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罢87年《红楼梦》里的那些美人,才知经典为何不可超越

品读红楼梦2018-09-20 07:25:29

87年《红楼梦》里的那些美人


“不可逾越的经典”,

“中国电视剧史上的绝妙篇章”,

这些美誉对于87版《红楼梦》来说,

无一不是实至名归。

耗时3年,前后投资680万,

走遍全国10省41个地区219个景点,

无论从幕后团队、角色挑选,

还是造型、服饰、音乐、影响力,

都称得上是一座高峰。




1983年,剧组成立时才3个人,

导演王扶林历经一年时间,

在全国范围内征集演员153名,

全部都是草根演员。

此后,剧组在北京圆明园举办了两期培训班,

研究原著、分析角色、学习琴棋书画,

提升每个演员的艺术修养。

当时给这些演员培训的人,

不少都是国宝级的红学大师。



学习古琴



导演说戏


这里面有历史学家、民俗专家、

红学家、戏曲理论家,建筑学家,文学大咖。

其中有写下《红楼梦探源》的吴世昌

也有写下《日出》《雷雨》的曹禺

有一代书画大家启功老人,

更有编著《中国古代服饰研究》的沈从文

至于周汝昌、吴祖光则是标配。

简直就是中国电视剧史上最强顾问团。

为了拍好这部剧,

央视专门成立了专家委员会进行探讨,

前29集基本忠实于曹雪芹原著,

后7集不用高鹗续作,而是根据前八十回的伏笔,

结合多年红学研究成果,重新构建结局。



红学家给演员们开会


时光荏苒,世事沉浮,

1987至今,转眼过去30个年头。

曲终人散的红楼,戏里戏外的人生。

当初那些参演红楼的人,

跳出曹公笔下的无常,

也各自有了各自的归宿,

有的素淡如茶,有的惘然凄凄。

当我们回看当时那些美人,

真是叫人感慨良多:

《红楼梦》中伤心碧,

曾是惊鸿照影来。


陈晓旭&林黛玉


《红楼梦》里给人留下,

印象最深的,非陈晓旭莫属。

如果说87《红楼》是永远的红楼梦,

陈晓旭饰演的林黛玉,

便是永远的林黛玉了吧。




陈晓旭其实算不得,

标准意义上的绝世美人。

当初剧组恐怕是想,

让颜值最高的人来扮演林黛玉,

所以张蕾才是第一人选。

但张蕾于风情上更显成熟,

最后便让她扮演了秦可卿。

陈晓旭本就是个文艺女青年,

写诗不说,还总自顾伤怀,

一封自荐信给剧组,顺利拿下了角色。



陈晓旭身上的那种单薄、

眉黛间的那份哀愁,

拿她自荐时的话来说:
“我天生就是来演林黛玉的。”

