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人视听|《蒋勋细说红楼梦》第80回8002

内在语2020-09-28 09:40:16


私人视听|静心阅读



这里,有繁华、幻灭的空灵与哀伤,有青春的孤独、寂寞和彷徨,更有活泼泼的真生命,热辣辣的真性情。 


蒋勋:台湾著名画家、诗人、作家、美学家。其文笔语言清丽流畅,兼具感性与理性之美,深受多方喜爱和好评。



第80回

美香菱屈受贪夫棒

王道士胡诌妒妇方


梗 概


夏金桂改香菱为秋菱。

金桂抻用宝蟾和薛蟠撵去香菱,香菱随宝钗,并酿成干血之症。金桂又作践宝蟾。薛蟠悔恨不该娶了这搅家星。宝玉奉贾母之命往天齐庙还愿烧香。


宝玉把李贵等打发出去了,只留茗烟。向王道士打问有贴女人的妒病的方子没有。王道士胡诌疗妒汤。迎春向王夫人诉说孙始祖不堪,王夫人归之天命。


迎春哭道:我不信我的命就这么不好!从小儿没了娘,幸而在婶子这边过几年心净日子,如今偏又是这么个结果!晚歇旧馆紫菱洲,后惧孙绍祖之恶而被接走。




—— 收听 ——

( 点击音频,即可收听 )

( 第80回 02)


(给小编的辛勤工作点个赞吧!)

只因薛蟠天性是"得陇望蜀"的,如今得娶了金桂,又见金桂的丫鬟宝蟾有三分姿色,举止轻浮可爱,便时常要茶要水的故意撩逗他。宝蟾虽亦解事,只是怕着金桂,不敢造次,且看金桂的眼色。金桂亦颇觉察其意,想着:"正要摆布香菱,无处寻隙,如今他既看上了宝蟾,如今且舍出宝蟾去与他,他一定就和香菱疏远了,我且乘他疏远之时,便摆布了香菱。那时宝蟾原是我的人,也就好处了。"打定了主意,伺机而发。

  这日薛蟠晚间微醺,又命宝蟾倒茶来吃。薛蟠接碗时,故意捏他的手。宝蟾又乔装躲闪,连忙缩手。两下失误,豁啷一声,茶碗落地,泼了一身一地的茶。薛蟠不好意思,佯说宝蟾不好生拿着。宝蟾说:"姑爷不好生接。"金桂冷笑道:"两个人的腔调儿都够使了。别打谅谁是傻子。"薛蟠低头微笑不语,宝蟾红了脸出去。一时安歇之时,金桂便故意的撵薛蟠别处去睡,"省得你馋痨饿眼。"薛蟠只是笑。金桂道:"要作什么和我说,别偷偷摸摸的不中用。"薛蟠听了,仗着酒盖脸,便趁势跪在被上拉着金桂笑道:"好姐姐,你若要把宝蟾赏了我,你要怎样就怎样。你要人脑子也弄来给你。"金桂笑道:"这话好不通。你爱谁,说明了,就收在房里,省得别人看着不雅。我可要什么呢。"薛蟠得了这话,喜的称谢不尽,是夜曲尽丈夫之道,奉承金桂。次日也不出门,只在家中厮奈,越发放大了胆。至午后,金桂故意出去,让个空儿与他二人。薛蟠便拉拉扯扯的起来。宝蟾心里也知八九,也就半推半就,正要入港。谁知金桂是有心等候的,料必在难分之际,便叫丫头小舍儿过来。原来这小丫头也是金桂从小儿在家使唤的,因他自幼父母双亡,无人看管,便大家叫他作小舍儿,专作些粗笨的生活。金桂如今有意独唤他来吩咐道:"你去告诉秋菱,到我屋里将手帕取来,不必说我说的。"小舍儿听了,一径寻着香菱说:"菱姑娘,奶奶的手帕子忘记在屋里了。你去取来送上去岂不好?"香菱正因金桂近日每每的折挫他。不知何意,百般竭力挽回不暇。听了这话,忙往房里来取。不防正遇见他二人推就之际,一头撞了进去,自己倒羞的耳面飞红,忙转身回避不迭。那薛蟠自为是过了明路的,除了金桂,无人可怕,所以连门也不掩,今见香菱撞来,故也略有些惭愧,还不十分在意。无奈宝蟾素日最是说嘴要强的,今遇见了香菱,便恨无地缝儿可入,忙推开薛蟠,一径跑了,口内还恨怨不迭,说他强奸力逼等语。薛蟠好容易圈哄的要上手,却被香菱打散,不免一腔兴头变作了一腔恶怒,都在香菱身上,不容分说,赶出来啐了两口,骂道:"死娼妇,你这会子作什么来撞尸游魂!"香菱料事不好,三步两步早已跑了。薛蟠再来找宝蟾,已无踪迹了,于是恨的只骂香菱。至晚饭后,已吃得醺醺然,洗澡时不防水略热了些,烫了脚,便说香菱有意害他,赤条精光赶着香菱踢打了两下。香菱虽未受过这气苦,既到此时,也说不得了,只好自悲自怨,各自走开。




每一本打开的书/都是漫漫长夜



(给小编的辛勤工作点个赞吧!)





蚀骨的冷 

—— 员晓敏,媒体人,

热爱朗读与歌唱。

《内在语》、《吟诗立卷》,

我声音的世界,无限的乾坤。



《吟诗立卷》

ID:yinshilijuan0701

万古长空  一朝风月





《内在语》

ID:NEIZAIYU

言外之意  弦外之音



长按以上二维码添加关注分享交流


声明:《内在语》公众平台致力于传递国学之美。私人视听《蒋勋细说红楼梦》来源于网络,本平台特别收录编辑制作,如转发请注明来源,本平台不承担由于内容的合法性及真实性所引起的一切争议和法律责任。


关注置顶《内在语》微信公众号,每一个诗意的夜晚视听、阅读与您不再擦肩而过。




点击阅读原文查看更多


Copyright © 天津红桥区杨洋后援团@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