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爱园] 网络小说都有些啥神话符号?——解读《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系列

民俗学论坛2019-11-03 07:21:08

点击上方民俗学论坛”可订阅哦!

▲图为“蛊雕”,是一种似鸟非鸟,似豹非豹的食人兽,独角,叫起来像婴儿啼哭。

解读《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系列

(一)现代网络小说中的神话符号

唐七公子所著古风小说《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主要讲述:远古时期众神凋零,现今只存了天族、鬼族、神族,神族狐帝白止膝下得了四个儿子一个女儿,这小女儿名唤“白浅”;父神盘古仙逝后,将其嫡子墨渊的同胞弟弟元神脱胎于一枚鸟蛋(影视剧中为金莲),后托生为天族太子,名唤“夜华”;两人以父神养大的第一只凤凰折颜上神所建的“十里桃林”为主要场景,所经历的三生爱恨、三世纠葛的故事。


其中穿插了鬼族、神族、天族等四海八荒内部族诸多神话传说故事,如鲛人族之战、神鬼若水河畔大战、上古四神兽等,使各类神话故事得到不同程度的呈现故事。在这其中富有特色的便是增添了极为丰富的、多元化的神话符号,在吸引读者的同时也极具研究价值。


神话因时代久远而更具不确定性和探索性,从而有更大的创作演绎空间,除此之外,中华文化独特的吸引力也保证了最基本的阅读群体,因此神话体裁深受诸多网络写手的喜爱。古风小说《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中,其神话符号对古神话原型有继承也有发展,具体表现在几个小说的人物设置上。

 

青丘帝姬&《山海经》

符号是指具有某种代表意义的标识,是意义的载体。小说中第一女主角白浅,身世则是青丘之国九尾白狐族,白止帝君的幺女。小说中的青丘之国,源自《山海经》。


《南山首经》其上有如下记载:“又东三百里,曰青丘之山 ,其阳多玉,其阴多青雘。有兽焉,其状如狐而九尾,其音如婴儿,能食人,食者不蛊。有鸟焉,其状如鸠,其音若呵,名曰灌灌,佩之不惑。英水出焉,南海注于即翼之泽。其中多赤鱬,其状如鱼而人面,其音如鸯鸳,食之不疥。”


小说中此处便是化用《山海经》中的青丘之地与狐族神化的神话符号,将小说环境与人物定位在上古时代,也就是中华先民们创世纪的故事,通过对华夏故土的兴趣点和认同感来吸引读者。


对于符号来说,既有“所指”,也有“能指”。小说中化用的《山海经》中的神话符号,“所指”是历史上的真实著作和记录,而“能指”则是对其进行了部分演绎。


《山海经》在历史上保留了远古时代的文化气息,记录了古代的氏族世系表,有伏羲、女娲世系、炎帝世系等,时间跨度上千年,甚至几千年,从而为小说中的动辄“睡了几千年”、“过了几万年”营造背景,也为“三生三世”的故事情节提供了更好的叙事逻辑,提高了文章的缜密性。

小说中的重要场景之一“东荒俊疾山”,在《大荒东经》中记录为“东荒之中,有山名曰壑明俊疾,日月所出。有中容之国。”而在小说中便演绎成凡界与天界相邻近的一座山,无人居住,仅有“素素”一人;与之类似的还有白浅四哥府邸建在“北海”一带,居住有“鲛人一族”,则都是在《山海经》中真实存在的地区名称,只是具体“能指”得到了演绎。


《山海经》作为上古时代的巫术、医药书,它真实记录了上古时代的疾病名、中草药及药理,在小说中长在东海瀛洲,可帮仙人度修为复活“神芝草”以及“东荒俊疾山”上的 “腐肉草”等等,都是在《山海经》原有的基础上进行了不同程度的演绎。


总之,整本小说以《山海经》的记述事实和叙述方式作了基调,进行了不同程度的演绎和改编。此外“帝姬” 一词化用的是宋徽宗仿周代王姬称例,改称公主为帝姬的史实,小说第二女主角白凤九身份为青丘“小帝姬”,也是化用这一史实。

 

九重天太子夜华&《吕氏春秋》、简狄吞卵

小说第一男主角夜华,其人物设置是诸多神话符号的几何体,其中代表性的有两处。


第一处则是关于“九重天”,中国传统神话传说中关于“九重天”的概念,《吕氏春秋》曰:“天有九野,何谓九野?中央曰钧天,东方曰苍天,东北曰变天,北方曰玄天,西北曰幽天,西方曰颢天,西南曰朱天,南方曰炎天,东南曰阳天。” 


