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道坊:默契天机,混合玄理,安有长生之不得、神仙之不成耶?

太乙玄门2021-09-10 10:33:30

诸天气荡荡,我道日兴隆!

平素关注,以备急用。江湖险恶,防病克邪。

采编:长生证道

《十洲杂记》曰∶纯阴无阳,鬼也;纯阳无阴,仙也;阴阳相杂,人也。鬼则阴灵之气凝而为形,仙则阳和之气不散,炼而为质。人以阳尽而为鬼,鬼者,人之归也。人以阴尽而为仙,仙者,人之迁也。当其少年,阳多阴少之时,不肯修炼。及夫老弱,气散神衰之后,安得无损?高人上士,忧勤未补之前,戒慎补已损之后。未损者,保养不至于损;已损者,补益不至于亏。非大道高士,不可议此。

《西山记》曰∶人受气赋形,三百日胎完,与母分体,一千日乳抱,四千日盗物,取天地之气,五千日气足。故女子十四岁,天癸降而真阴散;男子十六岁,真精满而阳气泄。男子之气,八百一十丈;女子之血,三石六斗。九九八十一,纯阳之数,气之本数也;六六三十六,纯阴之数,血之本数也。过此以往,走失耗散。气以九九而损,血以六六而竭。

自然亏损,又况败坏而不知修养乎?如王侯之府,美女兼千;卿士之家,侍外家数百。昼以醇酒,淋其骨髓;夜以房事,输其血气。耳耽目恣,偃卧不休。上奔走不安居而又滋味锦绣,大醉入房,不知御神保气,居无节而精神有限,未及半白已憔悴枯朽也。故真仙上圣,凡所修养有益,惟求无损。一日之忌,暮无大醉;一岁之忌,暮无远行;终身之忌,暮无燃烛行房。此补损之大略也。五味,人不可无也,戒之偏多。酸损脾,甘损肾,咸损心,苦损肺,辛损肝。大药未就,尚有饥渴,一日三次要食,古人所以淡而食之,又不荤腥,恐污口腹也。五脏积滞,用六字气治之,即《黄庭图》之法也。张澄道以此留形住世,王悟真以此治病延年,孙思邈以此修身治人。六字之妙∶春不呼,夏不 ,冬不呵,秋不嘘,四时常有嘻,三焦无不足;八节不得吹,肾府难得盛。凡有余则引其子,不足则杀其鬼。此妙古今无知者,西山上圣得其昧也。不须禁忌百端,但朝不虚而暮不实,上也;素无味,淡无荤,次也。何虑四体之不充悦乎?及夫六字气,有余引子,不足杀鬼者;肝本嘘也,余则用嘘。嘘亦不能引肝气,若引其子,则用呵字,泻心之气,心气既行,肝气自传也。若肝气不足,则杀其鬼。肺,金也,金克木,木为妻而金为夫,夫乃鬼也。如肝气弱,必是肺之有余,必杀其鬼,用 字泻之。聪明之士,审达五行生克,调和其气,无过不及而阴阳自正。

根据时对节,下手行动,默契天机,混合玄理,安有长生之不得、神仙之不成耶?

附:

《太上黃庭內景玉經》

  上清章 第一

上清紫霞虛皇前,太上大道玉晨君,閑居蘂珠作七言,散化五形變萬神,是為黃庭作內篇。琴心三疊舞胎僊,九氣映明出霄間,神蓋童子生紫煙,是曰玉書可精研。詠之萬遍昇三天,千災以消百病痊,不憚虎狼之凶殘,亦以卻老年永延。

上有章 第二

上有魂靈下關元,左為少陽右太陰,後有密戶前生門,出日入月呼吸存。元炁所合列宿分,紫煙上下三素雲。灌溉五華植靈根,七液洞流衝廬间,迴紫抱黃入丹田,幽室內明照陽門。


口為章 第三

口為玉池太和宮,漱咽靈液災不干,體生光華氣香蘭,卻滅百邪玉煉顏。審能修之登廣寒,晝夜不寐乃成真,雷嗚電激神泯泯。


黃庭章 第四

黃庭內人服錦衣,紫華飛裙雲氣羅,丹青綠條翠靈柯,七莛玉籥閉兩扉,重掩金關密樞機。玄泉幽闕高崔鬼,三田之中精氣微,嬌女窈窕翳霄暉,重堂煥煥揚八威,天庭地關列斧斤,靈臺盤固永不衰。


