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著名画家 萧玉田

北京广播电视报社2020-06-29 13:28:13

提示点击上方"北京广播电视报社"免费订阅本刊


中国著名画家  萧玉田

1945年出生,辽宁省锦州市人。工笔画大师潘兹先生入室弟子,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专家,第十届、第十一届、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现为中国工笔画学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央文史馆书画院研究员、中央国家机关美术家协会顾问、中国画学会创会理事、河北省文史研究馆馆员、河北省美术家协会艺术指导委员会副主任、承德市文联顾问、承德市美术家协会名誉主席、承德画院名誉院长。曾出版《萧玉田新绘红楼梦》《中国美术家大系·萧玉田》《中国工笔人物画技法》,设计《避暑山庄》《昭君出塞》《普宁寺和维尔茨堡宫》《颐和园》《元曲》《红楼梦》(二)《红楼梦》(三)特种邮票。



中国邮政2018年4月22日全国发行《中国古典文学名著——〈红楼梦〉(三)》特种邮票1套4枚、小型张1枚,邮票图案内容分别为:妙玉奉茶、惜春作画、平儿理妆、夜探潇湘,小型张图案内容为:雅结海棠社,全套邮票面值11.10元。














诗情余韵   画意逸馨

夜话《红楼梦》(三)特种邮票设计


  海棠泛彩际,又漾红楼情。

  2018年4月22日,邮迷们热切关注并翘首期待的《中国古典文学名著——红楼梦(三)》发行。4枚邮票表现的是“妙玉奉茶”“惜春作画”“平儿理妆”和“夜探潇湘”,小型张为“雅结海棠社”。这套邮票仍由我国著名画家、邮票设计家萧玉田先生设计。

  2016年,萧老师设计的《红楼梦(二)》受到邮迷们的一致好评,被誉为“高颜值”邮票,小型张还被《集邮》杂志评为当年度的最美设计。

  我对他如何设计《红楼梦(三)》产生了浓厚兴趣。知道萧老师很忙,有眼疾,重要的工作都安排在光线明亮的白天,日间不好打搅 ,笔者多在夜间采访他,有幸有过几次较深入的对话,听萧老师将自己对《红楼梦》这一文学名著的理解和设计此套邮票的思路、感受,娓娓道来, 助我完成了这篇“夜话”。

一、深“品”细读原著,反复“寻”绎“红楼”要义

  “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就曹雪芹提出的这个世纪难题,我向萧老师求“解”,萧老师很干脆地回答:“难有确‘解’”。他说:“当年曹雪芹在悼红轩中披阅十载、增删五次,呕心沥血写出了这部影响深远的《红楼梦》,应该是读者最多的一部文学巨著。而读者又分为普通读者、专家读者两大阵营。普通读者是大众,专家读者是小众。专家读者读红楼,要韦编三绝,要沿着小说中伏脉千里的草蛇灰线,皓首穷经的去考证、去索隐、去探佚、去破译求解,以至形成了专门研究《红楼梦》的学问“红学”,出现了数以百计的红学大家,但真正称得上解梦祭酒、红坛泰斗的又只有二十几人,是为小众。但他们的贡献、影响却是巨大的。而普通读者少则以千万计,多则数以亿计,是为大众。普通读者多数是只把《红楼梦》当小说来读,有的蜻蜓点水、不求甚解,有的手不释卷,逐渐深入,进入角色,与书中人同喜同悲,或爱或憎。但多不具备解读这部奇书蕴含的人生哲学的绝妙真意和人情社会的文化密码的能力。我是这普通大众读者中的一员,充其量是个多搜集了几个版本,多读了几遍的热心读者,或说得再好听点是个红迷,解析破译《红楼梦》超出了我的能力,自揣没有资格充当一个“解梦人”。承接了《红楼梦》邮票的设计,使我直面读懂《红楼梦》这个难题。或许因为‘书读百遍,其义自见’吧。在反复 ‘品’读原著的基础上,我也努力‘寻’绎‘红楼’要义,并尝试力求深入,使自己能按逐步加深的理解去完成《红楼梦》邮票设计。”  

