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读《红楼梦》全书,宝玉究竟和几个女孩发生过关系

聆听红楼2019-06-11 12:39:45

在曹公笔下,宝玉神游太虚幻境之前,他对女孩的亲近一直是柏拉图式的,仅限于精神层面。

但宝玉被性启蒙老师警幻仙子教授云雨后,我们仔细通读原文会发现,他和大观园里的女孩,此后就多次发生了关系。

我们以曹公的前八十回原著为对象,曹雪芹明明白白的写到宝玉与女孩云雨的笔墨处,全书不过仅仅两处:

一处是宝玉在梦中和警幻仙子的妹妹可卿;

一处是他梦醒后和自己的贴身丫鬟袭人。

秦可卿

《红楼梦》原文第五回:【贾宝玉神游太虚境,警幻仙曲演红楼梦】写道:

警幻仙子受荣宁二公之托,要仙子“先以情欲声色等事警其痴顽,或能使彼跳出迷人圈子,然后入于正路……”

因为受了贾府荣、宁二位国公的嘱托,警幻仙子数次指点宝玉,但是没料到这块顽石却不开窍。

警幻仙子叹:

“痴儿竟尚未悟!”

无奈之余秘授云雨之事,希冀宝玉:

“令汝领略此仙闺幻境之风光尚如此,何况尘境之情景哉?而今后万万解释,改悟前情,留意于孔孟之间,委身于经济之道。”

结果大家都知道了,就是宝玉在梦中:

“依警幻所嘱之言,未免有儿女之事,难以尽述。至次日,便柔情缱绻,软语温存,与可卿难解难分。”

大白话讲,就是宝玉梦遗了,标志着他进入青春期快速发育了。

此梦出现的“鲜艳妩媚,有似乎宝钗,风流袅娜,则又如黛玉”的美女,就是秦可卿,宝玉就在她的床上,明白了男女之事。

那么,为什么秦可卿是宝玉的启蒙人呢?我们看曹公笔下秦可卿的屋子陈设:

春睡图

入房,向壁上看时,有唐伯虎画的“海棠春睡图”,两边有宋学士秦太虚写的一副对联云:“嫩寒锁梦因春冷,芳气袭人是酒香。”案上设着武则天当日镜室中设的宝镜。一边摆着赵飞燕立着舞过的金盘,盘内盛着安禄山掷过伤了太真乳的木瓜。上面设着寿昌公主于含章殿下卧的宝榻,悬的是同昌公主制的连珠帐。

再加上秦可卿温柔而极美,致使宝玉把她作为梦中情人了。

袭人、宝玉

再说第二个,就是宝玉和袭人。

原文第六回:【贾宝玉初试云雨情 刘姥姥一进荣国府】宝玉被警幻仙子指点一番惊醒后,被比自己大一点的袭人看出了问题,宝玉倒也坦然自若,随即就把梦中之事将给袭人听。

“羞的袭人掩面伏身而笑。宝玉亦素喜袭人柔媚娇俏,遂强袭人同领警幻所训云雨之事。”

这是宝玉在现实生活中的第一次,毕竟,袭人也是贾母、王夫人等人认可的,将来是要给宝玉做姨娘的。

经此之后,宝玉和袭人的关系更加牢固,宝玉视袭人更比别个不同,袭人待宝玉更为尽心。

北京大观园

一次梦中,一次现实,除此之外宝玉还与大观园的哪些女子发生过关系呢?

从曹雪芹隐晦的文字中,借助晴雯之口,我们还是不难看出:麝月、秋纹、碧痕这三个女孩,也和宝玉发生过关系。

先说麝月,原著第二十回【王熙凤正言弹妒意 林黛玉俏语谑娇音】写到,宝玉公子闲着没事,竟然给丫鬟麝月篦头,恰好晴雯赌钱输了,回来取钱,这个时候,气头上的晴雯和两人之间的对话,就非常值得读者琢磨了。

晴雯说宝玉和麝月:“交杯盏还没吃,倒上头了!”

宝玉对麝月说晴雯:“满屋里就只是他磨牙。”麝月听说,忙向镜中摆手,宝玉会意。

这时候晴雯返回来对宝玉和麝月说了一句话:

“……你们那瞒神弄鬼的,我都知道。……”

晴雯的话细思恐极,她说宝玉和麝月有着“瞒神弄鬼”之事,青春期的少男少女之间,什么事情会“瞒神弄鬼”呢?