中池章 第五

中池內神服赤珠,丹錦雲袍帶虎符,橫津三寸靈所居,隱芝翳鬱自相扶。


天中章 第六

天中之嶽精謹修,靈宅既清玉帝游,通利道路無終休。眉號華蓋覆明珠,九幽日月洞虛元,宅中有真常衣丹,審能見之無疾患。赤珠靈裙華蒨粲,舌下玄膺生死岸。出青入玄二炁焕,子若遇之昇天漢。


至道章 第七

至道不煩诀存真,泥丸百節皆有神,髮神蒼華字太元,腦神精根字泥丸,眼神明上字英玄,鼻神玉壟字靈坚,耳神空閑字幽田,舌神通命字正倫,齒神崿鋒字羅千。一面之神宗泥丸,泥丸九真皆有房,方圓一寸處此中,同服紫衣飛羅裳。但思一部壽無窮,非各別住居腦中,列位次坐向外方,所存在心自相當。


心神章 第八

心神丹元字守靈,肺神皓華字虛成,肝神龍煙字含明,翳鬱導煙主濁清,腎神玄冥字育嬰,脾神常在字魂停,膽神龍曜字威明。六腑五臟神體精,皆在心內運天經,晝夜存之自長生。


肺部章 第九

肺部之宮似華蓋,下有童子坐玉闕,七元之子主調氣,外應中嶽鼻齊位。素錦衣裳黃雲帶,喘息呼吸體不快,急存白元和六氣,神倦久視無災害,用之不已形不滯。


心部章 第十

心部之宮蓮含華,下有童子丹元家,主適寒熱榮衛和,丹錦飛裳披玉羅,金鈴朱帶坐婆娑。調血理命身不枯,外應口舌吐玉華,臨絕呼之亦登蘇,久久行之飛太霞。


肝部章 第十一

肝部之宮翠重裹,下有青童神公子,主諸關鏡聰明始,青錦披裳佩玉铃,和制魂魄津液平,外應眼目日月精。百疴所锺存無英,同用七日自充盈,垂絕念神死復生,攝魂還魄永無倾。


腎部章 第十二

腎部之宮玄關圓,中有童子冥上玄,主諸六腑九液源,外應兩耳百液津,蒼錦雲衣舞龍幡。上致明霞日月煙,百病千災急當存,兩部水王對生門,使人長生昇九天。


脾部章 第十三

脾部之宮屬戊己,中有明童黃裳裹,消穀散氣攝牙齒,是為太倉兩明童,坐在金臺城九重,方圓一寸命門中。主調百穀五味香,辟卻虛羸無病傷,外應尺宅氣色芳,光華所生以表明,黃錦玉衣帶虎章,注念三老子輕翔,長生高僊遠死殃。


膽部章 第十四

膽部之宫六腑精,中有童子曜威明,雷電八振揚玉旌,龍橫旂天擲火鈴。主諸氣力攝虎兵,外應眼童鼻柱間,腦髮相扶亦俱鮮,九色錦衣綠華裙,佩金帶玉龍虎文,能存威明乘慶雲,役使萬神朝三元。


脾長章 第十五

脾長一尺掩太倉,中部老君治明堂,厥字靈元名混康,治人百病消穀粮,黃衣紫帶龍虎章,長精益命賴君王。三呼我名神自通,三老同坐各有朋,或精或胎別執方,桃核合延生華芒。男女徊九有桃康,道父道母對相望,師父師母丹玄鄉,可用存思登虛空,殊途一會歸要終。閉塞三關握固,含漱金醴吞玉英,遂至不飢三蟲亡,心意常和致欣昌。五嶽之雲氣彭亨,保灌玉廬以自償,五形完堅無災殃。


上睹章 第十六

上睹三元如連珠,落落明景照九隅,五靈夜燭煥八區。子存內皇與我遊,身披鳳衣銜虎符,一至不久昇虛無。方寸之中念深藏,不方不圓閉牖牕,三神還精老方壯,魂魄內守不爭競,神生腹中銜玉鐺,靈注幽闕那得丧,琳條萬尋可蔭仗,三魂自寧帝書命。


靈臺章 第十七

靈臺鬱藹望黃野,三寸異室有上下,間關營衛高玄受,洞房紫極靈門戶。是昔太上告我者,左神公子發神語,右有白元併立處,明堂金匱玉房間,上清真人當吾前。黃裳子丹氣頻煩,借問何在兩眉端,內俠日月列宿陳,七曜九元冠生門。


