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经三生三世?它们,才是见证新野历史的“活化石”

新野广电2019-06-13 01:38:40

  古树名木,林木中的瑰宝,自然界的明珠,被称为“活文物”、“活化石”,是一座城市、一个地方文明程度的标志。古城新野,古树名木自然颇多,它们矗立于新野城区和乡村,见证着新野的历史、发展、变迁。

  新野自西汉初建县,至今已有两千多年历史,物华天宝,人杰地灵,而新野又处于南北气候交汇处,土地肥沃,气候温和,雨水充足,特别适合树木的生长,因此留下了不少古树名木,除了大家熟知的汉桑树和挂剑槐之外,还有不少古树生长在全县的村村落落。这些珍贵的古树名木,是凝固的诗,动感的画,记录着古城新野千百年来的历史和文化,承载着新野人的信仰与记忆,是见证新野历史的“活化石”

张套楼村内古皂角

  在豫南古镇新甸铺南5公里处有一个名叫张套楼的村庄,古时属黄邮聚白马驿,是我国古代著名的古战场,东汉初刘秀部将吴汉南击秦丰就发生在这一带,又是清道光年间陕安镇总兵张起鳌的故里。村中心偏东南处有一棵大皂角树,树龄约500余年,周丈八,高二丈余,树干中空,可容两人身,树干沧古,但新枝嫩叶,翠绿欲滴,一派生机,被村人称其为神树,砌坛精心护之。

  这棵皂角树又称为报恩树,其中还有一段感人的传说。相传在明英宗天顺年间,湖北荆门有一举子进京赶考,路过该村时,由于感染风寒,昏倒在路边,正巧被张老汉发现,老汉把举子扶到家中,煎熬姜汤,悉心照料,使其病愈,举子临行时,到白河堤上挖了一棵小皂角树,栽到张老汉家门前, 感激地对张老汉说:“我一辈子也忘不了您老的恩德”。后来,举子进京考中,便来到张套楼村报恩,为张老汉盖了新房。这个故事说明了新野人乐于助人的美德,也说明了善有善报的朴素道德观念。如今500多年过去了,这树皂角树在张家十几代人悉心照料下,虽经饱经风霜,但枝繁叶茂,郁郁葱葱,村里人以报恩树为荣,农闲时,村民们常在树下纳凉,谈古论今,其乐融融,一派祥和景象。

圣水寺内双柏翠

  在新野县新甸铺镇西四里处圣水寺天王殿前有两株古柏,直径约2尺,树高1丈有余,亭亭如盖,翠绿欲滴,像两个将军护立在天王殿前。

  圣水寺,为豫西南古寺,此寺建于元代,至今已有六百多年的历史,因寺内有古井,井水称“圣水”而得其名,寺内现有天王殿、大佛殿、娘娘殿等,院内有古柏、古松、古银杏树等。圣水寺历经沧桑,多有兴废,2005年3月重修。

  圣水寺历代志书多有记载,《明嘉靖邓州志》载:“育阳里有药师、圣水二寺”;《民国新野县志》载:“圣水寺,城南新甸铺西四里许,为元御史宋荣让施地建筑,寺前多紫荆、古柏,相传为宋公花园故地”。寺名圣水,传说是因汉代仙人葛玄于此修道炼丹,有一年瘟疫蔓延,葛仙翁所炼金丹配紫荆花和柏枝和药倾倒在寺内井中,饮者病愈,活人无计,因此称井为丹井,水为圣水。翠绿的双柏铭记着这感人的传说和故事。

张花楼村古楸树

  在新野县上港乡张花楼村南有一棵古楸树,此楸树高达十数米,树围需三人合抱,多年来树主干枯朽,树心空洞,中可容一人转身无碍。近几年来突然发出满树新枝,开出一树淡黄色的小花,引得方圆数十里人前来观看,无不为之惊叹,实属罕见。

  当地有一个传说,一下子把这棵楸树的历史推到一千多年前。相传唐朝初年江南村张君瑞(即民间所称之为的张生)在西厢由红娘做媒,与崔相国小姐崔莺莺结为百年之好,却遇到老夫人的极力反对,小红娘从中调停。张生进京赶考途中路过此地,村中人皆为张姓,即将张生视为家人款待。张生所居的书楼两侧各有一棵楸树,遥遥相对,正逢春月开花时节,繁花锦簇。张生看到此景,不由暗暗悲伤,想到自己和崔莺莺就象这两棵楸树一样,遥遥相望,不能厮守在一起。此后,这村子便称为张花楼,意思是张生在此楼观花读书。

