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 蒋勋细说红楼梦(13-6)

兰馨斋书友会2018-11-11 07:19:16

声明:音频版权系蒋勋先生所有


蒋勋细说《红楼梦》

 蒋  勋 / 讲述

第十三回  秦可卿死封龙禁尉 王熙凤协理宁国府 〗


王熙凤的现代个性


贾珍听了宝玉的建议,就往上房里来请王熙凤。

“可巧这日非正经日期,亲友来的少,里面不过几位近亲堂客。”正经日期就是丧事时头七、二七、三七等正日子,不是七天头上也要做法事,但不算正经日期。邢夫人、王夫人、凤姐,还有所有的内眷,都在里面陪坐。女人的活动空间跟男人完全不一样,大家忽然听说贾珍进来了,“唬的众婆娘‘忽’的一声,往后藏之不迭,独凤姐款款站了起来。”过去女性是不能随便见男人的,所以贾珍一进来,众婆娘都赶快跑了,只有凤姐没有走,大大方方地站了起来——王熙凤从来都不太觉得自己是女人。

王熙凤在《红楼梦》里是最重要的角色之一。我有个朋友现在在国外用英文、法文教《红楼梦》,每一次评鉴投票选最喜欢的《红楼梦》人物时,排在第一名的都是王熙凤。西方人绝对不选林黛玉,因为他们觉得王熙凤大方。可是王熙凤的大方常常被误解,一般人总觉得她是泼辣、粗野,其实不是,她是有大家风范,身上有一种自信。要把女人的这种自信和粗野、没有教养分别开是非常不容易的,所以通常会发现王熙凤是最容易在影视里被误解的角色。你看,就在别的女人们都纷纷躲避的时候,她却大大方方地站了起来,这就是王熙凤。

“贾珍此时也有些病症在身,二则过于悲痛了,因拄个拐踱了进来。邢夫人等因说道:‘你身上不好,又连日事多,该歇歇才是,又进来做什么?’”她们以为贾珍是进来跟王夫人、邢夫人请安的。“贾珍一面扶拐,扎挣着要蹲身跪下请安道乏。邢夫人等忙叫宝玉搀住,命人挪椅子来与他坐。”王夫人和邢夫人是贾珍的长辈,所以让宝玉搀住贾珍。“贾珍断不肯坐,因勉强赔笑道:‘侄儿进来有一件事要求二位婶婶,并大妹妹。’”因为他有事要求王夫人和邢夫人,所以不肯坐,他说的大妹妹就是指王熙凤。

邢夫人问是什么事情,贾珍忙笑道:“婶婶自然知道,如今孙子媳妇没了,侄儿媳妇偏又病倒,我看里头,着实不成个体统。怎么屈尊大妹妹一个月,在这里料理,我就放心了。”邢夫人笑道:“原来为这个。你大妹妹现在你二婶婶家,只和你二婶婶说就是了。”意思是说你要跟王夫人商量这件事。王夫人忙道:“他一个小孩子家,何曾经过这些事,倘或料理不清,反叫人笑话,倒是再烦别人好。”大家有没有注意到,王夫人是王熙凤的姑妈,一方面把权力都交给她,另一方面也尽可能地保护她。她其实有点担心,因为宁国府非常乱,她觉得王熙凤去蹚这个浑水大概会很麻烦,所以在替凤姐挡驾。

贾珍笑道:“婶婶的意思,侄儿猜着了,是怕大妹妹劳苦了。若说料理不开,我包管必料理的开,便是错一点儿,别人看着,还是不错的。从小儿大妹妹玩笑着,就有杀抹决断,如今出了阁,又在那府里办事,越发历练老成了。”贾珍夸奖王熙凤,说您如果说她不能干,我不相信,她绝对是可以办好的,就连王熙凤自己觉得没有做好的事,在别人看来已经很完美了。

“我想了这几日,除了大妹妹再无人了。婶婶不看侄儿、侄儿媳妇的分上,只看死了的分上罢!”这就是撒娇了。“说着,就滚下泪来”。

“王夫人心中,怕的是凤姐儿未经过丧事,怕他料理不清,惹人耻笑。今见贾珍苦苦的说到这步田地,心中已活了几分。”王夫人有点为难了,她觉得还是应该由王熙凤自己决定。王熙凤呢,向来喜欢抓权,喜欢管事,一方面因为她能干;另一方面她也喜欢揽一些困难的事去挑战自己,这里我们也看到王熙凤个性中非常现代的一面。因为中国古代的女性常常是退让的,即使有很大的才能也让人家觉得你是蠢笨的,薛宝钗就是这样,她聪明到极点,能力绝不亚于王熙凤,可是她绝对不轻易显露。古训崇尚“女子无才便是德”,要求女子最好是含蓄的、隐藏的。甚至在当今社会的很多地方女性的退化传统也还在,而王熙凤不是,她是喜欢表现的,这种个性在古代并不多见。


王熙凤的教养


“那凤姐素日最喜揽事办,好卖弄才干,虽然当家妥当,也因未办过婚丧大事,恐还不妥,巴不得遇见这事。今见贾珍如此一来,他心中早已欢喜。”她从来没有处理过婚丧大事,很想有机会表现一下。其实这种事情真不好办,只收礼、归档、回谢帖就是一门大学问,稍有疏忽就会出大乱子。刚开始凤姐看王夫人不太愿意,她也不敢立刻应承,后来看到贾珍说得恳切,都流泪了,王夫人的表情也松弛下来,心思有点活动,她就对王夫人说:“大哥哥说的这么恳切,太太就依了罢。”王夫人悄悄地道:“你可能么?”做姑妈的担心王熙凤万一出了错,害她一起丢脸。凤姐道:“有什么不能的!外面的大事,已经大哥哥料理清了,不过是里头管管,便是我有不知道的,问太太就是了。”王夫人见她说得有理就不作声了。