三關章 第十八

三關之中精氣深,九微之內幽且陰,口為天關精神機,足為地關生命扉,手為人關把盛衰。


若得章 第十九

若得三宫存玄丹,太一流珠安崑崙,重中樓閣十二環,自高自下皆真人。玉堂絳宇盡玄宮,璇璣玉衡色蘭玕,瞻望童子坐盤桓,問誰家子在我身?此人何去入泥丸,千千百百自相连,一一十十似重山。雲儀玉華俠耳門,赤帝黃老與我魂,三真扶骨共房津,五斗煥明是七元,日月飛行六合,帝鄉天中地戶端,面部魂神皆相存。


呼吸章 第二十

呼吸元氣以求僊,僊公公子似在前,朱烏吐縮白石源,結精育胞化生身,留胎止精可長生。三氣右徊九道明,正一含華乃充盈,遙望一心如羅星,金室之下可不傾,延我白首反孩嬰。


瓊室章 第二十一

瓊室之中八素集,泥丸夫人當中立,長谷玄鄉繞郊邑,六龍散飛難分別。長生至慎房中急,何為死作令神泣,忽之禍鄉三靈歿。但當吸氣錄子精,寸田尺宅可治生,若當決海百瀆饮,葉去樹枯失青青,氣亡液漏非已形。專閉御景乃長寧,保我泥丸三奇靈,恬淡閑視內自明,物物不干泰而平,慤矣匪事老復丁,思詠玉書入上清。


常念章 第二十二

常念三房相通達,洞視得見無內外,存漱五芽不飢渴,神華執巾六丁谒。急守精室勿妄泄,閉而寶之可長活。起自形中初不闊,三官近在易隱括。虛無寂寂空中素,使形如是不當污。九室正虛神明舍,存思百念視節度,六腑修治勿令故,行自翱翔入雲路。


治生章 第二十三

治生之道了不煩,但修洞玄與玉篇,兼行形中八景神,二十四真出自然,高拱無為魂魄安,清靜神見與我言,安在紫房帷幙間,立坐室外三五玄。燒香接手玉華前,共入太室縱璣門,高研恬淡道之園,內視密盼盡見真,真人在己莫問鄰,何處遠索求因緣。


隱景章 第二十四

隱景藏形與世殊,含氣養精口如朱,帶執性命守虛無,名入上清死錄除,三神之樂由隱居。倏欻遊遨無遺憂,羽服一整八風驅,控駕三素乘晨霞,金輦正位從玉輿,何不登山誦我書。鬱鬱窈窈真人墟,入山何難故躊躇,人間紛紛臭如帑。


五行章 第二十五

五行相推反歸一,三五合氣九九節,可用隱地回八術,伏牛幽闕羅品列。三明出於生死際,洞房靈象斗日月,父曰泥丸母雌一,三光煥照入子室。能存玄真萬事畢,一身精神不可失。


高奔章 第二十六

高奔日月吾上道,鬱儀結璘善相保,乃見玉清虛無老,可以回顏填血腦。口銜靈芝擁五星,腰帶虎錄佩金鐺,駕欻接生宴東蒙。


玄元章 第二十七

玄元上一魂魄煉,一之為物叵卒見,須得至真乃顧眄,至忌死氣諸穢賤,六神合集虛中宴。結珠固精養神根,玉匙金籥常完堅,閉口屈舌食胎津,使我遂煉獲飛僊。


僊人章 第二十八

僊人道士非有神,積精累氣以為真。黃童妙音難可聞,玉書絳簡赤丹文。字曰真人巾金巾,負甲持符開七門,火兵符圖備靈關,前昂後卑高下陳。執劍百丈舞錦蟠,十絕盤空扇紛紜,火鈴冠霄墜落煙,安在黃闕兩眉間,此非枝葉實是根。


