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漫读】领读特辑丨丨红楼梦~23-24~5

大鱼共读2018-05-15 22:17:43


大鱼共读丨经典漫读

领读特辑23-24回

曹雪芹 高鹗《红楼梦》

领读者丨千年一叹




工作原因,没时间读红楼。一直没能在领读岗位和大家互动,就提前做了一些书摘和我的理解。


1

前文并没有交代林黛玉和香菱的交情,这里从“击背”到“笑嘻嘻道”到“拉着黛玉的手”都可以看出两个人相处得很平等,黛玉的风骨可以显见。她对人好坏,部分辈分、地位、亲疏,也不考虑利害关系,更多得是看性情。书中不多的几笔,可以看出她的好恶。对周瑞家的和李嬷嬷,她针锋相对、言辞刻薄,对毫无利害关系的香菱偏偏很用心。(后天还曾细心教香菱写诗)

 

2

宝玉坐在床沿上,褪了鞋等靴子穿的工夫,回头见鸳鸯穿着水红绫子袄儿,青缎子背心,束着白绉绸汗巾儿,脸向那边低着头看针线,脖子上戴着花领子。宝玉便把脸凑在他脖项上,闻那香油气,不住用手摩挲,其白腻不在袭人之下,便猴上身去涎皮笑道:“好姐姐,把你嘴上的胭脂赏我吃了罢。”一面说着,一面扭股糖似的粘在身上。



第二十三回刚交代了想吃鸳鸯嘴上的胭脂,31回要和晴雯洗澡,30.回喂金钏吃香雪润津膏,这次有要吃,一个青春期的男孩,荷尔蒙随时爆发,你看他,“看,“闻”,”摩”,这样的描写其实就是触动了他的小宇宙。作者写的他不是很猥琐,就是逗乐,要是人物换贾环,各位看官,想法不一样吧。

 

3

只见旁边转出一个人来,“请宝叔安”。宝玉看时,只见这人容长脸,长挑身材,年纪只好十八九岁,生得着实斯文清秀,倒也十分面善,只是想不起是那一房的,叫什么名字。贾琏笑道:“你怎么发呆,连他也不认得?他是后廊上住的五嫂子的儿子芸儿。”宝玉笑道:“是了,是了,我怎么就忘了。”因问他母亲好,这会子什么勾当。贾芸指贾琏道:“找二叔说句话。”宝玉笑道:“你倒比先越发出挑了,倒像我的儿子。……贾芸出场了,宝玉认他做儿子,就是富家公子的一句戏言。


  再看后段的描写……贾芸喜不自禁,来至绮霰斋打听宝玉,谁知宝玉一早便往北静王府里去了。这就是卑微者的可怜之处,人家一句戏言他鸡毛当令箭了!

 

4

.贾赦偶感风寒,晚辈去探望,“邢夫人便叫他两个椅子上坐了。贾环见宝玉同邢夫人坐在一个坐褥上,邢夫人又百般摩挲抚弄他,早已心中不自在了,”宝玉被拉上炕,而贾环这些不被宠爱不被重视的人,只得坐在下面,即使都是一样的年纪(甚至更小)待见的,与不待见的全从这一口饭里体现了!贾环与贾兰在时是不设饭局,走了就设饭局,贾环倒也罢了,只是贾兰只因没了尊位的父亲,而造此冷遇,其母李纨更是如此,上次的送宫花也是没有的!可悲可叹!

 

这一章的主要笔墨都在贾芸处,把一个早年丧父、家境下落而空有身份,四处活动、努力寻求上进的一个年轻人,写的真是精彩绝伦。从原先求的贾琏处得知凤姐才是真正的决策人,就设法找钱给凤姐送礼,然后在找钱的过程中遇到“不是人”舅舅和仗义疏财的“赖皮”邻居,让我们真切的感受了他心中的世态炎凉;后来跟凤姐的两番话,更是其社交技能的高度体现,简直可以作为市场商务人员的教材。这个贾芸的描述,。让我们感受到了红楼梦社会的真实,跟贾宝玉的如梦生活环境,跟贾环怨天尤人的个人心境,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将书拉深了一个大大的深度。而最后的小红,就是一个简版、女版的贾芸,难怪他们最后能走在一起。

 

5

“贾芸深知凤姐是喜奉承尚排场的,忙把手逼着,恭恭敬敬抢上来请安,”“凤姐正是要办端阳的节礼,采买香料药饵的时节,忽见贾芸如此一来,听这一篇话,心下又是得意又是欢喜,”王熙凤的弱点贾芸算是抓住了。当年静虚老尼也是奉承她弄权铁槛寺。



   “看着你这样知好歹,怪道你叔叔常提你,说你说话儿也明白,心里有见识。”贾芸听这话入了港,便打进一步来,故意问道:“原来叔叔也曾提我的?”凤姐见问,才要告诉他与他管事情的那话,便忙又止住,心下想道:“我如今要告诉他那话,倒叫他看着我见不得东西似的,为得了这点子香,就混许他管事了。今儿先别提起这事。”………


