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医院做手术,医生竟然是那夜的男人……

伴暖小说2018-11-08 16:50:04


第1章 抛弃

施澄有过一段刻苦铭心的暗恋。

当暗恋成为明恋,她心里的爱意都快溢出来,于是对待这段感情更加的小心翼翼和珍惜。

所以在韩临提出结婚的时候,她想也没有想就同意。

……

他们的婚礼在海岸边举行。

施澄满脸幸福的走向她的新郎韩临。

他们一起站在宣誓的阶梯上,神父将要宣布致辞。

这时原本只有三人的台阶,突然多了一个穿西装的男人。

“总裁,电话。”助理迫不得已顶着宾客的异样目光,走上台阶将手机递过去。

韩临没有因为助理的打断而生气,他早对助理嘱咐过,只要是路熹微的电话,无论什么情况下都必须要给他接听。

刚开口叫了一声“微微”,听筒那边就传来女人凄厉的哭喊。

“韩临,救我呜呜,救救我,我快被易锡城打死了,救命,你快来救我好不好,韩临……”

路熹微的声音撕心裂肺,站在韩临身旁的施澄听的清清楚楚,她怔怔的对上韩临清俊的脸庞。

新郎早没了往日淡漠的神情,此刻脸上显见的焦急是施澄不曾见过的样子,大脑嗡嗡作响,她一下就心慌了。

像是有预感一般,在韩临将要迈出脚步时,她伸手紧紧抓住男人的手臂,韩临的视线从施澄抓着的手移到她的脸上。

“韩临,你不要去。”她的声音小而弱,底气不足还带着微微的祈求。

韩临眸光温度骤降,看着她一字一句说:“我不去,看着微微死吗?”

“你帮路熹微报警吧,警察的速度肯定比你快!今天是我们大婚的日子,你不能抛下我,你不要抛下我。”施澄眼眶已经红了,楚楚可怜的样子让常人看了都心疼。

但韩临不是什么平常人,也没有多余的怜悯之心,他的感情全都倾注在了路熹微身上,只淡淡的道:“她不能没有我。”

说着,他一把甩开了施澄抓着的手,施澄被这股大力甩的连连后退,腰部撞在台柱尖端,痛的她直冒冷汗。

电话没有挂断,韩临仍举着手机在耳边,听筒里路熹微求救的声音渐渐变的微弱。

脚步飞快迈下阶梯,他毅然决然的丢下了新娘子,不顾全场哗然而离开。

“韩临!”施澄忍痛拖着厚重的婚纱裙摆追上去,但韩临的脚步实在是太快。

她忽视掉宾客嘲讽的目光与讥诮的笑声,踉跄的跑着,红着眼大声吼叫:“韩临,你不要走!”

你别走啊韩临,你怎么能抛弃我一个人呢?今天是我们的婚礼,你怎么可以因为一个电话就离开?!

她哭红了眼睛,追着韩临高大挺拔的声影,高跟鞋在跑的过程中早就不知何时被蹬掉,或大或小的砂砾石头刺的脚掌生疼,但都抵不过内心的痛。

她追的越来越辛苦,用尽全身力气也追不上,眼睁睁看着男人坐上车子驶离海岸。

韩临一直没有挂断手机,他知道路熹微需要他,他必须去。

车子发动后,从后视镜里看到一团白影在后面锲而不舍的追,心里隐隐有些烦躁,脚下重重踩油门。

车子越开越快,她现在这个样子,连一个人都无法追上,更何况是一辆疾驰的车呢?

施澄却像是失去了理智,在后面跑着,追着,只要还有一丝力气,她都不愿意放弃。

因为她真的真的,不想让他离开。

机车道路上一辆轿车驶来,蓦然出现的白影吓了驾驶座上的司机一跳,接着就是一阵急促刺耳的刹车声。

但还是晚了,白影被撞出几米开外。

血液急速的向四周蔓延开来,白色的婚纱被染成血色,开出一朵妖冶的花。

第2章 捐赠

施澄浑身像是被碾压过的痛,耳边瞬间寂静,大脑越来越晕,视线越来越模糊,心里却还有一个声音在急急叫喊:不要走,韩临……

黑色的车随着一个拐弯,彻底消失在施澄的视线里,眼前一黑,世界陷入一片漆黑之中。

施澄被送入医院的急救室,但守在外面的人却只有一个。

施澄在这世界上唯一的亲人,弟弟施骆。

他红着眼睛死死瞪着手术室的大门,顾临的手机一直打不通,他气的将手机往墙角一砸,瞬间四分五裂。

婚礼上发生了什么他并不知道,他本就不喜欢姐姐嫁给韩临,因为他在韩临的身上看不到对姐姐的爱,所以这个婚礼他没有参加。

却没想到原本的婚礼变成了闹剧,更以她姐姐的车祸重伤的结局收场。

他恶狠狠的想着:如果姐姐出事,他一定不会放过韩临。

手术进行到一半,一个助理医生急急跑出来,急切的问:“你是患者的家属?”