“九重天”被认为是天地间最高神祇所在地,在小说中演绎的是“远古神祇消失的消失,沉睡的沉睡,还活在这世上的,左右数来,不过九重天上的天君一家、隐在东海之东十里桃林的折颜上神及青丘之国的白止帝君一家而已。”


且天族并不是最高通知,而是与神族并列的存在,如天族与鬼族擎苍在若水河畔大战时,身为 “司音”——天族司战之神座下的弟子,白浅可以替师父出征,合情合理,而如若身为“小五”——青丘帝姬(女君),白浅则需要思量一番,因为如若插手,则是与鬼族结仇,不合当时秩序,这也是天族要与青丘联姻的原因之一。

第二处是夜华的前身——鸟蛋,其神话符号“所指”是“吞鸟蛋生人”的故事,是商代始祖商来源的神话故事。具体记载为:“契作为商族由母系氏族社会向父系氏族社会过渡的第一位男性首领,是黄河下游的古老的夷人部落,帝喾高辛氏后裔。相传有娀氏女简狄与二女行浴,有玄鸟飞过堕其卵,简狄取而吞卵,因而怀孕生契,契为商人始祖。”


在小说中演绎成为:母神孕有双胞胎——墨渊、夜华,而母神因补天伤胎,只诞下墨渊,父神将夜华元神脱胎于鸟蛋,被天后吞食后出生为太子;这一情节在影视剧中改编为一朵金莲,被天后带回天宫后受感应出生为太子,该情节也有“踩神之足迹感应受孕”及“金莲托生”的神话原型。总之,夜华这一小说人物设置,是一个形象饱满、集众多神话符号于一身的中华文化的特色综合体。

 

东华帝君&《易经》、道教

东华帝君,在小说中是极具文化意义的人设,是“因生于碧海苍灵,东荒一方华泽,故起名东华”的上古神祇,诞于远古洪荒时代,无父无母,乃是天地共主,四海六合八荒无战事之后,便避在一十三天太晨宫中,主要掌管神仙的仙籍。


而中国传统神话中,东华帝君是与汉代记载代表阴阳中“阳”的男神东王公为同一形象,而东王公又称木公、东皇公,与战国楚地信仰东皇太一神,即《九歌》体系里的至高神有关,此类现象在郭沫若的《卜辞中的古代社会》一文中有相关解释:“神话传说中人物,一人化为二人以上,一事化为二事以上,乃古今中外常有之事,因此两者之间实为一人。”


小说中对其描写完全化用《九歌·东君》内容:“暾将出兮东方,照吾槛兮扶桑。抚余马兮安驱,夜晈晈兮既明。驾龙辀兮乘雷,载云旗兮委蛇。长太息兮将上,心低徊兮顾怀。羌声色兮娱人,观者憺兮忘归”。


具体说来,东华帝君则是道教和《易经》在小说中的化用。东王公在道教中被认为是视察天下修道学仙之人道行之神,所以凡是得道升仙之人,需先拜东王公,再拜仙界众女仙之首西王母,然后才能飞升进入九天,再入三清境谒拜元始天尊、灵宝天尊和道德天尊。而东华上仙在天下苍生为始时,生于碧海之上,创造万物。


在东方主理阴阳之气,在仙界地位极高。后大约在唐朝末年,又有与吕洞宾的前世今生的记载:“玉帝颁旨给太上老君,明令8个仙位给天下有德之士,使其位列仙班,成就八仙之数。不想门外青牛精撞响天鼓,致使凡间天崩地裂。玉帝指责东华上仙,贬他下凡,历尽劫难,再重归天界。太上老君怕他在凡间受难,隧赠送他一条紫阳巾,为其护体”。

▲东华帝君

这些在《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以及《三生三世枕上书》中都有演绎:“一袭紫衫清贵高华”、“下界历劫后重列仙班”、“飞升上仙”、“飞升上神”等都是关于道教的神话符号。


关于《易经》的内容,小说中,东华帝君是与父神不相上下的神,天地伊始则为天地共主,看着天地如何形成变换。在《易经》当中关于天地的描述:“太极”为气,是分清、浊,谓“两仪”。盘古开鸿蒙,清气上而衍周天,浊气沉而化大地。然,混沌无极,上下无度、八方不存,清气之谓“上”者,概以沉积之大地居中,延展两极。故,天地之形,恰如葫芦,地居中颈。清气有太阳者、变阳者,浊气有变阴者、太阴者,是为“四象”。


