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后糊涂的一夜,带给她的是深深的懊悔.....

萌故事2018-05-15 22:49:17

s市,东方新世纪酒店5026房间.


    总统套房内,繁复华丽的欧式窗帘遮不住一道刺眼的晨光。


    罗马式半圆情侣双人床上,女子睡的酣然,面容清秀。高级蚕丝被下露出半截凝脂般雪白胳膊,然而锁骨位置显露出几块淡紫色的吻痕,或深或浅地遍布如雪美肌上煞是扎眼,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女子昨晚经历了一场怎样的春风雷雨阵势。


    她翻个身,那雪白的丝质缎面竟滑落至半胸位置,胸口处出现一只淡蓝色海伦娜闪蝶刺青纹身,此刻蝴蝶刺青欲飞欲落,栩栩如生。


    戈薇醒来的时候,偌大的房间内只有她一人,黛黑色长直发散放至腰际,遮住了背后几道鲜红抓痕,她周身散发出清纯逼人的模样,脸上羞赧微红的表情令人心悸、夺人心魄!


    吻痕、抓痕!映衬着胸口处那只媚惑欲飞地蓝蝴蝶,瞬间竟染上了一丝神秘色彩。


    昨晚那些羞人画面虽然只记得零星片段,但却一直在脑海中浮现,他霸道而有力量的碰撞,女子娇吟欢愉的声音和男子的低吼声,渴望中激烈热情的样子,此起彼伏的身躯彼此交融!


    身上暧昧吻痕和双腿间剧烈牵扯刺痛感席卷全身。让她很清楚的知道,昨晚经历了整夜如梦如幻般场景,似是不停的在梦中起舞蹁跹,遣眷绮丽的画面,模糊却又清晰的片段记忆涌现心头,一想到昨晚的记忆,戈薇白皙的脸庞羞成绛色,绯红直至耳根处。


    “啪嗒”像是什么开关的声音。


    回忆停止,就在这个时候,浴室里面传来喷洒地水声,这叫床上的女子吓了一跳,现在还有人在里面洗澡?


    女孩抬眼望去,这才发现门口地上散落着价值不菲的阿玛尼西装上衣和裤子,古琦皮带,连桌子上的车钥匙扣也是玛莎拉蒂!


    这,这些“奢侈品”是怎么回事?什么时候学长用了这些东西,她却不知道?


    她暗恋的学长李谦虽说是英俊潇洒家世优越,但也不会如此“土豪”的开着玛莎拉蒂出来“跑骚”呀,难道不是他,等等,那“他”是谁?


    此刻,她只觉得脑子翁的一下炸开了,头痛的厉害!她开始努力回忆昨晚发生的事情。


    此刻她一双明媚的双眼,宛如漆墨,澄澈的目光里有一丝愤怒一晃而过,那么不是他的学长,那会是谁在她生日的时候进入这个门?


    华灯初上,S市灯红酒绿!


    5月26日,昨天是戈薇18岁生日!


    坐落在S市黄金地段的“珍爱”酒吧,舞台中央,一位性感妖娆的舞女搔首弄姿,手扶着银色钢管正热辣的头部朝下翻转身体做高难度姿势,舞姿惊艳而魅惑,瞬间化身暗夜妖姬!下一刻,舞女放出一个飞吻,引得台下一阵骚动喝彩声。


    这样一个声色场所戈薇原本就不喜欢,太吵闹。


    她选择一个安静的角落位置,转动手中的酒杯而眼睛却看向前方那个英俊的男人——李谦!


    李谦是学校里号称“少女杀手”的类型,成绩拔尖,同样是出生殷实的家庭,同时还是学生会主席。加上俊秀挺拔的身材,温柔浅笑的性格,任是哪个少女都会春心遐想,暗自喜欢他吧!


    她平日里和学长的关系也很好,学长也很照顾她。一来二去,她也觉得两个人的关系也已经升温,只是彼此都没有挑破那层关系而已。


    而今天,她想要在这里借着18岁生日理由想对喜欢了三年的学长告白,想告诉他自己的心意在成人这一天跟他牵手,愿意跟他走完剩下的人生!


