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采风 | 三生三世

应采风2021-09-11 14:23:09

 

夜幕沉垂,没有风和月亮,只有几颗星星散落在天宇、以及倒影在水中摇曳不定的灯火。

坐在名字叫作凤凰的湖边,有碎碎的水声若一个个禅语,任人拾拣。想不起曾在哪里也如此安静坐过,但新旧时光都是一样的荡漾。

新旧时光都是一样的荡漾,只是心早已不同。尘世太旧了,难免心里会有各种痕迹滋生成苔。

其实,早已过了任性的年纪,但感伤还是有的,不为时光太快而怅惘,而因有些人越来越远。不是不懂了,而是不想懂了。褪了心的衣衫,人已不再是那个人了。

有鱼从水里跃起,然后落下,惊起一片水纹,光影叠叠若神散落在尘世的眼神。

想起有人说过,如果逃逸不去,那就深入其中。我微笑着看那圈圈波纹,依稀有被招引的幻觉。


远处有人在呼唤另一个人的名字,声色若黄昏,有要将夜响成明黄的美好。

湖外静寂的山林中栖息其间的鸟们大约都睡着了,我隐约看见从它们梦境中漏下的深黛,把山林染得更为幽深。

日子真像旧句子,似曾相识,但沿途之上,风景是春夏秋冬就未可知了。

所谓冷暖自知,旁人是窥见不得的。即使了解,也爱莫能助。

其实,每个人都是经过时光熏染的陶器,成什么样子、落了什么颜色待成了器物后就定下了,逆流成河的奇遇少之又少。

佛家说,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没时莫强求。但谁又能准确分辨出,谁是有谁是无呢?太清醒会否失了生的乐趣?


人若真如来时一样,永远都是最初的面容,恐是谁也敢近身。经过时光雕琢没显露痕迹的人,在常人看来大抵和妖差不多,让人敬畏。

想起你说过,文字中的你曾让我感到敬畏,没有一丝烟火,像是生在云端。

不染烟火的人不是神就是妖,生在云端的也大抵是神或妖,但无论神或妖,必然少有往来,我承认自己没有他们的属性。

所以,我既不是神,也不是妖,更多的时候,是一只盘横在世间等你三生三世的鬼魅罢了。

至于为什么要等那么久,也许是一世为了等、二世为了得、三世为了还吧?

曾在博上看到这么一句,路过一家唤作三生三世的婚纱店,不知是在杭州还是在苏城,也不知是否真有那一日。


羡慕那些能把生活过成恍如隔世的人,看看这仿佛来过,看看那似曾相识,其实来没来过、认识不认识已不重要,重要的是原来我还有一份心留在了前世,它让我可以在重叠的时光中自由穿行。

安妮宝贝在《月棠记》里说,原来真的是有奇迹的。命里有的,就一定会有。自己会冒出来,不需要任何努力。只能等待。

如若果真如此,这就怪不得心中的渴望了,也就能理解在来来去去中,即使伤了,却仍是不愿收起翅膀的勇气了。

夜越走越深,有尘世的薄凉渐起,我裹着一件单衣依旧固执地等那天外而来星雨。

风还是来了,此起彼伏的时光从眼前淌过,向着另一个三生三世流去。

如果你容我这般等待,那我会一直沉在岁月中不急不悔不语。



简介:

应采风,安徽滁州人。文字散见部分媒体。散文集《花下不焚香》正在签名售书中,定价45元(含邮费)。有意购买阅读的朋友请联系我。公众号:yingcaifengg1  私人微信号:yingcaifengg

公众号:应采风

请长按、识别、关注

公众号:时光禅语

请长按、识别、关注



Copyright © 天津红桥区杨洋后援团@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