饮墨斋词稿残卷

Jerry刘2021-04-03 16:32:58



浣溪纱 咏兰
小院疏风不觉寒,任它芳馥袭窗前,争春无意寄君山。尤怕道心多埋土,且叹浩气再生难,一枝幽绿惹人怜。

玉楼春  蓉城近来阴晴不定,风雨频繁,余早班途中,竟被春寒耽搁,心有所思,填一词解之。

禁持夙愿春寒到,车影匆匆风雨啸。垂杨似客更飘零,化作游尘欺帻帽。南枝已探云书杳,空续诗笺吟恨稿。鳞波无力趁江南,寂寞都因天地小。

鹧鸪天  赋白菊
姑射仙姿按旧箫,参差万化不妖娆。疏风掩面清英舞,晚露盈眉泪眼消。苔翠满,月华娇。水晶帘下梦痕遥。幽情休与群芳诉,寒蝶寻香十四桥。

声声慢 春寒不消,微体抱恙,有故人慰之,余以词做答,颇有感事。

昏灯如豆,人影栖楼,春痕似带寒霜。坐困沈疴,乌衣巷外花香。呢喃燕语旧识,趁游丝、一片沧桑。乍凝目。但金陵梦觉,依旧斜阳。   尤憾生涯倦意,怕东风起舞,瘦尽垂杨。自语杯深,青天碧海茫茫。分明眼前夙愿,似羁愁、写满凄凉。更莫把,暗苗看、惟结院墙。

减字木兰花 
诗笺悄锁,彼岸纷纷人影堕。不怨东风,且把清寒幻霓虹。花魂已老,一觉分明华胥渺。两处相思,满纸荒唐欲睡时。

小重山
身陷阎浮落杏红。鳞波轻泛起,一重重。江堤垂柳趁东风。烟絮化,历乱费天工。  般若绕苍穹。嫌它春太艳,引狂蜂。谁知颠倒远山通。生色相,乍觉梦痕空。

太常引
小寒泠雨涤轻尘,杨柳系黄昏。何苦系黄昏。念此去、伤魂断魂。 多情总负,啼莺飞燕,几度驿桥春。正值驿桥春。且化作、烟痕水痕。

凤凰台上忆吹箫 
残月啼鹃,水亭惊柳,海棠偷睡江滣。拾瘦枝泥软,已是春分。清飙湖山旧梦,堪错认、驿站灯昏。青衫裂,馀寒不减,化作秋磷。  归魂,素波偏照,车去又空帆,片片流云。问燕莺消息,巢筑无痕。回首蘼芜千里,招客处、都长愁根。凄迷晚,仓惶鬓消,一路轻尘。

六丑 春分后作,次美成 
把春光蹋遍,剩几许、芳菲轻掷。酒边留影,春痕生翅翼。旧梦无迹。抛却残山水,淡烟衰草,是那时乡国。回波暗裏沉芳泽。背雨蓬山,疏花巷陌。游丝共谁怜惜。待车帆漫整,星火遥隔。   幽庭岑寂。对城阴树碧。倦眼东风处,无信息。天涯漫省过客。更登楼一望,而今愁极。归来怕、峭寒侵帻。还自把、半壁尘埃错认,向阑闲侧。清明近、暗送江汐。但卷帘、纵有啼鹃起,如何听得?

减字木兰花
东风渐晚,蝶倚朱栏双翅倦。花若离枝,那段春深知不知。红尘记取,嚣影几番同客去。容易斜阳,检点今生梦一场。

浣溪纱 桃花落,为一解。

久别桃源欲断魂,刘郎心事化香尘,仙衣旧梦了无痕。且怕封姨枝上恶,还因晓月漏窗昏,年年辜负种花人。

金缕曲
欲作南山客。舍今生、湖山好梦,百花陈迹。几度斜阳萦耳鬓,踏破平生艸屐。甚枉自、人间消息。还被春容留一醉,向天涯、听惯沧桑笛。风雨处,水流急。  卷帘心事慵无力。又长堤、飘零桃杏,那时幽寂。倦蝶轻飞朱兰坠,恨寄亭阴柳碧。恨不到、江南江北。我辈青衫沉疴久,想当年、怕对寒鸦集。况杜宇,可听得?

