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之声第3期20180525

红楼之声2020-03-25 13:36:19

红楼之声

你说世界是多么辽阔

渺小的我们拥有什么





红楼要闻•讲座


名家名讲“《红楼梦》与中国传统文化”课程走进山西师范大学


5月6日,由中国红楼梦学会、山西师范大学文学院《红楼梦》课程组和社科处联合举办的“《红楼梦》与中国传统文化”课程在山西师范大学举办。

邀请主讲嘉宾有:中国艺术研究院张庆善研究员、胡文彬研究员、孙伟科研究员、何卫国研究员、张云编审,首都师范大学段启明教授、北京语言大学段江丽教授,以及中国红楼梦学会艺术与文创委员会主任、87版《红楼梦》电視剧贾宝玉扮演者欧阳奋强。具体讲座时间如下:

5月6日

张庆善:漫谈宝玉的性格特征与命运悲剧

欧阳奋强:我怎么走进宝玉的世界

5月12日

胡文彬:红楼一觉千年梦——我读《红楼梦》的几点体会

孙伟科:从《红楼梦》的传奇性谈起

5月19日

段启明:从“贾母”谈起

何卫国:《红楼梦》作者创作及后四十回问题

5月26日

张云:贾宝玉•神瑛侍者•通灵宝玉

段江丽:宝钗、黛玉形象比较

“《红楼梦》与中国传统文化”课程是由文学院李奎博士设计的,团队成员由张海燕、王以兴、刘士义、宋华燕等青年教师组成。2017年11月获批山西师范大学优质课程。其目的在于“促进《红楼梦》阅读和学习,传播正确的阅读方法和研究方法”。

讲座又一次将经典著作带入了大众视野,有利于学生们对以《红楼梦》为代表的民族文化、民族精神以及所蕴含的民族力量,形成具体的认识和感受,从而增进对祖国优秀文化的了解和认识。

【微言】胡文彬、段启明、张庆善等先生都是著作等身的前辈学者,像胡先生已届耄耋之年,他们不辞辛苦,跋涉奔波,一直在为弘扬优秀的中华传统文化,传播《红楼梦》精神而努力,令人由衷地钦敬。


《天上掉下个林妹妹》——泸州、广安进行主题讲座


5月13日下午,四川泸州南苑会议中心正在进行着一场《红楼梦》主题讲座。主讲嘉宾为中国红楼梦学会会长张庆善先生。讲座题目:《天上掉下个林妹妹——<红楼梦>宝黛爱情的心路历程及其悲剧》。

为什么二百多年前的宝黛爱情及其悲剧故事至今还有那么大的震撼力?张庆善表示:宝黛爱情的悲剧结局和传统中国文学作品大团圆的结局相比较更具有深刻性。作者表达了对人生、对社会,对真善美的追求,对美的毁灭,加深读者对生活的感悟。

本次讲座由中共泸州市委宣传部、泸州市社科联主办,天赐泸州文化产业发展有限责任公司承办。自2007年4月23日开坛以来,坚持“听酒城讲坛,学文史百科,悟人生真谛,建和谐泸州”的理念,着力打造中国酒城乃至西部地区有影响力的城市文化名片。

5月15日,张庆善在广安 “文旅大讲堂”进行了同主题讲座。文旅大讲堂项目是由广安市文联、广安市文广新局等单位主办,广安文旅灿星文化演艺有限公司承办的。广安市政协、市文联、社科联领导现场聆听了讲座。

【微言】宝黛爱情可以说是《红楼梦》中最动人的诗篇,林妹妹是广大红迷最喜爱的一个角色。正如鲁迅先生所言,自从《红楼梦》诞生以来,传统的写法都打破了。《红楼梦》如实记述最真切的生活悲剧,更格外有感染力和震撼力。张庆善先生的演讲有助于读者加深对《红楼梦》的理解,对生活的感悟。


《<红楼梦>后四十回与<红楼梦>主题的探索》讲座在北京举办


5月17日,曹雪芹纪念馆副研究员樊志斌先生进行了题为《<红楼梦>后四十回与<红楼梦>主题的探索讲座》。

樊志斌表示:《红楼梦》后四十回非曹雪芹著,并没有一个确实的铁证,张问陶与高鹗关系的生疏和赠诗归美的基本特点决定了其诗注信息的不准确,其他人以自己未见即伪、以宝史婚姻否定今本的做法,在考证上讲,都犯了基本的方法错误,与前五回的预设相悖。这种先入为主的续书说极大地影响着《红楼梦》整体赏析与思想表达的理解。对于后四十回的理解既要结合前五回的预设,更要了解中国哲学的原始主张和中国文化含蓄内敛的表达方式。

本次讲座由清华园街道党工委、清华园街道办事处主办,是该区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系列活动、第十四届文化界系列活动之一。清华园街道第十四届文化节系列活动在三月拉开帷幕,精彩活动纷至沓来。这是清华园街道在探索街道公共文化服务体系新模式和新路径的一次尝试。

【微言】关于《红楼梦》后四十回的作者问题自从《红楼梦》诞生以来就一直存在着论争,直到今天也没有统一的看法。聆听樊志斌先生的讲座,会更多角度地去探索,全面思考这个问题。


欧阳奋强携《1987,我们的红楼梦》赴海口分享《红楼梦》背后的故事


5月12日下午,87版《红楼梦》 “贾宝玉”扮演者欧阳奋强,携新书《1987,我们的红楼梦》现身海口解放路书城,与众多“红迷”们共同回忆拍摄往事。欧阳奋强表示:“写这本书是为了致敬经典,致敬当年默默付出的老前辈们。”