  他又说“寻寻觅觅中,我明白了一点,我设计邮票是面向大众的,不是面对小众的。既然我对旧红学、新红学,红内学、红外学,考证派、索隐派、探佚派、版本派,脂学派、曹学派,易学家、道学家、革命家、流言家之间的仁智之争扑朔迷离,雌雄莫辨,难做取弃,那么就不在这些方面浪费精力,而尽全力为红迷们、邮迷们,为大众奉上一套赏心悦目的邮票,在这方面似乎还有几分自信。”

  萧玉田说:在我看来,《红楼梦》的魅力不仅仅是因为写了一个封建大家族的盛衰荣辱、皇亲国戚的宦海沉浮和一个“悲金悼玉”、“千红一哭、万艳齐悲”回肠荡气的悲剧故事,更因为曹雪芹以诗画双修的超人才华和美学造诣,扌离藻雕章,使小说充满诗的韵味,画的境界。《红楼梦(三)》邮票内容“雅结海棠社”“妙玉奉茶”“惜春作画”“平儿理妆”“夜探潇湘”,这五个场景,人、物、情、境均与诗、画有关,为我创作《红楼梦》(三)邮票图稿提供了展现诗情余韵、画意逸馨的条件。

二、小型张色调追求清新,着力营造“雅”的情境

  “《红楼梦》中关于结社、联句、论诗的铺陈体现了曹雪芹的文心匠意,特别是借书中人物所作符合每个人物各自特性的诗词,将曹雪芹诗词的才华展现得淋漓尽致。”萧玉田觉得,其中的“雅结海棠社”以及隔天的“咏菊夺魁”,无疑是全书中“诗化”的魅力展示得最充分、最令人享受、回味的篇章。

  探春是海棠诗社的发起人,是雅结海棠社的女主角,李纨是诗社的指挥调度、出题限韵和品藻衡鉴人,重要性仅次于探春。但对宝钗黛三人如何安置,萧玉田说是颇费掂掇的。纵观红楼五次结社,均是钗黛角逐,互争魁首,他人均是陪衬。萧先生问我:海棠诗社一章有一段描述您是否注意到,先是宝玉推服李纨的评阅公道,说:“你的评阅,我们是都服的”,李纨评定白海棠诗宝玉之作居于末位,宝玉并无异议,表示心服。但却对评宝钗为冠,黛玉居次,提出异议,说“只是蘅潇二首,还要斟酌”,原来宝玉要为黛玉争第一,宝玉的感情天平倾向于谁已再明确不过。如是一说,我明白了萧先生在画面的布局上,如何安排人与人的关系了。

  萧先生说结社赋诗,自古是高雅的文人韵事,全画色调追求清新清丽,是为了营造“雅”的情境。背景画庭中芭蕉、梧桐,与室内花几上的悬崖菊,共同点明结社的季节和斋馆环境。

三、“妙玉奉茶”,注意揭示人物的微妙关系

  我看到新邮预告公布的“妙玉奉茶”图稿只画了妙玉、宝玉二人,问萧先生:这一章节中出场人物有贾母、刘姥姥、妙玉、宝玉、黛玉、宝钗等众多人物,为何只画妙玉、宝玉?萧先生笑道: “你不是第一个问这个问题的人了。”他接着说,“警幻仙曲演红楼梦咏妙玉的那阙曲子《世难容》是这样描写妙玉的:“气质美如兰,才华阜比仙”,而且是唯一一位没有贾府血统又非贾府主子或亲属,而列入金陵十二钗‘正册’且排在第六位之人,可见她在小说作者心中的分量。”,你不可忽略如下描写,妙玉分别用两种不同的珍稀茶具斟茶与宝钗、黛玉,将自己常日吃茶的那只绿玉斗斟茶与宝玉。宝玉笑道:“常言‘世法平等’,他两个就用那样古玩奇珍,我就是个俗器了。”妙玉道:“这是俗器?不是我说狂话,只怕你家里未必找得出这么一个俗器来呢。”这里传递出的重要信息是:其一、此绿玉斗是连贾府这个钟鸣鼎食之家都未必能有的珍罕之物,其价值是远远超过钗、黛二人所用“古玩奇珍”级茶具的;其二、此绿玉斗乃妙玉本人常用茶具,妙玉是冷傲尘世的孤高之人,有洁癖,其程度远超同样有洁癖的黛玉,一个有严重洁癖的人以本人常用又是珍罕无比的茶具奉茶与宝玉,可见宝玉在妙玉心中的地位。

