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漫读】领读特辑丨丨红楼梦~23-24回~1

大鱼共读2021-09-12 13:33:12


大鱼共读丨经典漫读

领读特辑23-24回

曹雪芹 高鹗《红楼梦》

领读者丨千年一叹


《红楼梦》有各种各样的古抄本,现总结如下:


甲戌本


全名《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甲戌”即乾隆十九年(1754年),因为当中有“至脂砚斋甲戌抄阅再评”句,被定名为“甲戌本”。先被晚清一个叫刘诠福的官僚所收藏,上世纪初被胡适买到,后经胡适带往美国,藏于纽约康奈尔大学图书馆,又后来被上海市博物馆购回,现存其中。


这个抄本很不完整,一共只有十六回(第一回至第八回,第十二回至第十六回,第二十五回至第二十八回),而且我们现今看到的“甲戌本”其实并不真正是1754年版,而是已经经过好几次过录的版本了,因为在其中看到了甲戌年后的少量批语,张爱玲考证说至少是1760年以后的版本。但是这并不影响它是最接近曹雪芹原笔的抄本,而且上面还有许多其他抄本所没有的重要批语。


己卯本


全名《乾隆己卯四阅评本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甲戌本是重评本,这个抄本已是四评本,可惜脂砚斋的初评和三评本没能流传下来。现存北京图书馆。其中有“己卯冬月定本”(即1759年冬)字样。它也是个过录本,经考证是清朝怡亲王府藏本,最早收藏者是康熙十三皇子怡亲王允祥之子弘皎,后经董康,陶洙收藏。


这个抄本也不完整,但不算太少,有完整的四十三又两个半回,其中第一至第二十回,第三十一至第四十回,第六十一至第七十回(中又缺六十四,六十七回)存于国家图书馆,第五十五后半回,第五十六至第五十八回,第五十九前半回存于中国历史博物馆。它与庚辰本是就着同一个祖本抄录的,但比庚辰本要更接近祖本原貌,更接近曹雪芹原笔。



庚辰本


《脂砚斋重评石头记》抄本,原书为八册,前八十回缺第六十四、第六十七两回,实存七十八回,每册卷首有“脂砚斋凡四阅评过”字样,自第五回有“庚辰秋月定本”(即1760年秋)题记,现存北京大学图书馆。


这个抄本抄写质量较差,尤其是最后一册,但较完整的保存了七十八回文本,同时有许多脂批,它实际与己卯本是“己卯、庚辰原本”的两个阶段,“己卯冬月定本”是第一至第四十回,“庚辰秋月定本”是第四十一至第八十回。当时曹雪芹还尚在世,但他没有亲自参与整理修订。


戚序本


《石头记》抄本,前有乾隆三十四年(即1769年)进士戚蓼生写的序,前八十回俱存。戚蓼生是浙江德清人,他与一个书商狄楚青合作,于书上印上“国初钞本”,有跟已流行开的通行本叫阵之意,它所依据的过录本,经研究证明是保留了很多曹雪芹原笔原意的抄本。清末民国初以石印方式流行,有很多印本,其中有正书局的影响最大。


戚宁本


又称泽存本,南图本,为陈群泽存书库旧藏,现藏南京图书馆,八十回全,此本与戚序本是共同底本的不同抄本。


蒙古王府本


又称王府本。《石头记》抄本,原清朝某蒙古王府旧藏,现藏国家图书馆,原为八十回抄本,后抄配成一百二十回,前八十回中第五十七至第六十二回、第六十七回乃后人根据程甲本抄配,又补抄后四十回,但与前八十回的纸质,抄写款式不同。此抄本与戚序本有共同的祖本,但没有戚蓼生的序,同时有六百条戚本和其他抄本所没有的侧批。


列宁格勒藏本


又称列藏本、在苏本、在俄本、脂亚本、圣彼得堡本、彼本。《石头记》抄本,前八十回却第五、六回,实存七十八回。为俄国人库尔梁德采夫于1830年至1832年随旧俄宗教使团来华时所得,现藏俄罗斯联邦圣彼得堡(苏联时名列宁格勒)东方古文献研究所。这个抄本许多具体字句都有自己的特点。


杨藏本


又称梦稿,于19世纪由最早收藏者杨继振题书名为《兰墅太史手定红楼梦稿本》,影印时题作《乾隆抄本百二十回红楼梦稿》,共一百二十回,于1953年3月发现于北京琉璃厂文苑斋书店,现藏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此抄本后四十回来自程甲本,前八十回所依据的过录本看来比较复杂,是用几种流传在社会上的手抄本拼合而成,前八十回中又缺第四十一至五十回,杨继振后由程甲本补入。这个抄本经专家考证是现今存在抄录时间最早的抄本。(见张爱玲《红楼梦魇---论全抄本》)。


舒序本


又称己酉本,抄本,名《红楼梦》,存第一至第四十回,前有舒元炜于乾隆五十四年己酉(即1789年)亲笔撰写的序,序中说此本原有五十三回,另有二十七回是借邻家抄本补配。吴晓玲原藏,现藏首都图书馆。


郑藏本


抄本,郑振铎旧藏,现藏国家图书馆,回首题《石头记》,版心题《红楼梦》,仅残存第二十三、二十四两回,无批语,专家认为此本与列宁格勒本有很大关系。


甲辰本


又称梦觉本、梦序本、晋本。1953年发现于山西。抄本,名《红楼梦》,前有梦觉主人乾隆四十九年(1784年)“甲辰岁菊月中浣”序,前八十回全,现藏国家图书馆。此本是由脂批本向程高本过渡的抄本。


靖藏本


原由扬州靖应鹍家收藏,题《石头记》,于1959年在南京由毛国瑶发现,1964年迷失。毛国瑶曾将此本与戚序本作了对勘,摘录了戚序本所无的150条批语,后发表于南京师范学院《文教资料简报》1974年8、9月号,并撰文介绍。后有人质疑此本存在的真实性,而现如今肯定、否定两种意见并存。



卞藏本


卞亦文藏残存脂批本《红楼梦》,2006年于上海发现,存前十回,且存第三十三至八十回,个别回目与诸抄本不同,某些正文字句也有异文。


北师大本


《脂砚斋重评石头记》抄本,前八十回缺第六十四、六十七回,实存七十八回。1953年从北京琉璃厂某书店购进,2001年北师大博士生曹立波在查阅资料是偶然重新发现,某些专家认为此抄本是以庚辰本为底本过录的近代抄本,同时过录中参考了甲戌本、己卯本、戚序本、程甲本或甲辰本。周汝昌认为此本可能抄自另一个与庚辰本同系列的清代抄本。


程甲本


程伟元,高鹗两人合作整理修补完成,前八十回文字与脂批本相比有多处异文,并有后四十回续书,题作《新镌全部绣像红楼梦》,此书是红楼梦出版史上第一部印本,现存十部以上,此本又被称为程甲本。


程甲本刊印70多天后,乾隆五十七年壬子(1792年),“花朝后一日”,萃文书屋又刊印一部《新镌全部绣像红楼梦》,称为程乙本。此书比程甲本在文字上有两万多字差异,并多出一部由程、高联合署名的“引言”,现存略多于程甲本,国家图书馆等有收藏。程甲,程乙本有时俱被泛称为“程高本”。



本期编辑:wayne




大鱼共读

一周一本


Copyright © 天津红桥区杨洋后援团@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