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六舍A区616寝室 | 《红楼梦》

辽师自律2019-06-25 19:38:25

一梦悠悠味浓浓

——品读《红楼梦》


素心融融











很多年前,就想自己排演一下《红楼梦》,无奈一直没有机会。于我来说,这本书早已成为我自己的一场风花雪月的梦,遂说服室友一起来读这本书,体味一下那“一把辛酸泪”,期待着有朝一日能够和室友们呈现大观园的惊艳时光。于是,就像是心间划过流星一样,我们,都沉醉了。

读《红楼梦》,前五回是我的最爱,基本上每周都会重温。在我的中外作家排行榜上,曹雪芹永远占着第一位。无论任何评论家,都会觉得没有任何语言能够称赞红楼中语言的典雅与适宜。小时候的梦想之一就是能够当一个红学家,去探佚那让我魂牵梦绕的结局。聪明如张爱玲,早早点出我们闺中女子心头莫大的遗憾——“人生有三恨,一恨海棠无香,二恨鲫鱼多刺,三恨红楼未完。”但又有智者出来解答疑惑——“海棠无香才更显娇艳妩媚;鲫鱼多刺才更显鲜美味醇;红楼未完才更显缠绵悱恻。”的确,读者爱红楼,更爱追寻红楼的过程。我少年不才,近几年才能领会一点点“开口不谈红楼梦,纵读诗书也枉然”的意境。多少次含泪入睡,期待梦中可以与曹老品“千红一哭”,饮“万艳同悲”,去告诉他晚生解得的其中一点点的味。




若有人觉得我矫情,那就尽管去说吧,醉倒在《红楼梦》上的,又不止我一人。林语堂所著《京华烟云》中,红玉病榻上也离不开红楼,直至像黛玉般含恨而终;张爱玲能够一眼看出十几个版本中的细微差异;近代周汝昌更如当年的郭象,“都道郭象注庄子,识者云,实是庄子注郭象”。就好比鲁迅先生所说:“一部红楼梦,道学家看到了淫,经学家看到了易,才子佳人看到了缠绵,革命家看到了排满,流言家看到了宫闱秘事。”这样一部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文艺作品,我知道,若干年之后的我,看到它依然会有年少般的悸动。

最初接触红楼,接触的是它的诗词。红楼的诗词,每一句都是那样精准。我们最爱那首《葬花吟》,87版的陈晓旭手拿花锄,埋葬凋零的花朵,口中念着它,我们常常流连于这样的光景。不管身在何处,只要映入眼帘的是“花谢花飞花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这一句,周围的外物于我好像真的都不存在了。我的确爱林黛玉,甚至很多时候,我也像她似的,比较多疑,比较敏感,却孤标傲世。如果一生真的可以做到“质本洁来还洁去”,也便对得住内心的文艺情怀了。




后来,渐渐地自己也明白了书中所述的云雨之事,明白了宝黛爱情的悲剧。很多没看过书的人大抵上将这本书看成是爱情小说,其实曹老写得是相当隐晦,篇幅不长的。所以每个涉及他们爱情的章节,我都会多多品读一番。他们的爱情始于前世的灌溉之水,这一世只一眼便知道是他,两人之间经常使小性子,我有时也忍俊不禁,而这也就是绛珠仙草还给侍者一生的眼泪吧!因为到今天为止,好像也没有真正爱上过谁,所以黛玉焚稿的锥心之痛自己也并不能切身体会,但那句“冷月葬花魂”中的无奈、无望、无情还是能够参透几分。就好比你知道你与全世界相悖,看不到未来的阳光。

另外,我最喜欢的就是研究红楼中的与众不同的女子,她们是多么鲜活啊!她们是多么纯洁啊!当代社会中的女人应该都想做薛宝琴吧,美艳纯真、才华横溢,又觅得如意郎君,这应该是芹溪笔下最幸福的女子了。还有尤三姐,那样忠烈,那样明丽,“揉碎桃花红满地,玉山倾倒再难扶”。其实就连陷害香菱的夏金桂我也恨不起来。曹老写人物是全面的、复杂的。在那样的社会背景下,恐怕这样的女人也不会少见。在我看来,世界上只有两个男人最了解女人,一个是中国的曹雪芹,另一个是奥地利的茨威格(著作:《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



以现在我的水平与资历,断断学不到红楼精髓的一点皮毛。但我知道从我见到它的那一天起,我的人生便再也离不开。很多时候,我宁愿相信是有前世今生的。我的前世,只要做青埂峰下的一颗小草便好,受过风雨飘摇,然后,做几生几世的红楼一梦,悠悠情味,无尽无休……


5月27日( 周日 )发布的征文点赞结果出炉啦!快来看看吧!


 ( ps:由于图文发送需等候审核,截止时间统一以推送完成的时间为准。)




编  辑 | 杨 宇

责任编辑 | 肖体贵

Copyright © 天津红桥区杨洋后援团@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