    好友陈丽此刻已经从舞台下来,刚才热辣舞蹈就是她跳的!身上披上一件褐色外套,那外套是学长李谦的!


    戈薇看了一眼,咧嘴挤出一个笑容露出洁白的牙齿,总感觉那里酸酸的感觉。但是转念一想平日学长也是这样对自己的,一定是学长平时温柔惯了,所以也对陈丽一样的关心。


    而陈丽好像也很亲昵的跟学长耳语些什么,随机两个人都看向自己,笑的很开心!


    就在这个时候,戈薇觉得自己心里还是有些酸楚,眼睛里好像有什么东西进去了有些不舒服,于是戈薇离开座位,走到卫生间去。


    洗了把脸,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戈薇告诉自己今天一定要加油!因为这是自己等了很多年,才积攒的勇气!她要表白!


    五分钟后,戈薇返回来。


    而陈丽此刻好像很高兴的样子。


    一直在旁边不停的“鼓励”她多喝点,一杯一杯地灌酒,直到她面色潮红,实在喝不下去,戈薇转身晃晃悠悠的寻找学长的身影要去告白。


    “学长,我——”还未说出余下的“喜欢你”三个字时候,戈薇便觉得胃部一阵翻腾,再次飞快地往卫生间跑去。


    心中暗骂,该死的陈丽害她喝那么多酒,刚才在学长面前丢死人了,等下还怎么好表白?


    陈丽看着戈薇离开的身影,嘴角露出一抹诡异的笑容,手上拿着一包白色粉末迅速的往杯子里弹了一下撒摇晃均匀。


    陈丽笑的越发奇怪,看见戈薇回来便招手过来。心理却暗忖道:戈薇呀,戈薇,学长可是我看上的人,怎么能随便叫你表白成功随意夺取呢?


    “薇薇,来,刚才怎么吐了,赶快喝点开水吧!”她的好友陈丽对她还真是体贴。


    戈薇现在胃里难受地厉害,拿起那杯水一饮而尽,末了还对陈丽说了句:“谢谢!"


    戈薇觉得头有点昏沉,站起来、放下酒杯,迷迷糊糊的往前走,陈丽“好心”的上来扶着她早已经开好的5026房间。


    陈丽离开,去吧台陪李谦。她今晚要得到学长!陈丽一直想要的,半路杀出的戈薇不能坏了自己的好事!


    喝的实在有点多,后来戈薇记得有个男子猛地推门而入,带着一身酒气,模糊间像是学长挺拔的身影,她便唤了一声:“学长,你来了?”


    学长?男子顿了一下,但是还是朝着床上的女子走了过去。


    绵软的身子再也撑不住有点醉意的她,跌跌撞撞走过去迎接她的“学长”,却不小心撞到男子的怀里,只觉得浑身无力顺势倒了下去。


    当他看向她的眼睛时,怔住了!


    两个人对视了几秒,仿佛是一道惊雷在天空中划过。


    他看到仿佛她整个眸子里盛满了一片星空,熠熠生辉、流光辗转!有股跳跃闪烁着的感觉颠覆他冰冷已久的心。


    他开始认真的看向怀里的女子,眼神有些停滞!


    戈薇身上出了汗,体内升腾一股燥热,蠢蠢欲动,清纯的少女化身妖娆女神,她凹凸有致的身子不停地摩擦男子精致地身体,暧昧吐气在男子耳畔,荡人心驰。


    戈薇有些不老实的手开始环住他的颈部,整个人都柔软的贴了上去,手开始往下缓慢移动,像是有火烧一样燎过他的心。


    男子对于这样卖力献身他,傲人的自制力开始崩溃,呼吸变得有些急促,眼眸深处蒙上一层危险的信号。


    看见眼前的女人热情的邀请自己,他眸色一暗,她被下药了?


