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校长的“鸿鹄志”,让人想起了《红楼梦》

豆包也算干粮2021-11-21 08:51:25


昨天,是五四青年节,同时也是北大120年校庆的日子。在这一天,也凑热闹起来,写了一篇他们老校长胡适的文章。可惜,没火,点击量可怜的只有三十几个。以前凑热点,经常性的成百上千。这是怎么了?难道北大的关注度下降了?


不可能啊!前段时间,有关北大的消息,还引起了一阵大讨论,全网都是404。我写的好几篇文章,有的一出来就阵亡了,有的直接胎死腹中。


后来我才知道,原来这是有原因的。



什么原因呢?大家都知道了:在北大120周年校庆的致辞时,校长林建华把“鸿鹄(hu)之志” 念成了“鸿浩(hao)之志”;把”莘(shen)莘学子”,念成了”Jīngjīng学子了”。


一下子,林建华成为了北大120周年校庆的主角。


在微博中,看到了有这样一个解释,值得一读:


北大校长今天(5月4日)在北大120周年校庆典礼致辞,将“鸿鹄志”读成“鸿浩志”,引来一片哗然。不少网友说,初中课文《陈涉世家》就有“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北大校长竟然连初中语文水平都没达到。上网查询北大林建华校长信息后,我想为他辩护一下。林校长与我同龄人,小学中学都是文革中混过来的,我们的中学语文,马恩列斯毛文章、鲁迅小说杂文、人民日报社论评论通讯等,为数十分有限的几篇古典文学,没有《陈涉世家》。即使这样厚今薄古的语文教材,也很难顺利完成教学任务,因为当年中学,阶级斗争是主课。1977年恢复高考,林建华校长考上北大化学系,而后硕士博士。我本科也上的工科大学,深知我们这代文革中学生出身的理工科大学生普遍“文盲”,现在当教授、院长、校长,发言读错字音的,多的去了,例子一抓一大把,只是他们没有北大校长在北大120校庆这么个特殊时刻引人关注。我想说这类低级语文错误是时代造成的,我们没有必要攻其一点,不计其余。我想改革开放后,完整接受中学语文教育的理工科大学生,不可能再犯这类错误。(@种豆得瓜谢不谦)



出于历史的原因,像林建华校长这代人,没有接受一个完整的教育。学理工科者文字功底弱,这是一个普遍的现象。“种豆得瓜谢不谦”说的一点都不错,从林建华日后的发展历程来讲,恐怕也很难再去读一些“没用”的文学之类的书籍了。所以,林建华教授读错字,情有可原。


但是,林建华此时的身份却不同了,他不在是一个理工科的教授,而是名满全球的北大的校长啊。要知道,北大以“文”声名远播的啊!在这样一所学府中,校长的文学修养竟然是这样,让人不知作何感想了。


更重要的是,此刻可是北大120周年的校庆,不仅仅是国内有无数的眼睛盯着,国外也关注得很啊!好在,国外懂汉文的不多,丢人只丢在了国内。


这件事发生之后,网友们一致声讨写这篇文章的“小秘”,怎么不懂得给领导注拼音?其实,小秘挺委屈的,他怎会知道,堂堂北大校长不会念“鸿鹄之志”与“莘莘学子”?即使注了,按照“种豆得瓜谢不谦”老先生陈述的事实来看,林校长恐怕也不会读,以为这是英文呢!



在校庆没来临之前,有一部分北大人“人心惶惶”,生怕有人“捣乱”。没想到,最后却是他们自己的校长“马失前蹄”。


忽然间想起了《红楼梦》七十四回“惑奸谗抄检大观园 矢孤介杜绝宁国府 ”,贾探春说了一段话:“可知这样大族人家,若从外头杀来,一时是杀不死的。这可是古人说的,‘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必须先从家里自杀自灭起来,才能一败涂地呢!”


同时,我也吸取了一个“教训”。下一次再有林校长讲话时,打死也不写胡适了……





Copyright © 天津红桥区杨洋后援团@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