这段贾芸和凤姐的对话描述了现实生活中求人办事的艰难曲折和送礼的技巧讲究,也有等级差距下求人的心酸历程,贾芸好像描述了一种大众人的心情和生活中的大众状态,很是同感。


  贾芸给王熙凤送礼这一段撒谎奉承拍马溜须,甚是精彩,大家好好读读。

 

贾芸为了得到份工作,想买礼品送王熙凤。上次他求贾琏安排工作不是因为王熙凤搁浅了嘛。工作给了“三房老四”就是贾芹。


 他没钱想到舅舅药铺赊欠冰麝,…卜世仁冷笑道:“再休提赊欠一事。前儿也是我们铺子里一个伙计,替他的亲戚赊了几两银子的货,至今总未还上。都说舅娘亲,他这个舅舅差劲,想留他吃顿饭,他舅妈给可恶,“你又糊涂了,说着没有米,这里买了半斤面来下给你吃,这会子还装胖呢。留下外甥挨饿不成?”…………富在深山有远亲,穷在闹市无人寻。


曹雪芹描写这段,用“不是人”给他舅舅起名字。跟他经历有关系。当年他家族衰败,估计也去借贷糊口,也遭受到冷遇。

  

6

 赊欠无果,出门才遇到主题人物仗义轻财醉金刚倪二,放高利贷的倪二竟然不要利息给了15两。买了冰麝送给王熙凤。


倪二赠送贾芸银子的事,只是写了当时社会的一角,还存在某种讲义气的事,是整个大悲剧中的一小朵反衬之花。


本回重点是贾芸挖空心思为自己有一碗饭吃而奉承凤姐,(可怜)是小红为了给自己争一个蓝领阶层而想方设法巴结宝玉,并为了实现和贾芸恋爱,而想方设法和他接近。都是为了一个梦想的成功而挣扎。


宝玉为了一点情感的小事而伤心,他是含着金汤匙生活的孩子。你再看贾芹,贾芸,小红…这些卑微者却是为了生活而伤心忧愁。贾芹小红他们的出场,贾宝玉都不认识,问你们是谁家滴?

 

贾芸接了,看那批上银数批了二百两,心中喜不自禁,翻身走到银库上,交与收牌票的,领了银子。回家告诉母亲,自是母子俱各欢喜。次日一个五鼓,贾芸先找了倪二,将前银按数还他。那倪二见贾芸有了银子,他便按数收回,不在话下。这里贾芸又拿了五十两,出西门找到花儿匠方椿家里去买树,不在话下。

  从贾芸成功运作,拿下这个工程,领了工程款,我粗略一算,自己回扣百十两银子,贾府大厦将倾哎。

 


贾芸接了,看那批上银数批了二百两,心中喜不自禁,翻身走到银库上,交与收牌票的,领了银子。回家告诉母亲,自是母子俱各欢喜。次日一个五鼓,贾芸先找了倪二,将前银按数还他。那倪二见贾芸有了银子,他便按数收回,不在话下。这里贾芸又拿了五十两,出西门找到花儿匠方椿家里去买树,不在话下。

  从贾芸成功运作,拿下这个工程,领了工程款,我粗略一算,自己回扣百十两银子,贾府大厦将倾哎。

    

 

7

这一章出现一个丫鬟小红,后面我没读,我觉得她的出现有伏笔。


贾芸宝玉眼中的她“细巧干净”,没说多么漂亮。

原来这小红本姓林,小名红玉,只因“玉”字犯了林黛玉、宝玉,便都把这个字隐起来,便都叫他“小红”。

  

这红玉虽然是个不谙事的丫头,却因他原有三分容貌,心内着实妄想痴心的向上攀高,每每的要在宝玉面前现弄现弄。只是宝玉身边一干人,都是伶牙俐爪的,那里插的下手去,不想今儿才有些消息,又遭秋纹等一场恶意,心内早灰了一半。


这是想伺候宝玉想寻找机会,被宝玉贴身丫鬟骂滴一段。…秋纹听了,兜脸啐了一口,骂道:“没脸的下流东西!正经叫你催水去,你说有事故,倒叫我们去,你可等着做这个巧宗儿。


  “下死眼把贾芸钉了两眼”这是小红见到贾芸的描写,有点贾雨村当年在甄士隐家里碰到那个丫鬟的味道。


忽听窗外低低的叫道:“红玉,你的手帕子我拾在这里呢。”红玉听了忙走出来看,不是别人,正是贾芸。红玉不觉的粉面含羞。…相思病,黄粱梦,结束本章!




本期编辑:wayne




大鱼共读

一周一本


Copyright © 天津红桥区杨洋后援团@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