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朝鲜人特别能哭?

卓坊间2019-07-04 18:00:28

伟人死了,连滚带爬哭;见到活伟人,牵手痛哭;得到荣誉,举高证书哭;眼睛被外国专家医治好了,睁开第一件事,对着领袖像章,捶胸猛哭……



哭,本来是寄寓于人们身上的自然资源,但基本上是被朝鲜人垄断的一种情绪表达文化。


一、朝鲜是一个很会煽情的国家


2010年6月6日,朝鲜血海歌曲团到深圳保利演出歌剧《红楼梦》,我也去了。这场戏哭倒了场里的女女男男,我也不例外。歌是朝鲜话的,曲是朝鲜人编的,但是那些悲欣交集却是用心、动情之作。娱评说,唱起“红消香断有谁怜”时的哀婉,病中起身焚稿的凄绝,字字泣血。“宝玉哭灵”,宝玉的唱腔先是低声呜咽,随着感情的迸发,声音逐渐明亮高亢,歌剧推向高潮,观众被剧情与气氛感染得泪水涟涟。




红楼梦是中国的,泪弹是朝鲜制造的。这部歌剧是1960年代在金日成主席倡议并指导下改编排演的。2008年,金正日指示对该剧进一步润色,作为中朝友好年一项重要活动,再次搬上舞台。2009年温家宝访朝,与金正日看了这部《红楼梦》。温柔的温,是否也潸然泪下?




朝鲜央视的新闻主播李春姬是个功勋人物。每次朝鲜有什么重要新闻,都由她来播报。无论喜讯或死讯,李春姬都是用极具煽情的脸、嘴、眼表现力,播出极富感染力、号召力和说服力的新闻。脸部肌肉每一块都写着对白头山事业的情感,每一句播报都带着对党对伟人的忠诚,对人民的爱,对敌人的同仇敌忾,每一滴泪花都闪烁着对朝鲜式社会主义优越性的无限光荣感。


朝鲜人天生善于表达感情,他们的歌舞、电影、大型团体操、群众夹道欢迎仪式、游行都是当今世界一流的。


二、哭是一种专制下的极致表达


哭,人的悲喜情感的真实表达。它有感染人、打动人的简单功能。人死了,生的人悲痛而哭;遇来之不易的喜事,人喜极而泣。这些本来是自然现象,也是人性的一部分。




金日成、金正恩去世了,民众的悲伤之情油然而生,随后哭天喚地;见到金正恩了,与活生生的天降伟人交臂,笑是一种表达,但不足以反应最极致的情感。这时,哭,往往是每个人反动内心的兴奋、高兴与荣耀各种情绪后的一种终极情绪。


“喜极而泣”,不是说说而已,是人性。关键在于人民有没有选择权,能不能选择不哭?在极权統治下,一是,人们在长期受训之后,往往情绪的表达被统治、被统一,不会有非分的表达。二是,即便是他有自己的意识,但环境与政治要求,约束他的表达不能服从心理反应。该哭还是要哭,无动于衷是对伟人的不恭、不屑,小则被批判,大或被判刑。三是,哭比笑更安全。本来用笑来表达爱戴、喜悦、兴奋也无可厚非,但是笑,分真挚的笑,有嘲笑,讥笑,见笑。一不小心,笑不出真挚的爱戴、忠诚之情,笑出嘲味,笑出苦味。或许换来死罪。所以还是哭安全。


哭这种生理活动,往往不在于泪腺发达,而是神经受到某种刺激的结果。有人说,或许,天降伟人的形象以及金日成金正日金正恩这些被圣化的名字,与朝鲜人民的泪腺之间成功地建立起了一种刺激-反应的响应机制。



日本NHK电视台2013年5月9日报道称,朝鲜首都平壤市一名22岁的女交警 Ri Kyong Sim因拼命保护革命首长安全,被授予朝鲜最高荣誉“共和国英雄”称号。颁奖现场,该女警嚎啕大哭。


NHK推测,此处的“革命首长”可能就是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有消息称,金正恩所乘汽车曾遭遇交通事故。


△两位被判刑的外国人,深谙朝鲜哭文化,他们在法庭上用哭来表达悔恨。说实话,哭是假情意,期盼宽待是真。


伟人成天父,爹亲娘亲不如他亲,人死了,岂有不捶胸顿足、连滚带爬嚎啕大哭之理;伟人是圣上,是恩人,见到恩圣,是一辈子的恩福,岂有不哭之理;受国家之褒奖,得物质之嘉许,光荣不属于本人,这些都是圣恩,都是金日成、金正日或者金正恩私人賜予的。岂有不以喜极而泣感恩之理……


在一个只有一种信仰、”我们只认金正恩“、”没有他会死“的国家,这些逻辑是说得通的!


