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漫读】领读特辑丨丨红楼梦~23-24~3

大鱼共读2018-07-27 13:57:07


大鱼共读丨经典漫读

领读特辑23-24回

曹雪芹 高鹗《红楼梦》

领读者丨千年一叹



且说那个玉皇庙并达摩庵两处,一班的十二个小沙弥并十二个小道士,如今挪出大观园来,贾政正想发到各庙去分住。不想后街上住的贾芹之母周氏,正盘算着也要到贾政这边谋一个大小事务与儿子管管,也好弄些银钱使用,可巧听见这件事出来,便坐轿子来求凤姐。凤姐因见他素日不大拿班作势的,便依允了,想了几句话便回王夫人说:


“这些小和尚道士万不可打发到别处去,一时娘娘出来就要承应,倘或散了,若再用时,可是又费事。依我的主意,不如将他们竟送到咱们家庙里铁槛寺去,月间不过派一个人拿几两银子去买柴米就完了。说声用,走去叫来,一点儿不费事呢。”王夫人听了,便商之于贾政。贾政听了笑道:“倒是提醒了我,就是这样。”即时唤贾琏来。


当下贾琏正同凤姐吃饭,一闻呼唤,不知何事,放下饭便走。凤姐一把拉住,笑道:“你且站住,听我说话,若是别的事我不管,若是为小和尚们的事,好歹依我这么着。”如此这般教了一套话。


贾琏笑道:“我不知道,你有本事你说去。”凤姐听了,把头一梗,把筷子一放,腮上似笑不笑的瞅着贾琏道:“你当真的,是玩话?”贾琏笑道:“西廊下五嫂子的儿子芸儿来求了我两三遭,要个事情管管。我依了,叫他等着。好容易出来这件事,你又夺了去。”凤姐儿笑道:“你放心。园子东北角子上,娘娘说了,还叫多多的种松柏树,楼底下还叫种些花草。等这件事出来,我管保叫芸儿管这件工程。”贾琏道:“果这样也罢了。只是昨儿晚上,我不过是要改个样儿,你就扭手扭脚的。”凤姐儿听了,嗤的一声笑了,向贾琏啐了一口,低下头便吃饭。


1

让沙弥,道士搬出,另谋出路,最后又找个地方供养,凤姐心里并不一定觉得这是最好的处理办法,但因为有人求自己找点事情做,于是便这样提议。贾芸,贾芹两个人的差事在琏二奶奶两口子嬉笑谩骂中解决了。铁槛寺弄权,还有这次谋差,可见王熙凤的智慧人事安排的能力。这也导致贾家大厦一点一点会被侵蚀完毕,一味的浪费,养诸多没用冗余的人。


2

段末还捎带一句“只是昨晚让你改个样,你就蹑手蹑脚…”这是夫妻间性爱动作的花样,前篇“平儿软语救贾琏”中也有大篇幅的描写:“是夜二鼓人定,多浑虫醉昏在炕,贾琏便溜了来相会。进门一见其态,早已魄飞魂散,也不用情谈款叙,便宽衣动作起来”。…“平儿指着鼻子,晃着头笑道:“这件事怎么回谢我呢?”喜的个贾琏身痒难挠,跑上来搂着,“心肝肠肉”乱叫乱谢,平儿仍拿了头发笑道”………曹雪芹对贾琏好色贪淫这一点毫不吝啬笔墨。


3

书中经常提到庙宇尼姑庵,这本是清静修行之地,在曹雪芹的眼里却是龌龊之地,很多腌臜之事都发生在此。

 


贾元春自那日幸大观园回宫去后,便命将那日所有的题咏,命探春依次抄录妥协,自己编次,叙其优劣,又命在大观园勒石,为千古风流雅事。大观园自娘娘省亲是封闭的,后来,元春怕院落景致寥落,命姊妹居住学习。(元春在这里表现母性的部分,疼宝玉,让姊妹住,不让宝玉住,他他冷清了,遂下一谕,命宝玉仍进去读书)贾政接到旨意,传唤通知儿女。



