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降林黛玉,貌胜薛宝钗,《红楼梦》为何会出现一个绝色完美的“她”?

六甲番人2019-06-13 23:51:47

有所谓专家说薛宝琴是薄命司的人,这是不对的。薛宝琴没进金陵十二钗,更没进副十二钗,正册和副册都没有她,实际上,她根本就不是薄命司的人物,她和邢岫烟、李纹、李绮的结局都是相对较好的,正是脂批的“虚陪六个”。

六甲番人曾在关于通灵宝玉、金锁和绛珠仙草之间关系的文章提到,读红楼梦须用心体会其中痴情和美感,薛宝琴也是极美的,连探春都说:“据我看,连他姐姐并这些人,总不及他。”这虽有溢美的成分,但可见薛宝琴的美貌是不输于薛宝钗和大观园群芳的,而薛宝琴留给大家更深刻的意象是“白雪红梅”,“琉璃世界白雪红梅”一回描写她在雪中的情景正如一幅画,当时她“披着凫靥裘站在山坡上遥等,身后丫鬟抱着一瓶红梅”。

在四十九回才出现的薛宝琴,很快就表现出令人惊艳的才华,她的联句极敏捷聪慧,几近史湘云,所作诗词都是佳作,意蕴接近林黛玉,词作《西江月》和诗作《怀古绝句十首》声调壮美,其他女子皆不及,而她为人“年轻心热,且本性聪敏,自幼读书识字”,这几乎就是薛宝钗的翻版,就综合素养而言,薛宝琴当为《红楼梦》群芳第一。

那么,为何要安排薛宝琴出场,且浓墨重彩,在前八十回的戏份甚至比十二正钗的妙玉还多?

是想让她成为贾宝玉的妻子吗?显然这是不可能的,宝玉在太虚幻境只随喜了薄命司,这意味着和他产生情缘的也只能是薄命司中女子,正册也好,副册也好,又副册也好,都是与薛宝琴无关的,更何况贾母一见她就很喜欢,后来还“逼着太太认了干女儿了”,也就是说薛宝琴和贾宝玉从此成为干兄妹了。

或许正因为有着这干女儿的身份,薛宝琴后来还出现在宁国府除夕祭宗祠,而其他亲戚都是没这份殊荣的。作者这么安排,不会是笔误,更可能是埋下伏笔,想让薛宝琴见证贾府的兴衰。

而上文提到薛宝琴的意象是“白雪红梅”,而她本人也是很喜欢梅花的,在她写的诗词中,与梅花相关的就有四首,其中《西江月》柳絮词提到“三春事业付东风,明月梅花一梦”,这似乎也是在预示贾府群芳的结局,最后只留下高洁冷清的明月和孤芳自赏的梅花,一切都是梦罢了。

如果将红楼梦全书当成一首悲情诗,那么单单描写群芳“千红一窟”、“万艳同杯”明显是不够的,最令人悲伤的不是目睹群芳凋零,而是花开花又谢,花谢花却开,今日花残叶瘦与昨日万紫千红放在一个画面,虚实相生,已经让人黯然无语了,如果这边花落成泥,那边却是一枝独秀,这更该让人倍感凄意吧。


薛宝琴正是这独秀的一支梅花,是这部悲剧中不多见的喜笔,然而,她的存在,只会让我们愈发痛惜宝钗黛玉湘云迎春等女子的命运吧。

我是六甲番人,致力于中华传统文化的传播,琴棋书画诗酒茶,均有涉猎,希望大家关注。


Copyright © 天津红桥区杨洋后援团@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