太阳,八卦论为乾、兑,应之天、泽。地之顶,有九重天;地之底,有十八泽。变阳,八卦论为震、离,应之雷、火。九天之上有神雷;十八泽之中出阴火。变阴,八卦论为巽、坎,应之风、水。衍化、孕育生灵。太阴,八卦论为坤、艮,应之地、山。承载世间万象、沧海桑田。阴居中,阳处两极。


地居中,以之为基,视周天星辰流转、十八泽深渊翻腾,故曰:地静,天动。静为方,动为圆,所谓“天圆地方”。生灵出乎“浊”,演人教大兴,顶天立地、翻滚红尘、沉迷六欲、执着七情、体味百态,演大千世界繁华盛景、光怪陆离,正合造化之妙,有后天之功。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天、地、人,合为“三才”。天主气,天数乃大势,气数应之。地主精,精血为体,依托魂灵。人主神,神、形相倚,心、性相果。


这些描述在小说中“东华帝君”这一角色中有不同程度的演绎,“四海八荒这许多神仙,却没有哪个能比东华帝君更有神仙味”。总之,不仅东华帝君,整部小说诸多方面,如“夜华”“白浅”名字各取黑白,暗合太极中的阴阳等,都是与道教、《易经》中的神话故事有渊源。

 

司命&《楚辞》

司命,小说中东华帝君的随身侍官,掌管人间事务,主管凡人气运。而在中国传统神话传说中“司命”则是掌管人的生命的神,《云笈七签》记载:司命,文昌星神君,字先常,天子司命之符也。中央司命者,或曰制命丈人,主生年之本命,摄寿天之简札,太一变魂而符列,司命混合太一,以行籍而由之,故称丈人焉。名理明,初字元度卿,一名神宗,一名灵华。


老君曰:左司命一人也,姓韩名思,字元信,长乐人也。司灵、司伐等属焉。左司命有三十六大员官。右司命姓张名获邑,字子良,广阳人也。司录,司非等属焉。右司命也有三十六大员官。天师曰:韩张二司命,皆汉高帝之臣也。文昌帝君应世化生,有七十三化,七十九化之说。掌管着三界的命格。而在小说中则是掌管只掌管凡人气运,却也是位置极为重要。


司命所体现出来的主要是与《九歌》有关的神话符号。《九歌》是《楚辞》篇名,原为汉族神话传说中的一种远古歌曲的名称,而经战国楚人屈原据汉族民间祭神乐歌改作或加工成十篇,分别为《东皇太一》、《云中君》、《湘君》、《湘夫人》、《大司命》、《少司命》、《东君》、《河伯》、《山鬼》、《国殇》(包含《礼魂》)。其中《国殇》一篇,是悼念和颂赞为楚国而战死将士;多数篇章,则皆描写神灵间的眷恋,表现出深切的思念或所求未遂的伤感。小说中关于《九歌》的演绎也是甚多。

小说这一文体以其特有的文学表现手法,在叙事文学领域堪称“翘楚”,古往今来皆是如此。“市井俗人喜看理治之书者甚少,爱适趣闲文者特多。”


小说故事“也不愿世人称奇道妙,也不定要世人喜悦检读,只愿他们当那醉淫饱卧之时,或避世去愁之际,把此一玩,岂不省了些寿命筋力?就比那谋虚逐妄,却也省了口舌是非之害,腿脚奔忙之苦。”


网络文学伴随着网络的产生和普及,为中国文坛注入了新的活力。网络小说作为新兴网络文学的代表,对它的研究可以很好的把握未来社会价值和经济价值的方向,为形成新的民间文学观念提供指导。


(作者为上海社科院2016级民俗学研究生)

    文章来源:“尚社非遗”公众号2017年3月11日发布内容

    图片来源:原文和网络

免责声明: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立场,与本号无关。

版权声明:如需转载、引用,请注明出处并保留二维码。


 

民俗学论坛

编辑团队

顾问:叶涛   巴莫曲布嫫   施爱东

主编:王晓涛

副主编:彭佳琪   崔若男

责任编辑:崔若男

图文编辑:崔震


民俗学论坛

    微信号:folklore-forum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我们

投稿 | 合作 | 交流 | 联系

folklore_forum@126.com


Copyright © 天津红桥区杨洋后援团@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