紫清章 第二十九

紫清上皇大道君,太玄太和俠侍端,化生萬物使我僊,飛昇十天駕玉輪。晝夜七日思勿眠,子能修之可長存。積功成煉非自然,是由精誠亦守一,內守堅固真之真,虛中恬淡自致神。


百穀章 第三十

百穀之實土地精,五味外美邪魔腥,臭亂神明胎氣零,那從反老得還嬰,三魂忽忽魄糜傾。何不食氣太和精,故能不死入黃寧。


心典章 第三十

心典一體五臟王,動靜念之道德行,清潔善氣自明光,坐起吾俱共棟梁,晝日曜景暮閉藏,通達華精調陰陽。


經歷章 第三十二

經歷六合隱卯酉,兩腎之神主延壽,轉降適斗藏初九,知雄守雌可無老,知白守黑見坐守。


肝氣章 第三十三

肝氣鬱勃清且長,羅列六腑生三光。心精意專內不傾,上合三焦下玉漿。玄液雲行去臭香,治蕩髮齒煉五方。取津玄膺入明堂,下溉喉嚨神明通。坐侍華蓋遊貴京,飄飄三清席清凉,五色雲氣紛青蔥,閉目內自眄相望,使諸心神還自崇,七玄英華開命門,通利天道存玄根。百二十年猶可還,過此守道誠甚難,唯待九轉八瓊丹,要復精思存七元,日月之華救老殘,肝氣周流終無端。


肺之章 第三十四

肺之為氣三焦起,視聽幽冥候童子,調理五華精髮齒,三十六咽玉池裏,開通百脈血液始。顏色生光金玉澤,齒堅髮黑不知白,存此真神勿落落,當憶紫宮有座席,眾神合會轉相索。


隱藏章 第三十五

隱藏羽蓋看天舍,朝拜太陽樂相呼,明神八威正辟邪,脾神還歸是胃家。躭養靈根不復枯,閉塞命門保玉都,萬神方胙壽有餘,是謂脾建在中宮。五臟六腑神明主,上合天門入明堂,守雌存雄頂三光,外方內圓神在中。通利血脈五臟豐,骨青筋赤髓如霜,脾救七竅去不祥,日月列布設陰陽。兩神相會化玉英,淡然無味天人糧,子丹進饌肴正黃,乃曰琅膏及玉霜。太上隱環八素瓊,溉益八液腎受精,伏於太陰見我形,揚風三玄出始青。恍惚之間至清靈,戲於飚臺见赤生,逸域熙真養華榮,內盼沉默煉五形,三氣徘徊得神明,隱龍遁芝雲琅英,可以充飢使萬靈,上蓋玄玄下虎章。


沐浴章 第三十六

沐浴盛潔棄肥薰,入室東向誦玉篇,約得萬遍義自鮮,散髮無欲以長存。五味皆至正氣還,夷心寂悶勿煩冤。過數已畢體神精,黃華玉女告子情,真人既至使六丁,即授隱芝大洞經。十讀四拜朝太上,先謁太帝後北向,黃庭內經玉書暢。授者曰師受者盟,雲錦鳳羅金鈕纏,以代割髮肌膚全,攜手登山歃液丹,金書玉景乃可宣。傳得審授告三官,勿令七祖受冥文患,太上微言致神僊,不死之道此其文。

  

太上黃庭內景玉經竟



《道教三字经 》

《道教三字经 》

易心莹 
一、大道一炁化三清 

至虚灵,至微妙。强称名,为大道。道之体,本自然。兆于一,象帝先。浑无物,杳冥精。玄化流,光音生。辟混朦,渐微明。太无变,三分气。始青气,号清微。龙汉劫,天景晖。元白气,号禹馀。显真文,焕太虚。玄黄气,号大赤。开上皇,万化孳。


二、三洞经箓冠古今 

元始尊,说洞真。启大教,演三乘。灵宝尊,说洞玄。金科立,宝箓传。道德尊,说洞神。十二部,度天人。建法筵,宝珠中。传经蕴,义无穷。我皇人,集云书。正天音,在劫初。译三洞,次四辅。七十二,冠古今。 


三、诸神弘道传飞升 

自玉清,至西那。玄风及,同顺化。玉皇尊,大有情。舍王位,苦修行。历多劫,志不灰。证金仙,号如来。位玉京,镇萧台。斡天帝,总三才。本行经,断障碍。告菩萨,无内外。静妙尊,大辩才。广说法,九和台。开始老,学修真。化国王,度臣民。宏教法,三千人。受此决,白日升。


