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第4回导读

可爱者甚蕃2018-10-10 13:45:15


薄命女偏逢薄命郎 葫芦僧乱判葫芦案




王熙凤与王夫人收到王子腾从金陵寄来的书信,说薛蟠打死了人。案子正在应天府审理,前文已经提到贾雨村被派到金陵去了,无巧不成书,现在贾雨村审这个案子。事情的经过是当年人贩子偷了英莲去,把她养大了带至他乡,改名为香菱,准备卖给当地乡绅之子冯渊,谁知道人贩子又偷偷卖给了薛家,事情揭露后薛蟠不肯相让,便把冯公子打死了,案子搁置了一年没有着落。贾雨村正怒不可遏准备判案时,旁边的一个小厮给他偷偷使了个眼色,原来这小厮是当年葫芦庙里的小沙弥(认识贾雨村和香菱也就不足为奇了),后来把个中原委告诉了贾雨村。


 

金陵四大家族贾史王薛互为姻亲,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当地官员为作长远之计当然会避开这些大家族的案子,万一惹了事,不但官位不保,恐怕姓性命也丢了,故地方官们都有这种大家族的名单,称作“护官符”,这四大家族的护官符”为:

贾不假,白玉为堂金作马。

阿房宫,三百里,住不下金陵一个史。

东海缺少白玉床,龙王来请金陵王。

丰年好大雪,珍珠如土金如铁。

 

这时贾雨村听了心下也犯难,小厮便给他使了个主意,让他谎称薛蟠暴毙,冯家那边多给些烧埋费即可,顺便卖了四大家族一个人情。于是贾雨村徇私枉法,胡乱判了此案。

 

薛蟠之父早死,薛姨妈对薛蟠溺爱纵容,他不免学坏,老大无成,成了纨绔子弟。而薛宝钗在父亲在世时多读书识字,父亲死后时常为母亲分忧解劳。薛家是皇商,生意均有京中的伙计掌管,薛蟠仗着祖上的虚名不过领些钱粮罢了,生意事务一概不知。

现在公主要备选陪读,而且京中的伙计见薛蟠不谙世事便趁机拐骗了起来,薛家的财产多多少少有些消耗。薛蟠一是为了送妹妹待选,二是探望京中的亲戚,三是核算旧账,于是薛家此时起身进京。快进都时,薛蟠闻得舅舅王子腾刚升了官,奉旨出差,正中了他心意,乐得无人管他。薛家在京中虽有房屋,进京后薛姨妈却坚持住在贾府,贾政便把他们安排在东北角上的梨香院了。

 


薛蟠之纨绔

原文中多次勾勒了薛蟠的恶霸形象,如:

“无奈薛家原系金陵一霸,倚财仗势,众豪奴将我小主人竟打死了。”

“那薛家公子岂是让人的,便喝着手下人一打,将冯公子打了个稀烂,抬回家去三日死了。这薛公子原是早已择定日子上京去的,头起身两日前,就偶然遇见这丫头,意欲买了就进京的,谁知闹出这事来。既打了冯公子,夺了丫头,他便没事人一般,只管带了家眷走他的路。”

“这薛公子的混名人称“呆霸王”,最是天下第一个弄性尚气的人,而且使钱如土。遂打了个落花流水,生拖死拽,把个英莲拖去,如今也不知死活。”

“人命官司一事,他竟视同儿戏,自为花上几个臭钱,没有不了的。”

“这薛公子学名薛蟠,表字文龙,今年方十有五岁,性情奢侈,言语傲慢。虽也上过学,不过略识几字,终日惟有斗鸡走马,游山玩水而已。虽是皇商,一应经济世事,全然不知。不过赖祖、父之旧情分,户部挂虚名,支领钱粮,其余事体,自有伙计老家人等措办。”

“自从在此住了不上一月的光景,贾宅族中凡有的子侄,俱已认熟了一半,凡是那些纨绔气习者,莫不喜与他来往,今日会酒,明日观花,甚至聚赌嫖娼,渐渐无所不至,引诱的薛蟠比当日更坏了十倍。”


谐音整理

本回中提到被打死的乡绅之子名叫“冯渊”,谐音即“逢冤”,在前5回中作者使用了大量的谐音梗,如:甄士隐--真事隐,贾雨村--假语存,甄英莲--真应怜,丢失英莲后来逃走的仆人名叫霍启--祸起,元春、迎春、探春、惜春(元迎探惜)--原应叹息,等等。




Copyright © 天津红桥区杨洋后援团@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