八声甘州
又东风阵阵损繁华,零落有谁知。似天涯逆客,江州司马,错折青枝。拂晓蓬山古道,偏遇杜鹃啼。欲寄琴弦罢,月下归栖。   但指流年似水,恨匆匆离醉,且误花期。怕南柯易断,不见蝶双飞。整罗襟、高楼凝想,看霓虹、几度向余晖。车帆冷,忆垂杨处,瘦尽游丝。

浣溪纱  忆十六铺
霓水斑斓客影分,飘零往事不堪闻,窗前细雨是深春。依旧两杯冰拿铁,回眸独坐断肠人,罗裙消息了无痕。

浣溪纱 偶遇小学同学熊林 
离别十年枉断肠,江湖重遇话沧桑,游云散尽又斜阳。只道微身浑似雁,都因岁月冷如霜,残红满地是清狂。



减字木兰花  依饮水词韵慰春事,应骆寒兄。
撕磨鬓影,吹雨经寒如梦醒。回首思量,寸寸柔情枉断肠。花亭叶落,艸屐天涯寻旧诺。薄翼难通,蝶绕春深万事从。


小院莺语,只道芳痕随夜雨。帆落江潮,明灭星灯奋羽翘。飘零谁唤,乞取慈云楼阁见。若问心怀,辜负榴裙一只钗。


多情难罢,彩蝶翩然浑似画。眼底分明,那夜伤魂不自胜。飞花将替,一入红尘心未遂。借酒临楼,不断游丝处处愁。


蝶痕无据,已作香尘流水去。铭心在书,冷雨番番岁月除。桐花开好,却系东风何处扫?正值斯春,久别江桥落魄人。


莺啼柳眼,客倚车窗天色晚。蝶舞风生,花落花开总忆卿。无猜年代,荡漾春心羞涩解。此际相思,空折垂杨第几枝。


池边白石,忽听青禽枝上惜。领角风销,但把余晖傍细条。梦中句冷,虹霓斑斓分客影。待我寻思,又怕流年入梦时。


卜算子
二十四番风,共倚栏杆坐。拂乱人间一段愁,处处残香堕。夜幕悄登临,月挂芸窗左。只见星灯不见人,你我谁之过?

减字木兰花 前夜与新竹、叁少畅言那些年,或多或少有些遗憾。
浮萍共我,只任东风无处躲。短暂韶华,似水流光载落花。泛黄照片,羞涩如初谁可见?夜静更阑,一口青梅一点酸。

蝶恋花
若水三千尘世裏。我似秋桐,不与东风对。那段流光谁泛起,频添多少酸甜味。 漫整衣衫明月坠。你似东风,不与秋桐会。凝想卷帘飞燕子,信笺重省相思字。

鹧鸪天  梨花
流水淩波淡白真,玉容何事向黄昏。都因满院东风起,始觉窗前梦底身。天欲晚,素衣分。年年未见护花人。偶遇一夜春寒雨,错把相思付月痕。

蝶恋花  白话寄人
此际偶逢微笑样。酒靥圆涡,浑似桃红放。彩蝶翩然窗阁上,波澜深处丝结网。 一瞥惊鸿星夜想。欲寄瑶笺,最怕无心向。愿把相思轻语唱,来年做你花庭匠。

浣溪纱 寿司店随笔 
暴雨心情袭小窗,残花落影水无光,相思已寄但彷徨。呛辣心酸红泪眼,阴晴不定老歌凉,如鹣似鲽隔垂杨。

甘州  余之离别,心有不舍,成词一阕。
是东风已暮杜鹃啼,垂柳折而今。念青衫此去,游丝无力,瘦倚瑶琴。壮志难消路远,鱼尾点波心。紫燕归来处,容易魂吟。  不忍同窗又记,正斜阳渐晚,谁与登临?怪红尘事渺,况味盖楼阴。恨当初、迟看花信,认飘零、一样是罗襟。行囊上、有斑痕泪,最怕重寻。

浣溪纱
细雨窗前宿醉侵,东风放肆乱衣襟,如潮思绪几多寻。辗转偏听肠断曲,销魂但寄信笺沈,烟痕不似泪痕深。

醉花间
叹憔悴,已憔悴,憔悴都因你。因你绕衷肠,皎月相思寄。三篇笺上字,让我销魂矣。深情可否真,还鉴今生里。

木兰花令
青春短暂心情灭,可奈颓云如我孑。衷肠已断最无端,悔把荒唐经此阅。人生本是天涯雪,何苦微身刚似铁。若干年后与谁同,惟见寒光圆又缺。

浣溪沙 
邂逅人间几处春,匆匆落尽染红尘,销凝等待一生轮。最怕相思萦旧梦,堪言憔悴化天真,伤情转世又伤魂。



瑞鹤仙 血玉镯
怕层云又困,堪一片、暴雨匆匆未稳。狂风锁方寸,似青冥寻梦,朱唇难认。轮回悄殒,叹绿裙、前度石韫。有凄凄杜宇,重倚画楼,切切犹悯。  漫省铜仙旧事,洗泪移盘,便迟芳信。游丝紧紧。萦幽院,化灰烬。记红尘夙愿,花残肠断,人间憔悴不问。剩伤魂利刃,频向血衣叠恨。