四、古仙宗崇大洞经 

溯源流,追上古。证道者,书唯普。考真系,别宗祖。大小宗,从头数。

古仙宗,遗上世。极昌明,在黄帝。欲治国,慕广成。访崆峒,论长生。来具茨,窥靖庐。礼诸真,奉芝图。探九室,青城峰。获龙蹻,有遗踪。

守一经,仙王授。讲生理,除病垢。无摇精,无劳神。隳肢体,黜聪明。神气和,结仙胎。千二百,身不衰。

净乐国,有王子。出尘埃,了生死。入太和,自勤苦。提慧剑,降二竖。跃南崖,现真武。大功成,报父母。吴夫差,仰止切。求度人,之齐国。空洞篇,不轻泄。传斯文,四万劫。此一家,宗大洞。研真理,苍胡重。 


五、金液聚玄两相宜 

金液宗,始娲皇。明造化,法阴阳。逮轩辕,费专研。政教余,且学仙。合神药,炼金丹。龙车举,鼎湖间。得度者,多近臣。荆山下,旧迹存。此一家,宗九鼎。炼汞铅,穷根本。聚玄宗,左真传。授黄氏,在周宣。明内功,法最简。但澄心,物欲遣。空无寂,观三要。惟湛然,期至道。此一家,宗清静。持定观,圆珠映。


六、胎息黄芽返童婴 

长淮宗,开駏神。居脽上,得其真。归根法,复命关。一字诀,静中参。观云起,调无弦。穷妙有,括人天。此一家,宗胎息。

玄际通,复无极。葆和宗,老容成。服五芽,餐云英。严固守,元神充。身不挠,夺天工。此一家,宗服气。守玄牝,还妙谛。


 七、房室养生调神宗 

调神宗,传素女。保身法,人妙理。治众病,功奇巧。补伤损,颜不老。摄精气,填血脑。防邪伪,慎检讨。此一家,宗内房。明气道,养阳方。

 

 八、南宫苍益健利灵 

南宫宗,师一真。秘密咒,役鬼神。挥灵剑,妖邪遁。隐形景,须体证。此一家,宗符箓。运精神,合云物。苍益宗,系彭桐。僦大隗,并神农。炼丹砂,法乾纲。采灵药,九加方。茹石散,饵琼芝。易骨髓,返仙姿。此一家,宗服食。延寿命,保质原。键利宗,盛羲农。赤松后,数宁封。治虚邪,可延年。漱灵液,灾不干。畅关节,通泥丸。壮体魄,筋骨坚。伏虫蛇,除患害。驱恶疾,百里外。此一家,宗导引。致精微,入妙境。


九、设坛镇邪从头叙 

科醮宗,降高辛。牧德台,宝符膺。资二仪,奠岳灵。保国祚,免灾迍。得解脱,证玄宫。藏金简,钟山封。

夏禹王,躬勤俭。疏九河,除时患。凿峡门,多险阻。祈神人,阴相辅。示玉印,并经符。斩世阨,遣童律。栖山咒,力伏魔。禁岳渎,锁淮涡。竟此身,水土平。功绩就,入阳明。

吴会间,张隐者。锄河滨,获元始。筑灵宫,勤供养。感天尊,授大洞。经箓法,传心印。一句偈,元伯敬。祛瘟灾,除疫疠。本愿力,归上帝。

阖闾王,登包墟。窥林屋,得禹书。合一卷,赤玉字。百有七,又十四。太真科,法维谨。通典格,有七等。箓与科,戒和律。箓百二,科四六。戒千二,律与齐。大小章,并醮仪。此一家,宗灵宝。赞神明,至幽渺。