    他俊美脸庞带着对猎物渴求的痴迷,忍不住低下头,伏身含住她娇柔的唇。


    从来没有一个女人,能挑起他这么强烈欲望。一夜未眠,不停的带着她飞向跟远方,美好和愉悦的感觉叫他持久不停、快天亮的时候看着累到熟睡过去的女子,他翻身下床去冲澡。


    戈薇慌乱地意识开始慢慢恢复,怎么会这样?难道昨晚的男人不是学长?那么,难道是陈丽递给她的那杯水有问题,不然现在怎么会什么都不记得了?


    曾经听到过陈丽讲暗恋过一个人,只是很多年未曾当面对他说出来过,当初自己还很天真地鼓励她表白,现在看来那个人说不定就是学长了,不然,她也不会煞费心机的给她下药!


    那晚,陈丽看着学长的眼神就不对!看着她,就像是对敌人一样的眼中充满了厌恶,戈薇什么都明白了。


    但是,现在什么都已经迟了。她等的那个人,与她昨晚翻雨覆雨的那个人竟然是别人!


    一阵寒意涌上心头,亏了戈薇还把她当成最好的姐妹。原来”闺蜜”就是会在关键时刻给你一刀推入水中的那个人,她算是瞎了眼,回去再找她算账!


    欠人钱要还,欠人情更要还!而陈丽欠她一个道歉!


    眼下,浴室里面的人似乎快洗好穿衣出来了。戈薇起床飞快地穿衣,她要趁着男人出来之前离开,不然传出到学长的耳朵里叫她还怎么活!


    一夜情?还是主动送上陌生男人床上!此刻的戈薇,没有解释理由,也无法做任何地解释。


    下床、穿衣,一切都快速的完成!


    可就在匆忙离开的时候,口袋里面装着的一打粉红色钞票散落一地。那是她给奶奶上坟要烧的纸钱,想着表白以后带着学长一起去把好消息告诉奶奶呢!这下好了,什么都不用了。


    听见锁旋转开动的声音,戈薇也顾不得去拾起钱,转身逃也似的离开房间。


    一名身穿白色浴袍的俊美男子从浴室出来,未干的水滴划过雕刻般完美的侧脸,人呢?看见空无一人却充满暧昧痕迹的大床,房间的门也未来得及关上,虚掩着,男子唇角边勾起一抹冷笑。


    逃?我看你往哪逃!


    这该死的丫头!昨晚是谁那么热情的,现在却逃了?


    低头看见地毯上散落的绯红纸币,拾起来整整二十五张——冥币!瞬间,双眸暗沉,一抹察觉不到的危险信号闪过。


    好,很好!


    二十五张冥币,揉成团,扔到墙角。


    当成是“调戏”他之后的奖赏吗,还是彻底的“侮辱”?


    还没有人能轻易叫自己如此愤怒的,他发誓就算是把S市翻过来也要找到那个该死的女人!


    女人,你等着!


    掘地三尺也要把你挖出来,然后——再活埋!

S市郊区有一栋外观古色古香的中式建筑,虽然旧了点,但好歹是一栋三层的独栋别墅,前面还有个种满绿植清新雅致的小庭院。


    房子的正对面刚好有一块广场绿地,清新幽雅,在寸土寸金又喧闹繁扰的地区实属难得。


    戈薇匆忙回家,门口停着几辆红灯闪烁的警车,扣押着她爸爸和妈妈正在上车,画面实在太叫人着急,戈薇瞬间哭了,呆立站了几秒、就疯了似的想用拳头砸向车窗保护父母,无奈却被警察无情地拉开,一踉跄没站稳屁股跌坐到地上。


    爸爸坐在车里紧闭双眼沉默着不说话,妈妈抹了把眼泪对戈薇说:“孩子,你要坚强。记住我们是被冤枉的!”


    戈薇哭喊着看着警车带走父母,警察说她父母因为被举报涉嫌利用公职洗黑钱达数千万,由于金额过大现在依法逮捕拘留。


    被人指控犯罪?父母一向都是兢兢业业做事的政府公务员,从小就教育她们姐妹两要清清白白做人,怎么会贪污!那些不多的家产,也是祖上留下来的,包括那栋别墅也是外公的遗物而已!想起母亲临走时说被冤枉,这机会是不可能的事情!这一定是有人陷害他们!