“是,我是她的弟弟,我姐怎么样了。”

“情况不是很乐观,患者身上多处器官损伤,需要进行肾移植和肝移植,情况紧急,病人的情况做不到匹配器官的移植等待……”

医生的话说到这,施骆也大概听明白了,他很快就说:“我和我姐是直系亲属,我愿意捐赠。”

医生点头,“可以,还有别的亲属吗?一起叫过来做一个血检。”

施骆摇摇头:“没有,我姐只有我一个亲人。”

他们姐弟俩一直相依为命,没有别的亲人。

医生很快就皱眉,“只移植一个器官病人也坚持不了多久,反而会浪费你的器官捐赠。”

施骆不假思索的脱口而出:“医生,我姐的时间不多了,既然我可以捐一瓣肾脏,那也可以同时捐一瓣肝脏。”

医生的眉头蹙的更深,眼里写满不赞同,“这样风险太大,你随时会有生命危险,就算手术成功,术后也会有很多大大小小的问题。”

“医生,为了救我姐,我什么都可以做,所有风险我一个人来承担。”他看着医生的目光是无比的坚决。

医生站在原地思索,施骆看出他脸上的犹豫,开始苦苦哀求医生。

一番取舍之下,医生还是带施骆去做了血检,结果自然是完全匹配,施骆的身体也很健康。

签过承诺书后,施骆换上病号服,被推入了姐姐所在的那间手术室。

他看到了浑身插满管子的姐姐,心痛难以附加,紧紧咬牙忍住自己的眼泪,傻傻的担心自己的眼泪可能会带出细菌感染。

他只希望姐姐能健健康康的活着。

韩临将车开到了路熹微现在住的地方,是一幢三层的独栋别墅,她嫁给易锡城后就住在这里。

电话早在他开车那会被挂断,他内心的恐慌又上升好几个度,连车门都来不及关就往别墅门口跑。

狠狠拍打着门,早没有往日的镇定。

“微微,开门,是我,开门!”他大声往里吼着,路熹微电话也没接,他不敢想象她会发生什么事,更无法想象易锡城那个畜生会对她做什么。

第3章 计划成功

门被打开,路熹微赫然出现在韩临视线里,眼睛早已红肿湿漉,显然是大哭过一场,在看到韩临之后,她又开始哭泣,以此表达自己的委屈与痛。

别墅客厅已经满地狼藉,可以看出这里不久前有过激烈的争吵,但这些都不比眼前的人让他震惊。

路熹微的头发散乱,身上的裙子被撕的碎了好几片,露出的肌肤不再是白皙滑嫩,而是布满了被割破的伤痕与青紫的淤痕。

视线往里能看到客厅延伸至门口有刺眼的血迹,那是她脚受伤而留下的血。

韩临觉得自己心都要碎了,他脱下外套盖在路熹微身上,伸手就将人揽入怀里。

“疼,韩临。”路熹微抽噎着小声叫了一句。

韩临更加心疼了,手下力道变小,他抱起路熹微往外走,动作轻柔小心翼翼,仿佛抱着的是无价的珍宝,不,她不就是他的宝贝吗?

路熹微窝在韩临的怀里,心里还藏着一件事,必须要听他亲口说,她才能彻底安心。

“韩临,今天是不是你的婚礼……”她的声音越来越小,好像不敢再问下去一样,但其实她心里清楚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

他很快就说:“取消了。”

路熹微心里一喜,知道自己的计划成功了。

在韩临的心里一直都是她重要,知道她遇害他立马就过来了,他最终没有娶别的女人。

原本还想说些表达愧疚的话,但看到韩临紧抿着的唇,她猜不透他在想什么,也就没说了,反正她的目的已经达到。

韩临将她送到医院,亲眼看着医生给她上药。

都是些表面伤,路熹微很清楚不会危及生命没有大碍,因为这伤就是她自己弄出来,易锡城哪敢这么伤她。

但割伤的地方还是很痛,让她仍不住叫疼,而韩临越来越臭的脸色很好的取悦到了她,她觉得心里甜丝丝的,叫疼也叫的更厉害。

“动作轻点。”韩临骤然冷冽的声音,让医生手抖了一下。

助理的电话这时打了过来,韩临当着路熹微的面接听。

“总裁,施小姐出车祸了。”毕竟是总裁的未婚妻,出车祸的事必须要通报。

韩临心一沉,声音也跟着沉下来,好端端的怎么突然会出车祸?

他问:“她怎么样?”

“情况不是很好,正在手术室抢救。”

路熹微骤然感觉到韩临身上的气场有变化,像是有满腔将要勃发的怒气,却无法发泄。

韩临不是一个轻易情绪外露的人,但她太了解他了,她总是轻易就能分辨他的情绪,这一次他这么突然的怒气是因为谁?那个叫施澄的么?

电话挂断后,韩临又将视线落在医生为路熹微包扎的手上,像是一个严格的监督者紧盯着人不让他出差错,但神思却有些飘忽,心里也有奇怪的情绪。

医生冷汗都冒出来,只感觉如锋芒在背,好不容易给人包扎完,他暗暗吁了口气。

“伤口都包扎好了,注意不要碰水,避免辛辣刺激性的食物。”医生交代完就离开。

“还痛么?”韩临拉开椅子坐下,用手抚了下她微乱的发丝。

“痛。”路熹微鼻子一酸,点点头。

无论在外人看来她有多风光坚强,她也只是个需要人疼的女人,她总是能够轻易在韩临面前示弱,想多得到他的关心。

果然,她只要一说痛,韩临就会心疼,眼底有浓烈的爱意翻涌着。

“微微,和他离婚,让我来照顾你。”这句话他说过不止一遍,已经能够顺口说出。

.
Copyright © 天津红桥区杨洋后援团@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