此时有曹公对“政”老爷心理两方面的描写。“贾政一举目,见宝玉站在跟前,神彩飘逸,秀色夺人;看看贾环,人物委琐,举止荒疏;忽又想起贾珠来,再看看王夫人只有这一个亲生的儿子,素爱如珍,自己的胡须将已苍白:因这几件上,把素日嫌恶处分宝玉之心不觉减了八九。半晌说道:“娘娘吩咐说,你日日外头嬉游,渐次疏懒,如今叫禁管,同你姊妹在园里读书写字。你可好生用心习学,再如不守分安常,你可仔细!”这是父亲的慈爱。下一段宝玉说出给花姑娘改名的由来,笔峰一转“贾政道:“究竟也无碍,又何用改。只是可见宝玉不务正,专在这些浓词艳赋上作工夫。”说毕,断喝一声:“作业的畜生,还不出去!”一个父亲恨铁不成钢的形象又跃上纸张。

   

这里有几个细节。


1

忽见丫环来说:“老爷叫宝玉。”宝玉听了,好似打了个焦雷,登时扫去兴头,脸上转了颜色,便拉着贾母扭的好似扭股儿糖,杀死不敢去。贾母只得安慰他道:“好宝贝,你只管去,有我呢。宝玉怕爹(假正)怕的要死。

2

金钏一把拉住宝玉,悄悄的笑道:“我这嘴上是才擦的香浸胭脂,你这会子可吃不吃了?这里透出金钏和宝玉的关系。

3

赵姨娘打起帘子,宝玉躬身进去。只见贾政和王夫人对面坐在炕上说话,地下一溜椅子,迎春、探春、惜春、贾环四个人都坐在那里。一见他进来,惟有探春和惜春、贾环站了起来。大户人家讲礼。这五人中,迎春最大,宝玉弟弟来了当然不用行站礼,余下三个小的是要行站礼的。

 


二月二十二是好日子,薛宝钗住了蘅芜苑,林黛玉住了潇湘馆。贾迎春住了缀锦楼,探春住了秋爽斋,惜春住了蓼风轩,李氏住了稻香村,宝玉住了怡红院。这些住宅的名字又和主人的名字性格脾气暗和,试探着举例说明,不知道对错?宝钗的蘅芜苑,蘅芜香是汉代美人李夫人的典故。


李夫人赠蘅芜香与汉武帝,汉武帝在梦境中闻奇香醒来,发现枕边竟染上香气,不禁对李夫人无限追思。李夫人的香与汉武帝,对比薛宝钗的香气与贾宝玉,听起来是不是相似度很高?李夫人还有一个传说——玉搔头。汉武帝到李夫人宫中突然间头痒,便摘下李夫人头上的玉簪挠头,一时间宫中以玉簪为贵,都学着样子带上,连长安城里玉价都飞涨。是不是与薛宝钗的名字很巧合?蘅芜还是一种植物,习性喜高冷怕高温。薛宝钗也怕热,相比起来是不是比杨贵妃体丰怯热要雅致很多呢?书中多以宝钗比杨贵妃,以宝钗的品格比李夫人才相配的。

 

林黛玉的潇湘馆,是个为人熟知的典故了。尧帝的两位妃子娥皇与女英,跨越万水千山遍寻夫君,却得知夫君已身死,悲痛欲绝在墓前痛苦,哭到流出血泪命绝于夫君坟前。撒下的泪珠落在竹子上,从此竹子也带上斑斑血痕犹如泪滴,这竹子被称为湘妃竹。以这个典故喻黛玉对宝玉情根深种,又暗合黛玉还泪之说。




本期编辑:wayne




大鱼共读

一周一本


Copyright © 天津红桥区杨洋后援团@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