三、金正恩也爱哭


伟大不是铁做的,金正恩也会哭。父亲不幸提前离世,在镜头前他难掩哀伤。毕竟,走的是生身的父亲。这不奇怪!




朝鲜中央电视台公开一部纪录片,2014年11月金正恩视察567水产事业所后观看艺术演出,金正恩原本表情十分愉快地观看演出,但当演员唱到“想让敬爱的大元帅们(指金日成和金正日)看到他们领导的鱼类大丰收”时,金正恩及其身旁的黄炳誓等人不禁纷纷落泪,金拿出手帕擦拭眼泪,悲伤的情绪许久不能平复。



朝鲜送我的一本书记载:2013年3月11日,最高司令官金正恩元帅乘坐汽船,到与敌人盘踞的白翎岛近在咫尺的西部前线最大热点地区前哨基地月乃岛防御队视察指导。军人和军属跟着离开部队的金正恩元帅,走近冰凉的海里,进到了齐颈的海水,仍盼望他的安康,放声高呼“万岁!”元帅向他们招手叫他们快走出海回去,他的眼眶里也喊着泪水。



三、我们曾经也爱哭


我们也爱哭,朝鲜电影《卖花姑娘》《金姬与银姬的命运》哭倒了我们几代人。

我们嘲笑人家哭,有点五十步哭百步。


无限忠于年代,远征而来的红卫兵在天安门城楼见到伟大领袖、英明导师,欢呼声震天宇,泪水洒满广场。主席逝世的时候,哭天唤地,更是那时的生活旋律。




1976年那年,总理走了。看着爸爸臂上扎着黑纱,我很稀奇,无比羡慕。想:要是能扎一块多好的。到了九月主席也去世了,终于有了机会。


那时候广播播送毛主席去世的消息,老师却把我们都放学回家了,交待:不要听信谣言。谁都想不到万寿无疆的人,会有意外。学校在泉州杏后孔子庙设吊唁厅,我们穿蓝黑衣服、佩黑纱列队鞠躬。听到主持的老师喊“一鞠躬,二鞠躬……”,我和两三同学居然笑了。笑,当然不是开心,而是平生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感到稀奇。后来校长把我们叫进办公室,严肃地K了一顿。当时我是班长。


而当今,哭在中国已经市场化。


民间的丧事,习惯用钱租来哀嚎痛哭队,替代死亡人的孝子孝孙捶胸顿足。钱给得越多,哭得越凶。这个社会,越来越不想真情表达。连哭,都是装的!


四、其实朝鲜人也会笑


不苟言笑,是出外的朝鲜人出外的基本特征。我在赛场上接触了许多朝鲜人,他们基本不笑,当然也不哭。即便是赢了比赛,也只是淡淡地相互拥抱、拍手,而失利时,也不见有痛哭、甚至在地上打滚的现象。显得很平静,显然这是他们不想给国家丢丑。





其实朝鲜人也会笑。朝鲜一年有很多纪念活动,穿着五彩服装的男男女女都会在平壤的广场上载歌载舞,哇哇地看烟花汇演。



在视察的时候,镜头里的金正恩往往把笑带到脸部。这让人不会联想,他一枪决了自己的姑父、父亲的爱将。据说他经常也跟随行和接待官员打诨插科,讲讲黄段子什么的,引来哄堂大笑。这时陪笑的官员会用本子或手掩着嘴,生怕笑姿有失引发政治错误。


在极权国家,哭这种本来正常的心理和生理现象就这么硬生生地被规格化、约束着。


哭比笑好,这是朝鲜之特异功能。


或许不久,朝鲜哭文化被朝鲜人注册为国际非物质遗产。


卓越兄 2016/5/30



Copyright © 天津红桥区杨洋后援团@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