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炕”之风景线(上) ——《红楼梦》与东北话之九十一

方言票友2019-06-17 03:20:39

大观园内外,三十六钗身边,交织着一条温暖的东北风景线,那就是“炕”。

 

“炕”之形制,随着民居形制的变化,大致经过“地炕”和“台炕”两个阶段。“台炕”,亦即当今常见之“炕”。原始的“地炕”,产生于穴居半穴居时代。如:

 

“这些民居是半地穴式,房屋遗址内均有用泥土、瓦片夯砌而成的烟道。”——新浪(2006年6月8日 转自华商网)《朝阳发现800年前火炕》。文章说,“此处发现的火炕,设计非常精巧合理,保温性能应该很好。可以称为古代的‘地暖气’。”


 

《红楼梦》里的“地炕”,出现在第四十九回,李纨打发人去芦雪庵“爖地炕”。“爖火”之“爖(lǒng”,有的版本作“笼”。

 

编芦席的睡土炕,卖咸盐的喝淡汤。俗语所云,属于对无暇自顾者的揶揄。旧时之“炕”,多由土坯搭成。偶有用到石板砖瓦的,“炕面子”也要用土攉泥抹平,亦可防止烟火自缝隙冒出。所以,没铺“炕席”之“炕”,都叫“土炕”。如:

 

“……晴雯睡在芦席土炕上,幸而衾褥还是旧日铺的。”——《红楼梦》(新疆人民出版社等 1995年)第七十七回。既有“衾褥”,又有“芦席”,理应不能看到“炕面子”上的“土”。为强调宝玉的怜惜,说晴雯睡在“土炕”上,反而导致细节失真。

 

“土炕”的边缘,要安装与炕等长的木质“炕沿”。“炕沿”,虽然仅仅是一条截面近乎砖头的方木,功用却相当于“床头”。“炕沿”的另一端,是窗台。因窗台高度与“床头”相仿,便有不知情者认为睡觉时应该头朝窗台,而不应该头朝看似床尾的“炕沿”。于是,“顾们儿(gū menr)俩睡觉头朝外”,成为旧时关东“一大怪”。

 

“炕沿”,不似床沿。它是“炕”之“标配”。周汝昌们或不晓此义,《红楼梦辞典》(广东人民出版社 1986年)未将“炕沿”列作词条。如:

 

“平儿站在炕沿边,打量了刘姥姥两眼,只得问个好,让了坐。”——《红楼梦》(新疆人民出版社等 1995年)第六回。“炕沿”,如果换成“床沿”,是否不通?


 

在居室里请人“上炕”,如同请人落座,绝无“上床”所含的“那层”意思。“上炕里”,通常需要脱鞋。

 

“上炕”不脱鞋,必是袜子破。俚语所言,揭示出日间的“炕席”上,通常不铺褥子。否则,谁好意思穿鞋“上炕”呢?

 

睡觉时,“炕席”上面铺的褥子,亦即晴雯所铺“衾褥”之“褥”。

 

当然,经济条件好的家庭,“炕席”上面会铺上“炕被”。“炕被”如同床褥,通常与“炕”等大。如:

 

“……大花的炕被尽情渲染着记忆,每个房间的墙面用油彩画诉说着不同的民俗故事。”——新浪(2018年1月19日)《长春市九台区首届碧水庄园冰上龙舟大赛成功举行》

 

 

 

*谨向选用网络图片的作者表示感谢!欢迎光顾《东北方言注疏》作者微店!

 

作者简介  

吴歌,曾用名吴戈祖籍山东原籍辽宁省锦州市现籍内蒙古自治区呼和浩特市现居住于锦州。高级经济师。本科学历,经济学学士学位。服务于内蒙古自治区国有金融机构。工作期间进修过美术。

锦州市作家协会会员,锦州市凌河区作家协会主席辽西区域文化研究会副会长,中国工业摄影协会会员,内蒙古自治区摄影家协会会员,内蒙古自治区艺术摄影学会会员

金融专业论文和业余摄影作品,曾在全国比赛中获奖。在锦州市第二届“最佳人物”评选活动中被评为“最佳写书人”。所著《东北方言注疏》(白山出版社 2016年),被专家学者称为东北方言考据开先河之作。


Copyright © 天津红桥区杨洋后援团@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