如今我们随便挑出几张剧照来,

站在镜头前的她都如画一般。



不过在演完林黛玉后,

陈晓旭便再没超越自己,

无法塑造比这更好的角色了,

甚至无论演什么都像黛玉。

后来饰演《家春秋》中的梅表姐,

还是脱不了黛玉的影子。

最终,陈晓旭选择了下海经商,

生意做得风生水起。

不过后来的事大家也都知道了,

2007年2月23日,

陈晓旭在兴隆寺剃度出家,落发为尼,

不久后便去世,年仅41岁。



张蕾&秦可卿


张蕾的眉目之间,

虽然也有一点柔弱与哀愁,

但整体五官较之陈晓旭,

还是显得要饱满一些。

愁虽愁已,但还不够怨。

和今日大行其道的网红脸比较起来,

张蕾的鹅蛋脸别有一番古典美。




但不知是否是化妆的缘故,

剧中的秦可卿真是人妻韵味。

其实褪下妆容来看,

张蕾也并没有那么成熟,

尤其是下面在剧组的存照,

看上去倒像个十来岁的高中生。

哎哎,或许是如今的高中生,

都变得越来越成熟了也说不定。




娇杏、秦可卿、史湘云


演完红楼梦后,

张蕾去了美国留学定居,

并没有进入娱乐圈。

其实当时进剧组的不少人,

都只是临时召来的,

很多人都有自己的人生规划。

梦一结束,便各自上路了。




张莉&薛宝钗


拿今天的目光来看,

张莉的美也只是平常吧,

大没有称得上惊艳的程度。

当初试镜时,薛宝钗本来,

是让演元春的成梅来演,

张莉试镜演的是紫鹃。

结果张莉扮上宝钗之后,

那份聪敏、美艳让导演推翻了所有人。




如今再回看剧中的张莉,

五官之间,真有一种通晓世故的圆润。

虽然总体来说,和度公子,

心目中的宝钗还有些距离,

但至少做到了赏心悦目。



成梅&元春


成梅的面庞颇为大气,

也难怪一开始想让她演宝钗。

但因为年龄的缘故,

后来她演了元春,虽然戏份不多,

场面却是极大,且是重头戏。

为了这场戏,

成梅准备了足足一年时间。



看那时的女演员们,

一千张面孔有一千个个性,

哪怕不是风流韵极的脸,

也能找到合适的角色。

且盯着角色看上那么几秒,

你会觉得演员的脸和角色之间,

神与形都是贴合的。



后来成梅还出演宋庆龄,

身材消瘦,大气沉稳,

经过岁月的淬炼,

与元春已是判若两人。



金莉莉&迎春


当初扮演迎春的人有两个,

其中一个名叫金莉莉,

因为考上了中戏便离开剧组。

在那个年代,她这样的长相,

反倒是最具时尚感的。




考上中戏之后,

金莉莉和巩俐等人成了同学,

并与伍宇娟、陈炜、史可、巩俐,

并称中戏五朵金花。

虽然在《红楼梦》中,

只是匆匆一瞥而过,

但美得也是巧笑倩兮。



东方闻樱&探春


才自清明志自高,生于末世运偏消。

清明涕泣江边望,千里东风一梦遥。

三姑娘探春精明能干,

颇有些男子气概。

东方闻樱的眉目间,

有的正是这份持重和坚毅。



探春远嫁这场戏中,

一身装扮配合东方闻樱的演技,

把人生的百味杂陈,悲欣交集,

给演得入骨三分。

后来东方闻樱继续演艺道路,

但一直都没有大红大紫,

最后成了一个能干的制片人。



红楼剧组20年再聚首时,

东方闻樱也已美人迟暮。

最是人间留不住,

朱颜辞镜花辞树。




胡泽红&惜春


不得不说红楼剧组,

当年也是颜控啊。

当初能演正册的女孩子,

首先都得长得漂亮才行。

所以胡泽红一开始就被,

定为黛玉或者宝钗的候选人。

胡泽红的五官颇为精致,

即便是放在现在来看,

也能秒掉不知多少网红。




在红楼剧组里,

胡泽红是特别活泼的那一个,

实在和黛玉、宝钗的个性相去甚远,

甚至一开始想演丫鬟紫鹃。

看到下面这张微笑的剧照,

度公子觉得她身上那股机灵劲儿,

竟和黄蓉有几分类似。




张明明&尤二姐


看罢“原应叹息”,

再来看看两位尤物。

张明明这样精致的面孔,

恐怕会令不少男人一见倾心。

也难怪要让她来演,

让无数男人垂涎三尺的尤二姐。




上面这一击侧颜杀,

真的算是极尽妍艳了。

整个眼眸里的妩媚,

藏都藏不住。



红楼结束之后,

张明明也选择了出国,

创办自己的公司,当了女强人,

和剧中的命运大相径庭。

当时剧组解散后,不少人,

都选择出国留学或经商。

也难怪,毕竟彼时的中国,

完全还没有什么娱乐圈的概念,

改革浪潮的冲击,

人们更愿意下海。




周月&尤三姐


刚进剧组时,

周月本来是要演王熙凤的,

后来又被安排演李纨。

最后经过一系列角色变动,

尤三姐这个泼辣角色,

落在了周月的头上。




这张姐妹合照,

才是真的顾盼生姿。




周月的美不是小家碧玉的,

而是特别热辣的女人味,

很容易叫人想到陈冲,

想到张爱玲笔下的红玫瑰。



沈琳&平儿


从这个角度看去,

平儿的扮演者沈琳,

竟有几分神似歌手何洁。

在训练班时,

她原本是试镜妙玉的,

最后却演了俏平儿。



作为王熙凤房里的丫鬟,

平儿的聪敏、机智和得体,

被张琳演得活灵活现。

这也得益于剧组的打磨,

即便是一个丫鬟,

每一场戏都不能敷衍,

每一个细节都精雕细琢。



姬玉&妙玉


姬玉进剧组时才17岁,