庾信宅内皂角树

  在新野县上港乡宅子村的庾信故里,有两棵参天大皂角树,南北一字排列,北者一棵直径二尺余,南者直径一尺有余,均高数丈,枝繁叶茂,生机勃勃,甚为壮观。

  宅子村是一个古老的村庄,据史料记载,庾氏得姓于周,历史上庾氏有颖川、新野两大望族。庾氏在新野发祥时间大约是在西汉末年,庾氏在新野居住下来以后,至东汉便发展为当地颇有势力一族,后来甚至取代东汉外戚樊氏势力,承接了樊氏所修建的陂塘田产,故时有民谚曰:“陂汪汪,下田良,樊氏失业庾公昌”。两晋之际,庾氏中有一个名叫庾滔的人随晋元帝渡江南下,被封为遂昌候,新野庾氏得以振兴,从此世系连绵,历代名人辈出。庾信的祖父是南朝齐文学家,屡被征召而不化,有文集10卷,庾信父亲庾肩吾,南朝梁文学家,度文尚书,长于诗,又精书法,著有《书品》、《庾度文集》等,庾肩吾死后,梁元帝甚为悲伤,亲为其撰写了墓志,皇帝亲为臣子写墓志, 这在历史上是很罕见的,新野庾氏最著名者当属庾信(513-581年),字子山,小名兰成,南北朝时期优秀辞赋家,伟大诗人,官至武康侯、节抚大将军、大都督、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河,有著作《庾子山集》留世。庾信是南北朝文学集大成者,上集六朝精华,下启唐人风气,从形式到内容都给唐代大学以巨大影响。

梅堂村中皂角王

  王集镇的梅堂村位于邓新公路西侧, 湍河东岸,是一个古老而美丽的小村庄,树木成林,湍水潺潺,环境清幽,宜生宜居。  

  在梅堂村观音寺内有一棵高大雄伟的皂角树,直径一米有余,树高10米,枝繁叶茂,黛绿青翠,树冠遮荫一亩有余,若论树的粗壮,树的高大,树的雄姿,可称全县皂角树之首。据我们询问村中老者,他们说是当年观音寺主持亲手所植,距今已有500年的历史。

赵氏祠内鸳鸯柏

  在樊集乡东赵庄村的赵氏祠堂内,有两棵雄伟高大的大柏树,当地人称之为鸳鸯柏。之所以称为鸳鸯柏,是因两棵树中间相距3米,但两棵树长到上面的时候,除了树梢仍是泾渭分明外,两棵树就拥在一起,树枝的杈杈枒枒相拥相缠,相抱而生,互相牵制,密如盘网,好似一对难分难舍的情侣。为了有利于树木生长,曾有好心的村民修葺了两棵树的枝干,将它们相互分离,但时隔不久,两树的树冠又拥缠到了一起,如此三番五次,只好顺其自然了。

  东赵庄旧称汉台镇,是因村东有光武台。光武台在老白河(淯水)东岸,台址地势隆地,南北走向,现台遗址高仍有10米左右。相传东汉光武帝刘秀兴兵复汉,曾聚集兵将于此操练,故名,当年淯水西绕,舟楫往来,台上绿树成林,风景秀丽,因此此台为我县八景的“汉台朝雨”,清代举人赵一士曾有《光武台》诗道:


  万古真人去,兰乡剩此台。

 登高试一望,也有大风来。


  鸳鸯柏已被我县县政府命名为古树名木,并挂牌保护。省、市林业专家观看鸳鸯柏以后,大加赞叹,说这两棵大柏树树龄不少于两千年,树之高大,品相之好,简直可与山东曲阜孔庙、河南登封少林寺的古柏相媲美,在平原地区有这样壮观的大树,实为少见,在我县有传说这两棵柏树为汉光武帝刘秀亲手所植,是为了纪念其和阴丽华的美满婚姻,故名鸳鸯柏。

葛磊  文     梁浩杰  图


编辑:王云争

合成:陈   茜

审核:赵慎芳


Copyright © 天津红桥区杨洋后援团@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