拜星月慢
细雨惊魂,霓虹收梦,只道花开又落。检点瑶笺,怕潘郎重约。正深院。几度、罗裙扑叶枝碎,怕对东风凶恶。甚隔云泥,念春潮犹昨。 看行李、半是虚掩著。也曾把、信息轻轻握。蝴蝶未因将许,寄桃红承诺。但韶华、却也纷纷跃。云英面、此机蓝桥各。问世间、情物如何,只迷离扑朔。

长亭怨慢  题水晶佛珠寄人 
算因果、浮沉人世。日魄萦窗,月魂成水。似玉非暇,若冰含雪,有谁记?白衣憔悴,都化作、无常泪。信是琢磨也,粉粒落、风尘相对。 再会,看君身带佛,渐换俗心凡味。灵山一犀,且忘否、露潮昙坠。逃劫数、秒谛琉璃,问今夕、婆娑而已。恨我辈无缘,难染禅门香气。

水调歌头 壬辰年五月初三,偶过少年故居西北桥,遥望江堤两岸,已起三千高厦,无复当年原始气象,故而触目伤情。事后诸友索词,余反复沉吟,得“回首楝风苦,燕子尚无家。”之句凑成一篇。
江柳趁潮起,江岸日初斜。几番羁旅谁问,书剑是生涯。一路崎岖未定,满目沧桑巨变,鬓影乱霜华。归去已春老,钟漏倚窗纱。 逝多少,青衫志,手中沙。飘零似我,江湖相忘亦杨花。整理衣襟何处,恨叠颓云不散,古笛动昏鸦。回首楝风苦,燕子尚无家。

玉楼春
尘封已久牛皮纸,记录青衫年少史。灯前羞涩似当初,月下重温双蝶事。销凝夜漏铭心裏,别样东风深院起。若如此际可相逢,定不绝情辜负你。

甘州 闻神舟九号飞升,诸子喝彩,多以诗词赞之。殊不知,此乃劳财之事,台面工夫,虚假繁荣。近来又小雨繁多,不见晴朗,余以为兵戈之相耳。
正一分细雨两分寒,石破亦天惊。望前朝宫苑,门庭萧索,芜蔓飞萤。且道花开又落,浑似旧时星。忽见昏鸦处,不忍重听。 检点而今消息,是仙姿奔月,舟载身轻。问三千世界,何事化虹翎。记归来、烟痕萦寺,恨妖姬、惨剥腹中婴。相逢道,怕流云散,晁错言兵。

秋兰香  归来无眠,寄情QQ,忽翻某之签名“happiness”略知某此时之境。余自作多情,将一厢情愿化词而发,自诩已断孽念,却自难断耳。
树影栖楼,风细小巷,归来化作新痕。车灯凝目处,笺信怕翻闻。汗衫上,烟雨正纷纷,霓花枝坠难存。但寻觅、水桥离别,几度销魂。 犬吠暗窗回首,把旧债相思,了却红尘。算重逢,陌路认何人?而今隔泥云。深浅不知,曾倚江滣。怪此际、安排长夜,断我情根。

浪淘沙 天未明,口占一词 
窗外水连天,柳影如烟。东风阵阵自年年。只道归来王谢燕,又倚楼前。若待此身闲,莫向栏杆。情怀有意绕南山。抛却红尘多少事,多少花残?