原本是北京皮鞋厂的临时工。

参演红楼改变了她的人生。

在剧组时,她和陈晓旭关系最好。





在拍戏的过程中,

她和陈晓旭成了好闺蜜。

后来陈晓旭出家,

姬玉也是常伴左右。

陈晓旭离开人世后,

她一直过着素茶淡饭的生活。



装点红楼梦


《红楼梦》虽然幻构架空了朝代,

但毕竟是实打实的世情小说。

再是无朝代可依,如幻梦一场,

但内核都是人间的烟火气,

写实的味道是极重的,

而且这些实在,都是人生的底子。




所以反应在电视剧上,

自然不是戏曲化和舞台化的。

怎么说呢,就像街市的声音,

是非常贴近生活滋味的,

无论对白、服装还是造型,

都应该如此。




87版《红楼梦》之所以难以超越,

就在于这些精雕细琢之处。

当时的服装设计师史延芹女士,

给每一个人物都设计了,

与性格、心性相吻合的服装。

例如林黛玉,多为白色、淡绿、淡蓝,

大多都是清冷的色调,

配上梅兰竹这样的图案。




薛宝钗给人的感觉是贵族小姐,

头上有金钗,脖子上有金锁,

但她又有点外冷内热,

虽然大富大贵,但品味极高,

所以不能用太过艳俗的颜色,

一般都是淡黄、暖色、蜜色,

显得温文尔雅、富有内涵。




除去服装,发型也极为重要。

当时剧组的发型师杨树云,

给陈晓旭做一个头型,

至少要花三个小时。

和林黛玉见第一面时,

宝玉的头发要在头上转一圈短发,

再总得盘成一根大辫子,

杨树云研究了一个上午才盘出来。



和宝玉梳着一样辫子的芳官


王熙凤的眉眼很特别,

“一双丹凤三角眼,两弯柳叶吊梢眉”,

这样的眉到底应该是怎样的呢?

杨树云化了几个,但是总觉得不够味。

最后他忽然想到,沈从文跟他说过一幅画:

《雍正十二妃》里面的第七妃,

“此人很像王熙凤,

你看她的眉毛上挑,面相精明厉害。”

电影《乌鸦与麻雀》里,

侯太太的一双弧度很大的眉形也给了他灵感。

就这样,杨树云才化出伶牙俐齿的王熙凤。




杨树云不单是化妆师,

也是敦煌文化专家,

对古典文化有着深厚的功底。

为了给《红楼梦》的设计适合角色的妆容,

借鉴、考据了大量史料,

从古书和画里面找灵感。




《红楼梦》开机头几天,

导演觉得女孩们形态服装都不错,

但是最不像的就是眼神。

现代的女孩眼神多大胆、外露、张扬,

没有过去女孩的含蓄、害羞和内敛。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

杨树云为演员们在耳朵上方编两个小辫子,

拉向脑后固定住,这样眉眼就被吊起来了,

因为头发扯着,演员只有低头含首,

抬眼看人了,感觉就出来了。

为了演出这种感觉,演员们也吃尽了苦头,

这样吊的时间长了头皮会发炎红肿,

甚至皮下出血。




为了让这部戏精益求精,

当时的一切道具都十分考究,

手绢、团扇都是上百种,

衣服多达两千多种,

仅秦可卿出殡时的服装就多达七百种,

绝大部分还只出场一次。

更不用说披风、遮眉勒、帽子、昭君套、宝石等,

那些我们看得见的看不见的,

全都是剧组主创反复推敲试炼的心血。

这也是经典何以成为经典的原因。



而最后,《红楼梦》引爆荧屏,

导演王扶林也不过只拿了400元奖金。

可他觉得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因为最初拍摄《红楼梦》,

正是因为听说高校里的大学生,

居然都不再读这本书了。

王扶林之所以耗时5年精心打磨,

是想让国人的注意力再一次,

汇集到这本经典名著上来。


王扶林给宝玉、黛玉说戏


在今天,当我们打开电视,

似乎已经变得看无可看。

大量粗制滥造的剧情,

各种抄来抄去的桥段,

真正用心的剧集屈指可数。

在经济突飞猛进的今天,

文化似乎变得越来越尴尬,

变成了一具空有其表的皮囊,

内心充斥着垃圾、急功近利和圈钱主义,

电视剧如此,电影圈如此,

真正娱乐的意义已然消失在节目本身,

反倒是节目周边的八卦话题,

成了一切消费主义的源头。

一切都在浮躁地膨胀和飞升,

可从天上掉落的全都是灰尘。



我们复制着别人的真人秀节目,

花重金购买无数综艺选秀的版权,

再用一集上千万的预算去催生高收视率,

用明星扎堆的方式创造票房神话,

然而这一切都是泡沫。

当我们高喊着文化输出的口号时,

我们却未给自己的观众以起码的尊重。

不知这一切泡沫破灭时,

我们还能留下什么。




张爱玲说,人生有三恨,

一恨海棠无香,

二恨鲥鱼多刺,

三恨红楼梦未完。

而《霸王别姬》的编剧芦苇曾说:

“我以为《霸王别姬》是中国电影的起点,

没想到成了中国电影的绝唱。”

由此可见,在一个文化产品,

频频粗制滥造、打破人们底线的国度,

87版《红楼梦》这样的梦,

其实早就已经完了。


品读红楼梦

「新兴红学公众号 最具人气的红楼梦解读」

章回阅读 | 诗歌鉴赏 | 名家解读 | 原创解读


长按二维码识别关注

Copyright © 天津红桥区杨洋后援团@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