和的概率却在不断增大。而一个偶数越小,它前面所包含的素数就越少,一个偶数能表示成两个素数之和的概率却越小,而小到尽头的偶数4,却还有素数2与2之和能表示它;因此可以说,比任一大于2的偶数自身小的素数中至少有一对相同或不同的素数之和等于这个偶数;即除“大于2的偶数除以2”是素数外,所以任一偶数表示为两素数之和时的两素数都分布在“这个偶数除以2”两边的区间,并且两素数与“这个偶数除以2”的数差相等。所以大于2的偶数可以是两素数之和。在已知的偶数素数区间是成立的,面对我们未知的偶数素数区间只能说理论上是成立的,但对于无穷无尽的偶数素数你不可能全部完成验证,我们只能在一个区间数一个区间数的推进验证中认可这个理论,但谁也保证不了在超出某一区间外不会万一出现反例。你不能说它不对,在一定条件下是绝对的,而放置于你不可把握的条件下,又只能是相对的。所以,除素数2之外,任一两个素数相加必是偶数,而一个偶数能表示为两个素数之和,只能在没超出某个大偶数区间成立,在超出某个大偶数区间之后,面对无穷无尽的偶数,谁也难以保证成立,并且难以验证,也无法验证。因此哥德巴赫猜想即

“3x+1”:2的n次方是所有遵循“3x+1”猜想“奇变”“偶变”规则抵达4、2、1数流的终结线,又是从4、2、1回归无穷数据宇宙的起始线。在这条2的n次方线上,有无数从4、2、1回时的分流点与抵达4、2、1数流的汇聚点,这些点却是在2的n次方合4+6n形式的数点上。因此遵循“3x+1”猜想“奇变”“偶变”规则经过2的n次方合4+6n数的汇聚点,可以回流分流出奇数x合1+2n或合2+3n的数群,所以“3x+1”猜想无论怎样成立。公式为:

……2x→x→3x+1→(3x+1)÷2→……2的n次方→……→4、2、1……

↑↓

……2x←x←3x+1←(3x+1)÷2←……2的n次方←……←4、2、1……

……2+4n→1+2n→4+6n→2+3n……→2的n次方→……→4、2、1……

↑↓

……2+4n←1+2n←4+6n←2+3n……←2的n次方←……←4、2、1……


Copyright © 天津红桥区杨洋后援团@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