上十宗,是正传。分宗派,别先后。


十、柱史玄妙传三丰 

尊柱史,号犹龙。越唐宋,至三丰。关令尹,第一传。着九篇,述渊源。希夷君,隐太华。木岩集,史文嘉。

六祖张,号隐仙。会南北,玄要篇。希夷下,道学兴。

第三传,尧夫承。观物篇,经世书。大圆理,合虚无。

第六传,濂溪继。太极图,宗老易。

儒学派,孔仲尼。法圣哲,志所期。去适周,景王间。问诸礼,师老聃。子弓后,是荀卿。

评诸子,甚分明。人心危,道心微。十六字,道书辞。第五传,乃韩非。解喻老,名法归。至贾谊,踵前贤。明道术,修故篇。


十一、治道茅山多传人 

治道派,本丈人。至安期,教乃分。黄老术,善治民。传盖公,终汉臣。

安期下,付马鸣。宗内学,阴真君。得太清,入赤城。炼白金,惠时贫。

第三传,魏伯阳。参同契,丹经王。神仙传,且直言。谓假易,论作丹。唐彭晓,据元枢。释真义,明镜图。

茅山派,师鬼谷。授初成,隐华岳。叔申君,西城传。得二景,归金坛。第五传,清虚真。八隐书,高仙经。六传周,号紫阳。灵晖箓,金玄章。清虚下,魏夫人。退静室,谙黄庭。第九世,杨羲君。授正法,曲素文。紫阳下,推许映。服玉液,朝脑精。第二世,许侍郎。愈腹疾,服术方。简寂公,为第六。修道藏,纂经箓。八世陶,号贞白。诠真诰,正隐诀。十一世,称司马。坐忘理,极正大。论吾人,在贵生。生道足,返天真。 


十二、方仙要数葛仙翁 

方仙派,西王母。降閟宫,授汉武。上清经,十二事。稽内传,详为志。十三传,皆方技。五利徒,鲜真谛。

汉淮南,重丹器。鸿宝书,惜久佚。葛仙翁,左氏传。流珠歌,记生前。修真一,入大定。经醮法,遗鲍郑。晋抱朴,得郑书。述丹道,千有余。论仙方,识元意。十二篇,称绝艺。


十三、太平正一豫章派 

太平宗,师于吉。青领书,百七十。修此法,嗣息增。论兴国,较铢分。重经意,惟襄楷。累上疏,君不解。

正一派,汉天师。盟威箓,拜章仪。斩故气,消三业。得大丹,辨正邪。奉斗经,度玉局。六十三,沿世袭。

玄学派,宗何王。崇虚论,述老庄。至七贤,学无学。窥堂奥,推向郭。

豫章派,祖兰期。孝悌王,是本师。亲点化,掘三墓。见尸体,身忽合。遥轻举,显神通。铜符券,蕴神功。传谌母,守真膺。嘱度者,旌阳令。三祖许,号仙都。石函记,法鼎炉。


十四、全真修道南北宗 

南宗兴,祖伯端。天回镇,师海蟾。临行时,亲嘱咐。脱汝法,当授度。逢马氏,司真行。至荆湖,饵丹升。三祖薛,本僧衲。参杏林,师环下。通宗说,复命篇。得外护,道乃全。四祖陈,号泥丸。习贱业,隐市廛。大雷书,黎母授。诛邪魔,除灾咎。壶中药,随布济。翠虚篇,遗散吏。五祖白,居武夷。海琼集,显秘密。

北宗师,号重阳。宗钟吕,祖少阳。五篇文,获甘镇。活死人,入墓寝。焚草庵,见真假。赴东溟,度烈马。未生前,亲抉剖。九转丹,几人悟。十五论,教化集。揆诸经,括玄义。邱刘谭,郝王孙。

元中主,尊龙门。丹阳下,祖披云。乌兔经,萃玄文。四祖赵,居南岳。同源论,悔后学。致虚翁,是嫡传。抒大要,阐先天。长春下,祖志平。承遗教,在燕京。葆光集,及语录。建道场,宏规模。四祖李,名浩然。西游记,称遗篇。五祖王,着信心。赠光教,主白云。

又八传,至冲虚。撰正理,明玄机。继此者,僧华阳。着仙论,道法昌。 


十五、元始演法留戒律 

律宗法,传最古。虚皇尊,留青土。汉仙人,素行直。奉新科,百八十。晋阮基,齐张岊,持大戒,礼宝偈。唐潘公,品戒目。重八一,轻州六。三真戒,师道一。

勤修纂,法始卒。曰初真,曰中极。曰玄都,并研习。初遵十,中三百。智慧戒,属妙德。女真戒,爱此行。勉过咎,律均衡。至明季,嗣昆阳。说心法,律益彰。已上说,十三宗。斋忏法,箓相从。


十六、三箓七斋天人通 

曰金玉,曰黄箓。此三斋,资冥福。修金箓,僖宗皇。躬祈祷,时雨将。建鸿斋,道武君。克寰宇,扫烟氛。曰明真,曰自然。曰三元,曰八节。曰洞神,曰指教。曰涂炭,为七品。

入圣法,升虚仪。遇修崇,福寿益。救苦忏,启青玄。宝幡动,礼妙严。恩光力,瓶中柳。肉白骨,起枯朽。万灵忏,何人集。柳真君,弟子俱。灭灾祸,法琼篇。通玄妙,了根源。所南公,继诸家。哀茕独,祭炼夸。敕何乔,诣冥途。拯滞魄,出幽都。


