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思夜想九十八——你相信信佛的人吗?

晋诺工作室2021-04-06 15:30:21

认识了三个生意人朋友。

一个小房子,租了出去,签约的是给租金低了一点的一个中介,为什么舍高取低,这里有段故事。

前段时间,一个中介小伙给联系了一客户,客户开的价格很低,小伙子为了促成这笔生意,甘愿把微薄的中介费再拿出一多半给补上,可是那个客户在临签约的时候不辞而别,小伙子很恼火。我说:“我真的非常感动,虽然没有做成生意,但我认识了你是一好人!你一定会做出自己的一番事业!”他也非常感动,并许诺一定给我找到最好的租户。房子的钥匙给他,他马上把身份证照片发了过来,我们慢慢建立了友谊。即使别的中介给的价格稍高一点,我还是给他签约,因为,我们除了商业关系之外,慢慢地注入了信任、友谊和关怀。

他就是是九瀛房产的张广超小弟!

年前买家具,为了保护家具,顺便让家具店给订了钢化玻璃盖板。玻璃做好后给送了过来,可是一块玻璃尺寸不合适。家具店的服务员万般抱歉,说是自己的失误,影响我的使用了。我说,这也不能全怪你,当时家具尺寸没明确。我知道一个打工的女孩子是不容易的。宽慰她说,这个玻璃不急用,重新做的费用由我来出。她坚决不同意,并立即联系厂家补做。因为春节临近,工厂停工;她又反复道歉,我十分感动。春节回来上班第一天,给我打来电话,核实尺寸,很快把玻璃送来了,并且再三表达,这是她的责任,损失应该由她来承担。我们成了微信好友,彼此的朋友圈互相点赞,因一块玻璃,我们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她就是鲁班印家具店韩小凤女士。



第三个很特殊。我们先来看看她发的微信圈。

 

看到她发的这些话,你一定会认为我又遇上了一位有品位的儒商。

朋友,对不起,你错了!我更错了!

年前要更新一些家具,我和夫人到蠡口,天很晚了才到,随意走了走,发现家具大同小异,准备回家。这时正走到路边一个店门口,我们又折进去转了转,服务员异常热情。来到最里面实木家具处,看到了一套实木沙发,感觉不错。这时老板娘刘女士过来了。老板娘着旗袍,慢声细语,极有江南韵味,给人的直觉是一个极有修养的老板。比对下来感觉家具不错,价格也适中,再加上对老板的第一感觉非常好,就签了单子,并付了一半的钱。

回到家过了两天,才发现沙发尺寸不合适,孩子将来要改变装修风格,与这套沙发不搭配。商量下来决定退掉这套沙发。我想,刚刚订货,还不好退吗。签单后的第六天,我给刘老板发信息,说明情况。结果无论发多少信息,都没有回音。打电话,不接。过了几天,接到她门店的一个电话,说要给送家具。

后来再三再四打电话,发短信。终于有一次接通了,刘老板解释说:她自开店以来,从来未遇到过退货这种情况。不知道怎么处理。

隔了一段时间,我再打若干电话,有一次接通了,刘老板在电话里咆哮不已,犹如河东狮魂附身,刘老板说,她一直在庙里烧香,不接手机。而且她的店有三个合伙人共同经营,退货须经合伙人商量。我让他给个商量的时间,她说,另外两个合伙人一个在深圳,一个在广州。我说:你给电话沟通不行吗?她说,不行;必须当面商量。再问她这两个合伙人什么时间来苏州,她说半年来一次。事情到这种地步,真是无语啊!

后来,我又反复发信息与刘老板沟通,承认自己错误,愿意承担一定的损失。(所订家具是普通沙发,有现货。)心里还是想着她是个信佛的人,我想信佛的人心是善良的,整天到庙里烧香,面对着佛祖菩萨的慈颜善目,她的心灵应该沐浴一些圣泽与光辉。于是,我不惜说出自己是苏州好人,心地善良,愿求得她一帮助,希望能给出一个解决问题的方案。结果是泥牛入海,永无音信。

没办法,我们又去她店里商量。结果,她的两个店员,如狼似虎,又臭又硬,摆出了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任你怎么说,反正不是她们的事。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啊!

后来找一个当地朋友一问,他说,你中招了。原来蠡口家具城有一些家具店与黄牛互相勾结,专门骗外地人,这个钱恐怕要不回来了。

但我对刘老板还是抱有信心,因为,我对佛祖抱有信心。因此,不断给刘老板发一些非常温暖的短信。比如“刘总,你从商,我教学,难道因为这件事,我们无法坦诚地推心置腹地交流一下,而只能被商业金钱阻隔在对立的位置上吗!”“每天, 我都为这些孩子快乐着,虽然我付出了很多时间,善良与爱可以给人带来幸福。”并且把一些订阅号文章推送给她,意欲让他能从这些信息中感受到我的真诚与善意。

可是佛祖睡着了,刘老板永远处在睡眠状态。

我真的想不明白,一方面在微信圈里口口声声讲善良讲感恩的刘老板,讲仁义讲大德的刘老板,讲情义讲友情的刘老板,讲拼搏讲奋斗的刘老板,为什么就没有一点点善良味呢!

我不怀疑佛祖,也不怀疑刘老板常常到庙里烧香。但这件事让我弄清楚了这样的事实,烧香的刘老板,是信佛的,她绝对相信佛能只给她带来好运。作为老板的刘女士是善良的,但她只对自己善良。于是,我们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佛该信还得信,钱该贪还得贪。

曾有好友给我说,信基督的往往心地险恶。我还批评他此讲不恭,现在事实证明他说得有道理。

这个事一直拖到六个月之后,在扣去了近四千元违约金的情况下,最后才把余款返回给我。

我只得向西磕头:阿咪佗佛,善哉善哉!

刘老板就是蠡口深圳艾丹尼软体家居的刘义妍女士。

不过,我依然祝愿刘老板事业发达,万事如意!


Copyright © 天津红桥区杨洋后援团@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