啥叫“眉眼高低” ——《红楼梦》与东北话之九十三

方言票友2021-11-23 08:29:29

举家食粥居无定所时期,曹雪芹可能投奔锦州的尹继善家,成为彼时锦州的“外来户”。继南京北京之后的锦州,堪称曹雪芹“第三故乡”。否则,《红楼梦》背景中若干锦州要素,《红楼梦》方言中诸多东北成份,从何而来?顺便说下。成份,构成份额,非成分。(参见搜狐 2018年3月26日 古典名著《红楼梦》与锦州的历史渊源)

 

然而,“外来户”毕竟不是“坐地户”,对某些方言词语的理解和运用显得生涩,不足为怪。

 

例如,将“鸦没雀冻(yǎ mo qiǎo dòng)”变作“鸦没雀静”,且有脂砚斋评语认定四字“不可移易”。尹世超主编《东北方言概念词典》(黑龙江大学出版社 2010年)更是认为,“鸦默雀静”同“鸦没雀动”。令“静”与“动”同,大不易矣。

 

再如,将“刀斩斧切(qí)”变作“刀斩斧齐”以及旧行本的刀斩斧“截”。

 

“眉眼高低”的瑕疵,不在本字上,而在语法语用等更深层面。



 

“愿意不愿意,我们也不敢说。只是跟着奶奶,我们也学些眉眼高低,出入上下,大小的事也得见识见识”——《红楼梦》(新疆人民出版社等 1995年)《红楼梦》第二十七回

 

“眉眼高低”,“代指面部表情显现的好恶”。——拙作《东北方言注疏》。因此,红玉原话应该是,“我们也学些‘察看’眉眼高低”,而非“学些眉眼高低”。

 

在施受关系层面,红玉属于“受”者,而非“施”者。红玉给自己的定位,明白无误。她所要“学习”或“见识”的,是凤姐如何观察和领悟他人的“眉眼高低”,并非凤姐如何表现本人的“眉眼高低”。诸如:

 

“中国家长在教育小孩子时总会说一句话,在和别人交往时要懂得看‘眉眼高低”——光明网(2011年2月15日)《情感计算》

 

“请素人是对是错?某综艺素人录节目发脾气,看不出眉眼高低”——快资讯(2017年11月18日)文章标题

 

“指待人接物时能够察貌辨色,根据不同情况,区别对待不同的人和事。”——周汝昌主编《红楼梦辞典》(广东人民出版社 1986年)中“眉眼高低”之释文大费周章,不能排除其对原文语病的迁就。“察”与“辨”,恰恰是《红楼梦》原文之缺失。

 

“察貌辨色”,涉及施受双方;“眉眼高低”,仅及受动单方。

 

动宾词组“‘察看’眉眼高低”,补充说明“学”之宾语“些”。缺少“察看”,导致动作施受关系混乱。因而,“察看”,不可或缺。


 

 

*谨向选用网络图片的作者表示感谢!欢迎光顾《东北方言注疏》作者微店!

 

作者简介  

吴歌,曾用名吴戈祖籍山东原籍辽宁省锦州市现籍内蒙古自治区呼和浩特市现居住于锦州。高级经济师。本科学历,经济学学士学位。服务于内蒙古自治区国有金融机构。工作期间进修过美术。

锦州市作家协会会员,锦州市凌河区作家协会主席辽西区域文化研究会副会长,中国工业摄影协会会员,内蒙古自治区摄影家协会会员,内蒙古自治区艺术摄影学会会员

金融专业论文和业余摄影作品,曾在全国比赛中获奖。在锦州市第二届“最佳人物”评选活动中被评为“最佳写书人”。所著《东北方言注疏》(白山出版社 2016年),被专家学者称为东北方言考据开先河之作。


Copyright © 天津红桥区杨洋后援团@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