  萧玉田进一步分析道,妙玉出身名门,自幼饱读诗书,精诗词、擅弈棋,通琴韵。因幼时多病,她被送入庵寺带发修行,以避病厄。不料父母双亡,无所依傍,而皈依佛门正式出家,后因佞佛的王夫人邀请,进了贾府栊翠庵,与青灯黄卷为伴。她身在槛外,却尘缘未了,对宝玉暗生情愫,又碍于身份不能明表,奉茶之款曲尽在不言中。

  萧玉田告诉笔者,画妙玉奉茶与宝玉,仅画两个人物,除去基于如上对红楼梦的理解,还要考虑方寸艺术的艺术语言应该高度凝练,构图需要极简极精,力求收到以一当十、以少胜多的效果。

四、“惜春作画”,用“笔断意连”法外延画面

  “惜春作画”出自第四十二回,李纨遵循贾母意见,让惜春将为元春省亲建的大观园摄神传照,补上人物,作一“行乐”似的工细园林界画。因为画工细园林耗时费力,惜春拟向诗社告一年的假,黛玉说“论理一年也不多……如今要画自然得二年功夫呢”,由此可见惜春作画是个大工程。

  萧玉田先生指出,“原著描写惜春平素作画, ‘不过是几笔写意’,惜春自己也说:‘我又不会这工细楼台,又不会画人物,又不好驳回,正为这个为难呢。’,我画惜春手执画笔,端详着画面,作侧首沉思,笔不敢妄下状,既表现了惜春心中无数而凝神推敲,也着意刻画了惜春稚嫩、娇羞的神态。‘诗画本一律、天工与清新’,‘诗是无形画,画是有形诗’,因诗与画二者内在审美的相通,诗人画家、画家诗人自古以来都多见。惜春是诗社中人,又有李纨、宝玉、宝钗、黛玉一众诗人热心指导,惜春画出一幅‘诗中有画、画中有诗’的园林界画是可能的。”

  邮票语言当“简”,但一套几枚票都“简”,则会显得单调、雷同、乏味,为了使四枚邮票构图有繁简变化,此枚构图较另几幅有变化,人物较多,但人数若画得太多致画面过满,缩小印刷效果会很差。萧玉田在经营布局时将惜春作画的暖香坞花窗裁切去一部分,是化用“笔断意连”法外延画面,将观众的视线引向画外,有艺术感觉的人会意识到未在画面出现的那部分空间仍有人物,这样既收到以少示多,拓展画面空间的效果,画面又不至于拥挤不堪。

五、画“平儿理妆”,突出人物真与纯

  “平儿理妆”的故事发生在第四十四回。平儿是王熙凤的陪房丫头,贾琏之妾。用贾母的话说,平儿是“美人胚子”,为人善良包容、但处境艰难。贾琏偷情,凤姐泼醋,夫妇二人拿平儿出气,平儿无辜蒙屈挨打,涕泗滂沱,李纨、宝玉宽慰平儿,宝玉又把平儿接到怡红院,温存抚慰,并尽心侍奉平儿洗去泪痕,敷粉理妆。