十七、知法动静妙无穷 

宗箓明,当知法。动与静,须了达。曰水火,土木金。此五行,互为因。曰精神,魂魄意。此五神,随所御。曰命功,时物事。此五贼,不可执。内五神,外五贼。忽相感,生十业。业识起,有六欲。十七乘,从此立。

眼鼻耳,舌身心。缘善恶,结习深。迷为凡,悟为圣。明顺逆,修善行。曰灵仙,曰人仙。曰地仙,曰神仙。并天仙,为五等。用九六,絜纲领。自仙真,至上圣。

各三迁,九品应。西与北,南与东。行攒簇,入中宫。曰龙虎,曰丹土。此三性,归一处。运周天,勤烹炼。火焰飞,真人现。五气聚,体用全。

三一化,妙无边。曰道身,曰真身。曰报身,乃三身。应身起,又生身。示妙相,顺世困。任聚散,无限量。云分身,化万象。

前为本,后为迹。随机显,常不一。有白元,有无英。有桃康,有司命。有太一,为五灵。彗圆备,神自明。天视通,梵音通。神触通,神会通。夙神通,预兆通。周法界,无不穷。 


十八、至德六度早修行 

曰天地,曰水途。积世孽,当受辜。曰色累,曰爱累。曰贪累,曰华竞。曰身累,此五苦。并三途,为人难。

闻思修,归觉路。善体行,得会悟。正信度,定善度。金华度,普德度。元命度,全真度。斯渐证,称六度。

慈与爱,善与忍。四行足,丹书允。曰真常,曰净应。此四德,清都证。圣凡路,净秽门。凡五道,不须论。


十九、天地阴阳须自明 

曰黄曾,有六天。百善功,得升迁。曰越衡,十八天。六根净,粗尘捐。次六天,细且轻。再致六,轻染更。曰霄度,乃四天。忘心识,转气观。渐为妙,入重玄。无沦坏,四梵天。曰常融,曰玉隆。曰梵度,贾夷终。此四民,并三界。蹑诸乘,无滞碍。

既明天,须论地。地依天,气包举。十方界,及洞渊。六无聚,拥京山。混无分,沌朴大。

云莪莪,无高下。溟寂然,涬无涯。罗天布,三境奢。蒙细雨,澒益华。洪钧运,无障遮。径四维,八圆界。浮虚空,风所待。风虚摩,气抡然。金刚力,乘乎天。日月星,倍循环。重重涉,似转丸。

阴与阳,过不及。若扞格,生灾翳。曰九阳,曰百六。运天关,转地轴。计轮回,三千六。阴否蚀,阳激勃。天穷阴,地穷阳。两大轮,共颉颃。

观上下,人在中。距四方,入穹窿。数此地,至浩劫。非道力,谁不灭。润泽地,金粟地。刚铁地,水泽地。大风泽,称五地。空色润,至微细。曰戊土,曰己土。曰浮黎,为三土。 


二十、历代神仙把路引 

度人经,且说明。六十一,次第分。太上道,上真道。中真道,种种道。知其几,观其窍。空无碍,入众妙。

凡学人,当自体。志向坚,万善举。信能行,功无比。除秽垢,勤磨洗。参众术,撮枢要。循阶梯,爰深造。窥琅环,探玄奥。致虚寂,无朕兆。

昔穆王,厌国情。轻富贵,徂昆仑。李八百,古蜀君。去归隐,禅鳖灵。王子晋,好神仙。随浮邱,驾鹤还。善济物,马师皇。愈龙疾,甘草汤。介元则,有道术。钓鲻鱼,献吴王。董仲君,善服气。曾被狱,隐形去。幼学道,钱妙真。居句曲,诵仙经。七岁童,丁令威。学仙道,千年归。暨彗琰,修蝉蜕。天目山,棺版飞。冯薛氏,修苦行。得尸解,玄鹤迎。太玄女,少丧夫。治仙术,坐行厨。张珍奴,悔青楼。感吕仙,得真修。

古高真,诰谛多。嗟同人,易蹉跎。作三字,勉初学。细研精,得至乐。莫泥象,莫执文。悟此理,乃为真。

Copyright © 天津红桥区杨洋后援团@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