适合写作的一夜

热带树2019-07-01 23:39:32


昨天刚立夏,这几天最适宜。加湿器滴滴地工作,热空气贴紧身体但不会形成薄汗,之前保存的百香果被热水冲泡,转过头就能看到角落的美丽针葵。

我们的生活是需要被爱充满的。看到棕榈树让我感觉安心,令人汗湿的夏天令我安心,听city-pop也令我安心。我寻根索迹,美像一串珍珠似的串联起来,吸引我持续去发掘它们的源头。但美真的有源头吗?它们就这样在空中摇摆,等我去寻找一个爆发的出口。像尖刺一般贴在我的背部,让我战栗不安。

这个世界正在让美变得越来越危险。我还没能为自己最爱的美创造一种定义,却有越来越多的人试图融合一切,并以此为新的美学。Jonathan Anderson大概也算玩拼贴的鼻祖,但他拼贴的美学风格还是收束起来的,并带有统一的设定。虽然现在看来,还是他在自己品牌玩的东西更极致且有趣一些。我眼中能把融合玩到极致的可能就是Fusion Jazz,但我能直接称呼融合爵士乐为一种风格(这种风格不一定是一群人的,也许是一个人的),却越来越不能在当下的时装中发现风格。它们像暴露出所有器官的花一般大喇喇地展示在我的面前,又像一个堆砌过多的甜品塔。

但这也许就是我们的未来呢?60年代太空时代的衣着是多么简洁与粗暴,那时的科幻小说也可以是任何一个天马行空的想象极端。而要我在当下写一部关乎真实未来的小说,我不仅要考虑自己,也要考虑面对不同的社会形态、种族等所做出的改变。即使我只提出“女性”本身,也可以对此赋予相当多的定义。感觉越来越多事物的存在逐渐变得合理,而要把它们全部考虑进去也才是合理的。时间的跨度在信息的横冲直撞下变得更短,随时处于迷失状态的我们,感到青春常驻。

但那不是美,美依然是无数中的唯一。它可以相似,但绝不会完全相同。有时我还会想,《我们》中的那种世界现在会有实现的可能吗?当然整齐划一是不可能了,消费时代已经狠狠地俘虏了我们。


Copyright © 天津红桥区杨洋后援团@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