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版《红楼梦》音乐录音师说——

漫歌悠扬2019-03-10 00:39:39

87版电视剧《红楼梦》音乐录音师说——节选

我相信好的音樂作品,作曲先要感動自己,然後才能感動演唱/演奏者和廣大聽衆。據王立平老師講:他爲87版《紅樓夢》譜曲,前後寫了4年半,而其中《葬花吟》的創作,耗時1年零9個月,是他寫得最苦,用時最長的一首,寫了一稿又一稿,後來那天頓悟:“《葬花吟》這哪裏是低頭葬花,分明就是昂首問天!”激情來了,一氣呵成,旋律也就油然而生,寫着寫着,他甚至淚流滿面。我覺得當時王老師的感覺是入夢了,所謂“一朝入夢,終生不醒”。我非常贊同大家對《葬花吟》的評論:曹雪芹的絕品填詞,王立平的淋漓之音,陳力的動情表達,含淚演唱,構成了“黛玉葬花”經典。

《葬花吟》在87版《紅樓夢》歌曲錄音中也是難度最大的。耗時最長的,樂曲由中西樂隊、男女混聲合唱、陳力獨唱組合而成,場面很大。陳力是非常有靈氣的歌手,她聲情并茂,用她天籁的悲音在《葬花吟》中成功的表達了林黛玉的昂首天問,使林黛玉的凄美形象更加深入人心,久久不能忘懷。陳力在《葬花吟》中演唱的最後一句“花落人亡兩不知”的确能讓聽衆感覺到???!!!……

陳力花費了将近4年的刻苦努力,做足了功課。那4天的錄音配唱,對陳力來說如同是她的87版《紅樓夢》學習班畢業大考。在我的記憶中,輪到她錄音時,她一點都不顯得緊張。她的發揮非常穩定、自如,使那幾天的配唱工作進展得很順利。陳力回憶她在錄音時,她是全神貫注的,沒有一點雜念,隻是盡量将自己的狀态調整到《紅樓夢》歌曲中的對應人物,跟着音樂傾情演唱。曾經有評論說:陳力的天籁悲音,或許與當年陳力的丈夫因病身亡有關,是感懷身世,她是将自己的情感,完全注入到歌聲中,所以能夠唱得那麽蒼涼凄美、肝腸寸斷、動人魂魄。我不太贊同這種觀點。我覺得陳力的這段不幸經曆,與她演唱中表達的情感沒有關系。最近,陳力也告訴我:“沒有這種因果關系”。我們還可以通過欣賞87版《紅樓夢》12首歌曲得以證明。在演唱寶玉的《紅豆曲》、憐香菱的《歎香菱》、惜晴雯的《晴雯歌》,諷王熙鳳的《聰明累》……,陳力采用了多種演唱處理方法,特别是她唱的《晴雯歌》演唱的方法反差比較大,她唱出了晴雯風流靈巧招人怨的感覺。 這就能說明她的演唱功底厚實,即能夠用她多變的嗓音淋漓盡緻地表現各種人物的特征。

一個歌手能做到聲情并茂非常不容易,聲與情兩者有内在關系,不可缺一,而兩者兼有的歌手真的不多。我喜歡大提琴的聲音,特别是馬友友的演奏,他的情感與他的琴聲是融合在一體的,聽他演奏是一種高級享受。我将人聲比喻爲最美妙的樂器,陳力演唱的87版《紅樓夢》歌曲聲情并茂,極富藝術感染力,特别是《葬花吟》和《分骨肉》在錄音半成品階段已經被樂隊和圈内的藝術家們關注了。《葬花吟》後期合成整整花了一天時間,錄音後期制作需要技術加激情,屬于錄音行爲藝術,作爲錄音師的我被陳力演唱的《葬花吟》深深感動。

87版《紅樓夢》歌曲錄音工作是1986年底開始的,陳力配唱總共用了4天時間。 1987年1月1日大年初一清晨,在中國劇院(總政歌舞團)錄音棚,她完成所有配唱。我至今還清晰地記得,在1986年的除夕,我們幾個<陳力、王立平、徐偉勝、郭融融合影照片>就是在錄音棚度過的。陳力配唱的最後一首歌曲爲《分骨肉》,“恐哭損殘年,告爹娘休把兒牽念。”“奴去也,莫牽連”這幾句,從1986年的12月31日晚上,一直反複錄唱,總有些不滿意的地方,過了子夜,直到1987年的元旦淩晨才錄制完。王老師對陳力開玩笑地說“這一哭從去年哭到今年,哭了一年才算哭成啊!”當王老師告訴她可以通過了的時候,陳力由于興奮加疲勞,她竟突然失聲,連話也說不出來了。到此時我們才完成了所有前期錄音,東方已經破曉,漫天飄着大雪,到處是銀裝素裹的景象,瑞雪迎春到,一個好預兆!

Copyright © 天津红桥区杨洋后援团@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