    究竟会是谁呢,会是谁?


    警车呼啸离开,浑然不知手上被跌倒时碎石已划出深深地伤口、赫然印在警车玻璃上,一个刺眼的血手印模糊住车里父母脸上绝望的表情。它像是隐喻着某种不公的审判!


    手里紧握的钥匙传来刺痛感,一直传达到她的心脏。戈薇失魂落魄的走向平时幽静的庭院,机械性的打开房门!不对,姐姐呢?戈蔓!


    刚才由于担心父母忘记了戈蔓,一直都没有看见她出现,难道——难道她也……?


    戈薇看见客厅的茶几上面留了一个纸条:想救你姐姐,就按照我说的去做!箭头直指下面。


    龙飞凤舞的字迹下面盖的却是:冷氏国际集团!


    冷氏国际集团,横跨衣、食、住、行的商业帝国!更是S市金融报纸上的风向标!挥一挥手,打个喷嚏都会变天的商业“巨头”!就连《金融头条》这样的报纸也是冷氏国际旗下的一份子!


    怎么会和他们扯上关系,难道自己的父母也是被这伙人绑架的?


    戈薇站在冷氏国际大厦下面,看着墙上滚烫金色字体logo标志:冷氏国际集团!戈薇内心一阵鄙视,没有想到堂堂商业巨头也会干出这样勒索人的事情!绑架她姐姐,还叫她不要报警亲自送上门!


    她愤怒的冲进去准备敲起了总裁办公室门,半路却被秘书拦了下来。化着精致妆容的性感秘书露出八颗牙齿职业性微笑的对戈薇说:“不好意思,女士您有预约吗?”


    戈薇说没有,被拒!


    心中想着姐姐安危不明,她索性在门口大吵大闹要进去,焦急的状态另她早已失去平时温婉的性格,里面的人已经被这鸹噪声吵得大发雷霆!


    “叫她进来!”总裁厉声传来。


    戈薇推门而入,嘭一声关上房门,抬头、目光迎向总裁。叱咤风云的冷氏公子冷千夜!


    这个是娱乐报纸天天都会出现的新闻人物,俊美到令人窒息的脸庞,深邃的眸子,完美的下巴,任是那个角度都堪称完美吧?


    这样的男子,戈薇怎么觉得有些熟悉!等等,他是昨晚⋯?


    表情停了下来,瞬间呆滞!眼前穿着西装的男人跟昨晚那个浑身赤裸的男人脸部相重合,是他?他就是——冷千夜!


    这个阴魂不散的男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想起来昨晚一夜翻滚的画面,戈薇白皙的脸上开始出现微红,但是转念一想自己是来救姐姐便沉下脸质问他:“你把我姐姐怎么了?”


    “你姐姐……昨晚那个人不是…你?”显然总裁的思维跟正常人不一样。


    冷千夜暗眸一挑,他误以为昨晚的人是她姐姐,她现在来问这个的?


    戈薇气极反笑,指着他一张四畜无害的脸甩过去一张纸条,上面确实显示叫她来冷氏国际。


    冷千夜低头看了一眼,脸色有些不好看,只是他随即恢复常态。


    因为,上面的章明显是伪造的!


    冷千夜刚才看见是她进门,先前眸中也是略过一丝波澜,但很快的压下去了。昨晚的滋味那么美好,他又怎么会忘记?誓言要掘地三尺也要找出来的女人竟然自己送上门了!


    只是,眼前的女子似乎并不是因为昨晚事情来找自己的!反而是来质问自己的?


    冷千夜好心的提醒她,指着盖章的位置说:“你看清楚了,这不是我盖的!”


    戈薇更加鄙视这个做了事情还不敢承认的男人,那么说昨晚吃干抹净的人是谁,现在是不是也都不敢承认了?等下,自己怎么又想起昨晚的画面了!


    现在最关键的是姐姐现在在什么地方,她冷哼道:“是吗,不是你,但是也不代表别人不能用你的章啊!”