  萧玉田认为曹雪芹写红楼,大旨写情。这情,有爱情、有亲情、有友情、有同情……对爱情,贾宝玉是专一的,只与黛玉两心相印,两心相许。出于“女儿是水做的,清纯干净”的观念使他乐于亲近女孩,甚至“无哓夜的与姊妹们厮闹”,但无关性爱,而是“昵而敬之”的闺友闺情。 “平儿理妆”情节,宝玉对平儿体现的是关爱,怜悯,或可视为同情。萧玉田说,画平儿理妆,写宝玉之痴,写平儿之真,强调纯净,也反衬出贾琏之类膏粱子弟的丧德与秽浊。

  萧老师特意在画面屏风上用小篆书体书写了半阙宝玉咏怡红院的诗句:“深庭长日静,两两出婵娟。绿蜡春犹卷,红妆夜未眠。”一方面点明理妆地点是在怡红院,另一方面也有为这幅与诗画关系不大的图稿,增添几许诗情的苦心。 

六、“夜探潇湘”,灯光和红衣打破画面清冷凄苦氛围

  秋窗风雨夕,疏竹滴沥,残漏声催,秋花惨淡,秋雨凄凉,孤寂缠绵中,黛玉触景悲秋而发于章句,“闷制风雨词”,抒发“牵愁照恨动离情”的愁苦之情,正当泪洒窗纱之际,宝玉不顾秋霖阻路,夜探潇湘。见到宝玉头戴大箬笠、身披蓑衣、脚踏木屐的怪异打扮,黛玉哑然失笑,驱散了悲秋情绪,而脱口而出的“渔翁”和 “渔婆”的戏言,仿佛最不经意的对话,最不经意的动作,却暴露了黛玉的心曲,二人心照不宣,令窗外的凄风苦雨一时都变得温暖起来。

  萧玉田说,此段文字,情、景、思相互生发,诗情画意与情趣交融,是很入画的情境,我很想将自己的心境和本章的物境、情境化合,以素雅的色调画出“风雨夕闷制风雨词”的“意境”。构思侧重在表现黛玉的情绪转换上,为烘托宝玉的到来驱散黛玉凄凉心境的特定情境,特意安排了暖色的灯光和宝玉的红色上衣,为清冷的画面增添一些暖色,用以打破画面为表现“风雨夕闷制风雨词”营造的清冷凄苦的氛围。

  萧玉田表示,自己画灯主要是想用暖色灯光破一破色调的清冷,既不影响凄风苦雨的风雨夕的气氛的塑造,又有助于人物情绪悲喜的转换。从大效果考虑,并未拘泥于明瓦灯、玻璃灯这些无碍大局的细节。基于同样的考虑,他还压低了此图宝玉红袄绿裤红绿两色的明度,减弱了对比度,因为红袄绿裤,色彩对比过于强烈,似乎更类似戏剧舞台效果,不符合中国画借色达意、和谐雅正的色彩观,为避俗趋雅。他刻意避免色彩的跳跃,并利用深色调的地板,着力于“风雨夕”意境的营造。