“贾珍见凤姐允了,又赔笑道:‘也管不得许多了,横竖要求大妹妹辛苦辛苦。我这里先与妹妹行礼,等事完了,我再到那府里去谢。’说着,就作揖下去,凤姐儿还礼不迭。”这里你可以看到凤姐绝不是那种大大咧咧、粗粗喇喇的,而是礼数周到,完全是大家风范,这种教养其实很不容易成就,一定是从小就见识过大场面。王熙凤在影视中是被扭曲得最厉害的人,其实绝对不是,她的身上有很周到、很体贴的部分。

“贾珍便忙向袖中取了宁国府对牌来,命宝玉送与凤姐。”“对牌”是管家的人用来下命令的,贾珍把这个代表权力的物品交给凤姐,又说:“要什么,只管拿这个取去,也不必问我。只求别存心替我省钱,只要好看为上。”他一心希望把这个丧礼办得风风光光,不丢贾家的脸就好了,所以特地嘱咐不要怕花钱。“二则也要同那府里一样待人才好,不要存心怕人抱怨。只这两件外,我再没不放心的了。”

凤姐还不敢立刻直接去拿这个牌子,只是看着王夫人。王夫人说你哥哥既然这么说,你就照看照看吧,只是别自作主意,有了事还要问你哥哥嫂嫂。这时,宝玉从贾珍手里接过对牌,“强递于凤姐”。有没有发现,凤姐还是没有自己拿,是宝玉塞到她手里的,这就是聪明的人。

所以,有时候我看《红楼梦》多了就看细节,觉得好好玩。就是对牌这一场戏,王夫人、凤姐、贾珍、宝玉几个人的关系,让你看到要如何做人做事。从这些极微小、极有趣的细节上看,王熙凤绝对不是那种放肆的人,她知道辈分、阶级、伦理,做事极有分寸。


王熙凤与现代管理学


拿了对牌就表示要管了,贾珍就问,你既然要管这个家了,要不要住在宁国府,你若过来住的话也很方便,我们收拾一个院落。王熙凤说不用了,那边也离不开我,还是天天来的好。贾珍听她这样说就只得罢了,又说了一会儿闲话才出去。

女眷散了,王夫人就问凤姐:“你今儿怎么样?”那凤姐说:“太太只管请回,我须得先理出一个头绪来,才回去得呢。”下面一段就是管理学了。王熙凤面对这样的状况,也是千头万绪,不晓得怎么管,她连宁国府有哪些人都不知道。就像一个职业经理人刚刚接手一个新企业,连这个企业里的员工都不认识,所以王熙凤说要坐下来好好想一想。

王夫人和邢夫人走了,凤姐来到一所三间的抱厦里坐着,开始思考自己到底该如何行事。你看王熙凤想到的是:“头一件,是人口混杂,遗失东西”,宁国府人多手杂,老是丢东西,而且还不知道是谁弄丢的,她觉得这是第一个要处理的问题;“第二件,事无专执,临期推委”,每件事情归谁管,没有分派好,等到事情发生的时候,大家互相推脱;“第三件,需用过费,滥支冒领”,报账都是浮报,没有真正去核销;“第四件,任无大小,苦乐不均”,责任没有大小之分,有人闲,有人累;“第五件,家人豪纵,有脸者不服约束,无脸者不能上进”,有些人太受宠,像老家人焦大,觉得有功于这个家族,每天不是喝酒,就是骂人,这种元老级的家人常常很难管。“此五件,实是宁国府中风俗。”王熙凤要掌理宁国府,这五件事情她必须处理好。王熙凤很快就要兴利除弊,进行改革了。

从这一回可以看到,《红楼梦》绝对不是一本不食人间烟火只谈儿女私情的书,而是一部对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都有很深入记述的百科全书。很多人喜欢读《红楼梦》是因为林黛玉和贾宝玉,可是大家注意到没有,他们两个已经很久没露面了。《红楼梦》根本不只是写他们,只是借着这一对小儿女的情爱,带出了人世间复杂的生活层次和社会层次。

我一直有个很大的愿望,希望现代人能够从现代的角度去诠释《红楼梦》。一部好的、伟大的文学作品,如果只在古代是伟大的,对现代人没有意义,就没有传世的必要。今天读《红楼梦》,你仍然可以从中学到管理学的知识,对于人的教养有所思考,对政治有所反省与觉悟,这才是《红楼梦》更有价值的部分。

在第十三回秦可卿托梦王熙凤,让人感觉到这个家族已经糜烂腐朽到不堪的地步。下一回我们将看到王熙凤怎么去执行她的改革措施。



- END -

本公众号由“爱你,我就安利你!”的解忧杂货店独家支持。


如果你喜欢本期内容请点赞  欢迎留言&转发朋友圈

文章版权系蒋勋先生所有

兰馨斋独家整理  文字有部分删改  谢绝公号转载

合 作 · 投 稿

- 真诚合作  广告勿扰 -

微信 / lanxinzhai ◈ Q Q / 438807543 ◈ 新浪微博 / @陈翊之

©2016-2017  唐山兰馨斋工作室  版权所有

点击阅读原文”悦读更多内容。

Copyright © 天津红桥区杨洋后援团@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