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魂刀-第三回 夜归

启才有约2021-11-20 07:21:24

诗曰:明月高挂照归人,

            何须戮力擎大灯。

            两心茫茫相见欢,

            不负如来不负卿。

 

话说两个老头离开后,一转眼又到了春种季节,家家户户都忙活开了。娇娘带着敬一上山,看着一路上的风景,想着云哥离开时说的那些话,怎么也高兴不起来。敬一却很开心,蹦蹦跳跳得走在前面,时不时回头看看娘,他眼前这一眼望过去的春景,仍然还是像去年一样。

野草开始疯狂得长起来了,布满了整个山坡,染得这一片世界就像刚出生一样。兔子似乎也很爱这种感觉,几只大胆一点的,探头探脑得出来觅食,零零星星得奔走在这草地上,在这绿色大地上打滚撒野。山坡之间的马尾松林子里,有几只胆小的野鸡,一听到声音,呼的一下又逃开了。听老人讲,这山里有狼,有虎,有好多蛇,甚至还有好多都不知道名字的奇珍异宝,可是,敬一却没见过。


山下热闹非凡,正是一年一度的“春祭”。


这里原是一片原始大森林,早年天下大乱,为避祸事的郎、李、白、花、冷五个兄弟结伴到了这里,扎了根,繁了衍,以致有今天的景况。这个故事却很长,不是一两句话说得清的。开春下种之前的春祭,却是全村一直以来恪守的规矩:

五姓各家,由各家长老组织召集本姓男丁,共同在村中搭建一个筵席场,设立祭台在场中央。

五姓各家,轮流主持春祭。没有参与祭台搭建仪式的,其家人不得参与春祭。


这里也因此叫做春祭村。一年一度的春祭热闹非凡,异常隆重。然而,在这个时候,郎云山和冷锋还没有回来。家里烦闷得很,娇娘带着敬一到山上去了,花蓉却只能在家里抱着孩子。


明天就是正式搭建祭台的日子,天色渐渐得暗下来,娇娘和敬一也踏着回家的步子。十五的月亮总是那么的圆——


夜深沉,周围的景色慢慢只剩了轮廓,只留了精神,丰富多彩似乎与此时无关,人在家里,鸟归了林,兽藏于洞。两兄弟却在这个时候悄悄得回来了,郎云山扛着一块木头,冷锋捧着一块矿石,前前后后得走着。不多时,就到了村头,又各自往自家走去。


敬一已然睡去,敬一奶奶也睡了,独留娇娘似有所思,似有所事般得怎么也睡不着。哗的一下,门却开了!娇娘习惯性得怔了怔身子,继而是热泪盈面,继而是木然呆坐。


“怎么可能?为什么会是今天?”娇娘想着。

还未来得及多想,这个眼前的男人已然走到了身边,轻轻得为她拭去眼泪,拥她入怀。

这些天来所有委屈,所有艰难,所有孤独,所有寂寞,所有思念,所有担忧,所有期待,在这一刻似乎都被融化、消解。说不上是欣喜,是满足,是快乐,似乎这一辈子,最幸福的莫过于此!


“娇娘,我回来了,我回来了!”

“云哥——”

“嗯,我知道的,我都知道——”

“我们都回来了,锋子也回来了,这会应该到家了。我们拿到了——”

“云哥,我知道你一定可以的,一定会成功的。”

“嗯,我们还赶上了明天的祭台仪式——”


这晚,娇娘从来没有这么安稳过,从来没有这么幸福过,连天边的野鸟都能感受到,连天上的明月都能看到。


太阳升起来的时候,家里的公鸡放开喉咙得喊,云山也在这个时候起床了。娇娘却还没醒来,谁会在这种幸福感中轻易醒呢?云山收拾一下,径直往冷锋家走去!


路上却碰到了冷锋。两个人说说笑笑得朝村中筵席场走去,一路不约而同得又有人加入了这个队列。开始是吃惊,继而是惊喜,继而是振奋,轰轰闹闹得朝筵席场走去。


今年的春祭由李家主持,李三爷早就在那里了,陪在左右的几个年轻人一点都不敢怠慢。陆陆续续,在太阳探出山凹前,该来的都来了!





Copyright © 天津红桥区杨洋后援团@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