此外,晴雯跌坏了宝玉的扇子,几人因此吵架,她又对宝玉和袭人说:

“便是你们鬼鬼祟祟干的那事儿,也瞒不过我去。”

再谈宝玉和秋纹、碧痕。

在二十四回【 醉金刚轻财尚义侠 痴女儿遗帕惹相思】写到:小红在宝玉跟前卖弄自己,结果秋纹和碧痕刚好给宝玉抬洗澡水进屋。

原文写到:

二人便都诧异,将水放下,忙进房来东瞧西望,并没个别人,只有宝玉,便心中大不自在。

秋纹和碧痕看到屋子里只有宝玉和丫鬟小红,为啥心中不自在呢?

脂批写道:四字渐露大丫头素日,怡红细事也。这句模模糊糊却信息量极大的话,暴露了秋纹和宝玉之间的关系,并且,在没有一句闲笔的《红楼梦》中,碧痕也有可能和宝玉不清不楚。

还是晴雯,第三十一回【三十一回 撕扇子作千金一笑 因麒麟伏白首双星】写有因为天热太热,宝玉叫她一块洗个澡,晴雯当即拒绝了,并且再次发扬她快嘴的风格,说道:

还记得碧痕打发你洗澡,足有两三个时辰,也不知道作什么呢。我们也不好进去的。后来洗完了,进去瞧瞧,地下的水淹着床腿,连席子上都汪着水,也不知是怎么洗了,笑了几天。

碧痕跟宝玉洗澡,就足以令人惊讶了,而且澡洗水地上、床上到处都是,这足以确定她和宝玉的关系了。

碧痕

第三十七回【滴翠亭杨妃戏彩蝶 埋香冢飞燕泣残红】写道:

宝玉使秋纹送花给贾母、王夫人,王夫人因为宝玉孝顺,心情大好,就赏了秋纹几件衣裳。结果晴雯得知后,大为窝火,再次讽刺麝月、秋纹等人,并说:

“你们别和我装神弄鬼的,什么事我不知道。”

贾琏的小厮兴儿说过:

“ 我们家的规矩,凡爷们大了,未娶亲之先都先放两个人伏侍的。”

这话明明白白,说明贾府男人的丫鬟,一部分还充当着性启蒙老师的角色。

晴雯

回过头来再说说晴雯,她作为一个丫鬟,“心比天高,命比纸薄”。如此得罪麝月、袭人、秋纹等当红的丫鬟,大肆说她们“瞒神弄鬼”、“鬼鬼祟祟”,必将成为众矢之的。

也难怪最后袭人果断出手,借助王夫人把她赶出了大观园,再联系晴雯凄凉将死时哀怨道:

“早知如此,我当日也另有个道理。”

袭人、王夫人

所以,晴雯的死,确实是冤枉的,她跟宝玉是清清白白的,反而和宝玉发生了关系的袭人、麝月、秋纹、碧痕等,却安然无恙。

除上述几人,如果联系曹雪芹前文、脂批及程高本续作。最终贾母、凤姐及王夫人经过一番博弈后,宝玉与宝钗完婚,那么二人有没有夫妻之实呢?

宝钗

答案因该是有的,曹公写到:

宝玉在旁看着雪白一段酥臂,不觉动了羡慕之心,暗暗想道:“这个膀子要长在林妹妹身上,或者还得摸一摸,偏生长在他身上。”正是恨没福得摸,忽然想起金玉玉另具一种妩媚风流,不觉就呆了,宝钗褪了串子来递与他也忘了接。

可见,宝玉对宝钗的美,是早已馋涎欲滴的。

史湘云

最后再多提一句史湘云。

我们看第三十一回【撕扇子作千金一笑 因麒麟伏白首双星】,这个题目后半句,几乎已经点明,最后宝玉和史湘云走到一起了。不过,那是贾府没落之后的事情了。

我们看原文:

湘云举目一验,却是文彩辉煌的一个金麒麟,比自己佩的又大又有文彩。湘云伸手擎在掌上,只是默默不语,正自出神,忽见宝玉从那边来了,笑问道:“你两个在这日头底下作什幺呢?怎幺不找袭人去?"湘云连忙将那麒麟藏起道:“正要去呢,咱们一处走。”

一开始宝玉是史湘云的“爱哥哥”,最后贾府败落,史湘云丈夫亦亡。

和宝玉二人落魄偶相逢,遂伤感怀念往日之事,不觉沧海桑田。史湘云成为了贾宝玉的最后一个妻子。

二人姻缘,起于金麒麟。

纵观全书,宝玉最爱的黛玉和晴雯二位姑娘,却全始全终,一直是清净女儿身,与宝玉只是心有灵犀一点通罢了,这不得不说是全书的最大遗憾,不过话说回来,不如意事常八九,大抵人生在世,遗憾本就无处不在罢了。

贾母从来没有想到让林黛玉嫁给贾宝玉,是王熙凤会意错了

贾宝玉要碗汤,王熙凤却说这汤平常,刘姥姥喝了一定暴殄天物


Copyright © 天津红桥区杨洋后援团@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