    这个该死的女人,智商还真不是一般的低!他堂堂冷氏总裁的私章是一般人能够找拿到的吗,只有他一个人才知道放在哪里好吗!


    “我说了,不是我!也不是别人!”这女人居然敢当面质疑他,冷总裁俊朗的脸上升腾起一丝的危险气息,微米的双眼打量着眼前的女人:“你姐姐被绑架了?”


    废话,不然她会按照地址上直接找过来吗?


    “咚咚咚……!”有人敲门,打破他们之间尴尬的气氛。


    此时进来一名黑衣男子,束身黑衣显然不像是寻常公司职员,掠过戈薇走向冷千夜对他耳语了两句。


    显然,刚才的话有提到过她,不然冷千夜的目光在扫了她一眼之后便眉间紧蹙,仿佛在思考什么,然后点点头。那名黑衣男子便径直退了出去。


    冷千夜似乎知道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便问戈薇:“你最近有没有得罪过什么人?”


    来的黑衣男子已经把整件事情都对冷千夜说了一遍,他们查到有人冒名用他们公司的名字!


    “难道是陈丽?”戈薇想到昨晚被下药的事情。


    “她还没有那个胆子,最多也就是一个传话的人!”冷千夜摇头否认道。


    冷千夜眯起眼睛,想是在回忆什么。


    戈薇想了一想摇摇头,除了被陈丽坑了一次,她想不起来还会有什么人跟自己有过结!


    “有人故意想整你,弄垮你们家!”冷千夜狭长的眼睛盯着戈薇,单纯的模样看来她真的不知道得罪了黑道“猎鹰”组织!


    目光停留,昨夜的暧昧还停留在她白皙的脖子上,未曾消散!冷千夜一瞬间竟然觉得有点心疼她现在的样子,只身一人却已经陷入到了无尽的黑暗之中,凭她一人之力是无论如何都逃不掉他们的!


    她的样子,叫他多年未曾温柔的心又跳动了一下!心中却是起了一个念头,想要她留在自己身边!


    戈薇一脸讶异,有人故意要整他们家,难道是父母在职场上面得罪了什么人?


    “查出这件事情背后指使者也不是很难,加上救出你姐姐和换父母清白都很简单,但是……需要你的配合!”冷千夜很是温柔邪气地捏着她的下巴说道,他这个人从来不做亏本的买卖。包括得到她!


    突然,低首伏在她耳旁暧昧道:“做我的情人,怎么样?”


    这个交易的筹码,用她来换取真相和亲人!


    戈薇一脸的难以置信,要包养她?还说不是自己绑架的,这有什么区别?


    她戈薇虽然昨晚是有点失态,但是好歹也是一枚大学生,怎么能被他趁火打劫威逼利诱就去当别人枕边玩物!


    戈薇摇摇头,用右手食指指了指冷千夜左边胸口心脏的位置:“想要人陪你,就用这里换!”


    冷千夜要女人从来都是光明磊落的,他从不勉强人,一切自愿。他觉得趁火打劫的事情从来都不会发生在他的身上,仅凭着那张妖艳的脸勾勾手指头就有无数的女人爬上他的床了,何必还要用强的?


    不识抬举的女人,也就她了吧!


    “铃铃铃……!”此时,电话铃声急促的传来!戈薇掏出手机。


    “您好,请问是戈薇女士是吗?这里是医院,你的父母刚才在高速上出车祸了,希望你过来一趟!”电话像是把人硬生生的拽入冰窖,戈薇觉得背后一阵冷气袭来。


    真是祸不单行,本来还想着先找到姐姐的下落再去想办法就被诬陷的父母,这下好了,只知道父母做的警车与一辆超速卡车撞上了,重伤、生死未卜!


    紧握着手机的手全部都是冷汗,刚才的电话冷千夜多少听出点端倪,看着煞白的戈薇,想都没有想直接拉着她说:"先去医院!”


    冷千夜开着限量跑车一路闯过好几个红灯,疾驰着向医院方向驶去。

继续阅读请点击【阅读原文】


Copyright © 天津红桥区杨洋后援团@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