  我看他用微信给我发来此图的半成品,对地板没有透视关系提出疑问,他笑了笑说:绘制过程中还有非绘画界的朋友对此画和雅结海棠社等图稿没有门扉、窗扇提出不解,这是以寻常观察客观物象的视角衡量艺术形象。中国绘画是意象表现的艺术,是表“意”的,不是写实的,所谓“意足不求颜色似”、强调“妙在似与不似之间”之美,不同于西方写实绘画严格的讲究透视体面关系。如果感兴趣,不妨翻看一下古今中国画经典画册,你会发现类似正方形的地板画法,比比皆是,不仅古代画家这样画,当代画家也这样画,不是画家不懂透视(当代名画家多是经过严格的透视学教育的艺术家,甚至本身就是在高等美术院校任教的教授),而是刻意地按中国艺术的美学标准追求装饰性与趣味性。比如我们看京剧,演员表演开关门、上下楼梯、攻城掠寨,舞台上并没有门扉、楼梯、城寨的布景,全靠演员生动的表演令观众联想到相关场景。不妨设想一下,如果舞台上布满了实景,演员没有了表演的空间,戏剧的艺术效果可能就大打折扣了,而演员精彩的表演令观众联想到的虚拟空间、情境正是中国戏剧的魅力所在,只是需要观众有艺术感悟力。中国画与中国京剧一样,同为意象艺术,也需要营造启人以思的虚拟空间。以清代孙温画的红楼梦为例,大雪天,门无扉、窗无扇,看似不合常理,却合画理,因为这样表现打通了室内与室外的空间,有利于更好的表现人物和营造意境。夜探潇湘如果加上两扇门,阻断了室外空间,没有了秋雨风竹,“秋窗风雨夕”的意境就没有了,符合了物理,却违背了意象表达的画理。正像咫尺画面可画千里江山,春夏秋冬四季花卉可在同一画面“百花齐放”一样,重意象、轻物象,化实为虚,实从虚生,是中国艺术特有的言说方式。在不懂中国艺术的西方人眼里,这是不讲科学、不讲道理的,但却是我们中国艺术的美学语境。萧先生给我上了一次中国艺术意象表现的普及课。之后我翻阅了清·孙温绘《全本红楼梦》及当代中国画名家绘画作品集等古今画册,类似表现果如萧先生所言。

七、克服眼疾困难,如期交付邮票设计图稿

  熟悉萧玉田先生的人都知道,他对自己的人格和艺术有着极苛刻的要求。有美术评论家这样评价:“他那至善、至美的追求,他那宏大深远的艺术理想,使他完成了自己艺术精神的超越。他那儒雅、内敛、朴素的人格成就着他的艺术,而他的艺术又同时涵养着他的人格。”

  萧老师视艺术创作为自己的生命,从来是一丝不苟,精益求精,是极有“工匠”精神的艺术家。然而创作设计《红楼梦(三)》图稿,却遇到了他从事绘画艺术几十年来从未有过的经历和困难。2017年一季度,在相继参加市、省、全国三级人民代表大会后,萧老师便开始酝酿《红楼梦(三)》的创作。可是由于长期伏案工作,造成了他眼睛白内障、散光加剧,视物模糊,不时出现双影。医生要萧老师尽快做手术,但他担心手术之后,视力的恢复需要较长时间,三至五个月内不能从事高强度用眼工作而影响《红楼梦(三)》邮票的绘制,他一直拖着没去做手术。

  由于眼睛不给力,这组邮票画得很吃力。本来像勾线、点睛,是萧老师最擅长的,但他对笔者说,“绘制中频繁出现视物模糊、重影,画得很吃力,尤其是勾墨线,常常在行笔中,眼前一模糊,线描就偏离了轮廓”“人物多的画面,因为画幅不大,画中人物眼睛只有2、3毫米大小,点睛时找不准位置,甚至点到眼睑之外。”而丝绢上勾墨线,一旦勾错,既不能挖补又不能擦洗,只能重画,总共五幅图稿,重画达三幅之多。

  在这种情况下,他也尽量“策略”一点地安排工作,在上午趁视力、体力稍微好些的时候,画重要部位如脸部五官,还有需要一气呵成的长线(衣纹)部分;视力有疲劳感时,则画背景和不太重要的部分。

  20 15年底,画《红楼梦(二)》正稿时,只用了一个月零4天时间;而《红楼梦(三)》邮票耗费的时间、精力,是《红楼梦(二)》的三四倍都不止。

  凭着对艺术的热爱和对工作的高度负责,萧老师克服眼疾带来的重重障碍,在保证质量的前提下,最终按时如期交付了《红楼梦(三)》邮票的图稿。我们期待着这套邮票问世,并带给我们新的欣喜。                                       

□危春勇 

(江西《信息日报》编委、高级编辑、国家邮政局特邀社会监督员)





来源:北广人物


监制:张震

编辑:李鹏



Copyright © 天津红桥区杨洋后援团@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