水调歌头  咏蝶 
难了世间债,薄翅刻烟痕。斑斓起伏满院,无力趁黄昏。欠尔桃红旧事,还我东风瘦损,浥露滞嚣尘。回首短波裏,杜宇不堪闻。 金谷梦,珊树碎,坠楼人。鲈鱼菰菜,功名荣辱易销魂。复问多情花落,何必繁丛伫立,辜负十分春。唯恐沧桑变,明月抱寒身。

无题
月满中天抱客城,司空见惯谢桃樱。十年漂泊无人问,幸有诗魂伴此程。

长亭怨慢
记漂泊、浑如飞絮。辗转经年,为羁无数。剑指天涯,揽胜湖水,是前度。柳轻花舞,多少恨、残春处。一望怕回头,月缺又、婵娟今古。 自伫,怪匆匆霓影,断我旧情烟雾。青衫薄命,叹短梦、怅听虫语。却待得、意气云销,渐相对、巫山风雨。把此夜愁肠,都化啼鹃归去。

甘州  用鹿潭韵 
算云泥两望到而今,归程信无涯。倚长亭日落,麻姑沧海,眼底流沙。十载飘零浑似,白絮满窗纱。昨夜春痕减,几度繁华。  怕寄形骸何处,指枯桑明月,曲水轻斜。叹灯疏柳浅,荒冢对狐家。听虫语,人间梦短,问娇娘,甚事唱琵琶。堪凝目,怪流莺起,数片飞花。

法曲献仙音 细雨不断,身微多病。记前年此时出游携手之况,而今却青衫一人,甚是感伤,填词为记。
烟雨临窗,坏云迂树,已是三更时候。锁笔诗闲,冻砚书乱,微听杂声惊狗。念此际、情怀似,栏杆落花后。 看垂柳,系春秋、碧丝依旧。同曲水、游冶小桥携手。最怕病中人,觅芳踪、无福消受。客裏流光,偏啼莺、恰引削瘦。况凉风此夜,恨减相思知否?

青衫湿  用吴激韵
车疏灯隐烟痕化,细雨湿飞花。台阴动影,楼空燕去,轻许谁家?刘郎前度,几番憔悴,忍听昏鸦。长亭绿柳,东风瘦尽,倦向天涯。

虞美人
栏杆别后荼蘼落,短梦飘零著。相思未解是清狂,几度车帆来去系斜阳。销凝往事还诗酒,悄折江桥柳。长亭短景伴孤程,恨卷朱帘杜宇一声声。

高阳台
倦客心情,愁人天气,啼莺一片黄昏。系柳城东,江亭满载轻尘。霓虹触目长桥影,正回首、眼底流云。自秋来、绿树平芜,恨倚楼门。 重听断续蝉蛩意,趁江潮未定,好送微身。似水浮萍,飘蓬怕已无根。单衣试酒分明月,忆昨宵,三两离尊。待西风、满院花残,悄作烟痕。

鹧鸪天
残雨昏昏堕柳枝,城南独步夜深时。回眸往事车声起,细对凉风霓彩稀。人悄悄,水澌澌,那年余味已成诗。摇头无奈轻言笑,不变依然是苑池。

铭社成立五周年次寒学抒怀兼示诸友 
满袖轻尘接水涯,岑烟缭绕瘦风华。文章几度赢青眼,壮志一番听落花。且倚庾楼天色霁,消凝短景顿成嗟。西风笑我多情甚,自取残杯对晚霞。

好事近  时近中秋,寄江东。 
把酒向江东,正值冷秋时节。凄雨苦风交错,记楼头明月。 夜蛩梦里一声声,青衫此生孑。不见柳桥风景,只纷纷红叶。

减兰  次少游
平生一恨,流水落花人不问。二恨愁肠,百结相思对墨香。青山易敛,我向江南何处展?月倚高楼,大雁声声都是愁。

鹧鸪天 
探取秋风一叶声,(刘)去年朱户少人行。(陈)囬廊残雨孤灯晚,(刘)镜裏眉痕酒半瓶。(陈)  寻往事,问归程。(刘)人生那得不痴情。(陈)珠丝恨打千千结,(刘)痛到深时容易醒。(陈)


苹果打赏通道




Jerry刘是一位谈吐幽默且富有文艺范儿的70末80初的毒舌大叔。他常常畅游在自己原创的音乐中,行走在字里行间的情感里,尤为重要的是他平易近人,热情大方,带有浓郁的民国主义色彩……


Jerry刘(公众号:woshiJerryliu)已联盟自媒体:文君讲谈、腹黑营销、蒲公子、霍老爷、维维漫谈、奋书生、超级牛拯救世界、交叉会面、嘿创8、熙圈、首席品牌官!已进入的自媒体专栏有:百家号、知乎、头条、天天快报、企鹅自媒体。著作有《据体化》,一本“异想天开”的书!社群组织有“成都圆桌派”“腹黑营销”。

Copyright © 天津红桥区杨洋后援团@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