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勋说红楼梦 第48回上-3

阅读与实践2018-11-08 13:01:18

一面说,一面命香菱收拾了袭褥妆奋,命一个老燎媛并臻儿送至蘅芜苑去。”

    香菱听了就很高兴,笑着跟宝钗说:“我原要和奶奶说的,大爷去了,我和姑娘作伴儿去。”其实,香菱对大观园早就有一种向往。《红楼梦》中有很多腐败跟堕落,可是有几个年轻的孩子,他们很在意自己的生命,希望活出生命最美好的一面。所以我们一直说,大观园本身是一个象征,是一个提高生命境界、活出生命意义的象征。香菱心里早就想去,只是不好意思讲,她说:“我又恐怕奶奶多心,说我贪着园内玩;谁知你竟说了。”这就是宝钗的世故或者说心机。我们常觉得世故跟心机是负面的,其实《红楼梦》中写宝钗的世故跟心机,并没有负面的意义。只是说她善解人意,很容易看穿别人的心思,并帮助别人达成某种心愿。

    薛宝钗笑道:“我知道你心里羡慕这园子不是一日两日的了。只是没个空儿,就每日来一趟,慌慌张张的,也没趣儿。所以趁着这机会,率性住上一年,我也多个作伴的,你也遂了心。”这也就难怪香菱后来死心塌地服侍宝钗,因为她的命运整个被宝钗改变了。之后香菱就有点得寸进尺,笑着说:“好姑娘,趁着这个工夫,你教给我作诗罢。”

诗言志

    我们常讲“诗言志”,重要的不是你会不会写诗,而是你有没有梦想,有没有对生命境界的追求。所以生命中没有诗,其实是一个很大的悲哀,说明你梦想的火焰已经熄灭了。香菱让宝钗教她写诗,表示她生命的梦想还没有破灭,她想借助写诗,使自己的生命得以开展。宝钗就笑她说:“我说你‘得陇望蜀’呢。”“陇”是甘肃,“蜀”是四川,就是说你得了甘肃,又想得四川,也就是得寸进尺的意思。

    “我劝你今儿头一天进来,先出园东角门,从老太太起,各处个人你都瞧瞧,问候一声)L。”好,宝钗的个性出来了。因为这个人是她带进来的,所以这个人有没有礼貌,跟她也有关系。“也不必特意告诉他们说你搬进园来。若有提起因由的,你只带口说我带了你进来作伴儿就完了。”从这里你也可以看到宝钗的小心谨慎,因为她也是贾家的客人,所以不想给别人留下口舌。

    “香菱答应着才要走时,只见平儿忙忙走来。香菱忙问了好,平儿只得勉强赔笑相问。”注意这里的“勉强赔笑”。宝钗连忙笑着跟平儿说:“我今儿把他带了来作伴儿,正要打发人去回你奶奶一声]Lo”平儿就有些不好意思,说:“姑娘说的是那里话?我竟没话答应了。”就是说你是主人,你可以做主的,不用特地跟凤姐说。宝钗道:“这才是正理。店房也有个主人,庙里也有个住持。虽不是大事,到底告诉一声,便是园子里坐更上夜的人知道添了他两个,也好关门候户的。你回去就告诉一声罢,我不打发人说去了。”

    “平儿答应着,因又向香菱笑道:‘你既来了,也不拜一拜街坊邻舍去?’”宝钗笑着说:“我正要叫他去呢。”好,注意一下,平儿为什么说这句话。平儿来绝对不会没事的,可是当着香菱的面,有些不方便讲,所以就想把香菱支开。前面讲香菱跟她问好,她勉强赔笑,就是因为她心里有事,很着急,只好敷衍一下。所以《红楼梦》中每句话,都是很讲究的。宝钗一听,大概也就明白了平儿的意思,就说我正要叫她去呢。平儿又补充了一句:“你且不必往我们家去,二爷病了在家里呢。”香菱于是答应着走了。

贾赦买扇子

    平儿看到香菱走了,才拉着宝钗悄声说道:“姑娘可听见我们家的新闻了?”宝钗说:“我没听见新闻。因连日打发我哥哥出门,所以你们这里的事,一概不知道,连姊妹们这两日也没有见。”宝钗遇到这种事,常常都是推得一干二净,说我什么都不知道。我不晓得宝钗到底知不知情,即使她知道,也会说不知道。平儿笑着说:“老爷把二爷打了个动不得,难道姑娘就没听见?”宝钗说:“早起恍惚听见一句,也信不真。”

    宝钗的回答很有趣,刚才不是说完全不知道吗?现在又说我好像听人家讲了一句,可不确定是真是假。然后又问:“又是为了什么打他?”平儿就咬牙骂道:“都是那贾雨村!什么半路途中,那里来的饿不死的野杂种!认了不到十年,生了多少事出来!”贾雨村再次做官,就是靠了贾政的推荐。

平儿对这个贾雨村非常反感,先是忍不住骂了几句,骂完之后,就开始跟宝钗讲这件事的经过:“今年春天,老爷不知在那个地方,看见了几把旧扇子,回家来看家里所有收着的些好扇子都不中用了,立刻叫人各处搜求。”你知道古代的文人手上流行拿一把扇子,有的是象牙骨的、有的是鸡翅木的、有的是玉屏竹的,其实就是在攀比,就像现在比名牌差不多。我觉得人没有  自信的时候,常常要比的就是这些东西。

    “谁知就有一个不知死的冤家,混号儿世人叫他作‘石呆子’,穷得连饭也没的吃,偏他家就有二十把旧扇子,死也不肯拿出大门来。”这种收藏古董的人多少都有一点呆,就是喜欢那个扇子喜欢得不得了。“二爷好容易烦了多少情,见了这个人,说之再三,他把二爷请到他家里坐着,拿出这扇子略瞧了一瞧。据二爷说,原是不能再有的了,全是湘妃、棕竹、庭鹿、玉竹的,皆是古人写画的真迹,回来告诉老爷。”这个贾琏也有些没脑子,还不知道人家卖不卖,就先告诉了他父亲贾赦。

    “老爷便叫买他的,要多少银子给他多少银子。偏那石呆子说:’就算饿死冻死,一千两银子一把我也不卖了’老爷没办法,天天骂二爷。已经许他五百两了,先兑银子后拿扇子。他只是不卖,只说:‘要扇子,先要我的命!’姑娘想想,这有什么法子?谁知雨村那没天理的听见了,便设了个法子,讹他拖欠官银子,拿他到衙门里去,说所欠官银,变卖家产赔补,把这扇子抄了来,作了官价送了来。那石呆子如今不知是死是活。”

未完待续……敬请期待(每天更新一次哦)




本着尊重蒋勋老师版权的原则,我本人也是通过正规渠道购买的正版书籍及音频资料。所以敬告各位关注本公号的朋友们,本公号中的《蒋勋说红楼梦》音频与文本材料仅限于交流学习之用,请勿用于商业场合。




Copyright © 天津红桥区杨洋后援团@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