此次读者见面会是第十届海南书香节系列活动之一。第十届海南书香节暨2018书香海南阅读季于5月5日隆重开幕,包含19个版块300多场精彩纷呈的阅读推广活动。

【微言】87版《红楼梦》历经三十年的时代变迁,仍然是红迷心目中念念不忘的经典,这在被视为“快消品”的影视剧中是罕见的。87版的成功从某种程度上说是文化的力量,尊重文化,尊重《红楼梦》,以匠人精神打造出来的精品。


《百年常新——时代的<红楼梦>》周岭北大开讲


5月18日晚,87版《红楼梦》编剧周岭在北京大学举行了一场题为《百年常新——时代的<红楼梦>》的讲座。主办方为北京大学曹雪芹美学艺术研究中心、北京大学未名红学社。

周岭从今年4月18日,就开始了2018年度讲座季,先后在清华大学、北方交通大学、北京大学、北京交通大学等进行《红楼梦》专题讲座。

【微言】周岭讲座中提到了对各种《红楼梦》续书的看法,肯定了作者们对于《红楼梦》的拳拳热爱之心,但是续书属于一种文学再创作,尤其是续旷世名著《红楼梦》,成功者罕有。


“正定红楼梦讲堂”第五期为您讲述《石头记》的故事


5月18日,“正定红楼梦讲堂”第五期邀请主讲嘉宾张云女士,讲述《石头撰书与通灵宝玉》。“正定红楼梦讲堂”是正定荣国府、正定广播电视台2018年度联合中国红楼梦学会举办文化活动,已经成功举办了四期。

【微言】《红楼梦》中最难以理解和全面认识的人物是贾宝玉。顽石、通灵宝玉、神瑛侍者和贾宝玉的关系错综复杂。要有效地阅读《红楼梦》,首先得搞清楚石头撰书是怎么一回事儿,石头与通灵宝玉又有怎样的关系。


南京大学文学院举办红楼主题讲座——《看不见的红楼梦——国族寓言和后设小说》


4月27日下午,在南京大学文学院,台湾大学文学系英美文学及比较文学教授廖咸浩带来一场《红楼梦》学术讲座——《看不见的红楼梦——国族寓言和后设小说》。江苏省红楼梦研究会会长苗怀明教授担任讲座主持人。

廖教授认为《红楼梦》第十二回贾瑞照镜处的脂批:不要看正面,是全书的阅读指南。故《红楼梦》全书分为三层,中层太虚神话批判内层大观园,外层大荒神话又批判中层并开释内层,红楼梦经由这个架构展开了以移民情怀与笼络政策互相拮抗为主轴的血泪回忆录。

【微言】“康熙朝政治小说”“遗民小说”大概是从蔡元培先生《石头记索隐》肇始的,至今仍有遗绪。有人醉心于索隐乐此不疲,也有人直指荒谬,嗤之以鼻。或许索隐红学现象的一直存在本身更值得我们思考。窃以为不论观点如何,如果学术态度是真诚的,保持在学术的层面探讨都是值得肯定的。


走进嫏嬛,与《红楼梦》来一场诗的约会


5月20日,“嫏嬛·藜光文会”系列文化讲座迎来第三次的开讲,特邀北京大学中文系博士、中华诗教学会理事张一南老师主讲,题目为《<红楼梦>中的诗词——香菱学诗与诗学文化》。

【微言】《红楼梦》诗词文化是一个隽永的话题,其中体现出来的文脉传承仿佛串起了一部中国诗词文学史。《红楼梦》诗作最大的特点在于按头制帽、雅俗共赏,这是比其艺术成就更闪光的地方。


红楼要闻•掠影

母亲节快乐


“第二届中国古代小说研究前沿问题中青年学者座谈会”概说


2018年1月18日,由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和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遗产》编辑部联合举办的北京地区“第二届中国古代小说研究前沿问题中青年学者座谈会”在北京师范大学召开。来自本市十余所高等院校、科研单位和出版机构的二十余位中青年学者,出席了本次座谈会。

与会学者主要论及以下几个问题:

一、如何突破古代小说研究的困境。

二、探索古代小说研究的新材料和新领域。

三、古代小说研究专项问题的深入研讨。

部分红学学者参加了会议,例如中央民族大学曹立波教授、北京语言大学段江丽教授均以《红楼梦》研究为例,对古代小说研究进行了探索。

《文学遗产》编辑部竺青小结:古代小说研究陷入了理论和文献的双重困境,经典化研究应该作为古代小说研究最高层次的学术价值理念,但不能成为唯一的研究思路;要建立一个分层次的古代小说研究价值评判体系;社会生活史的研究要始终坚持文学本位;古代小说的海外传播研究则需要上升到学术思想史的高度。

【微言】《红楼梦》是古代小说中的代表之作,因此在研究《红楼梦》的过程中也会遇到类似的瓶颈。此次会议对于指导《红楼梦》研究亦有指导性的意义。


津苏携手,共谱文化新篇


5月21日下午,应天津市红楼梦研究会邀请,江苏省红楼梦学会副会长、《明清小说研究》主编徐永斌来到天津师范大学文学院,与硕博士、研究生一起进行了关于明清小说与梦文化、大运河文化的学术座谈,并探讨了江苏省红楼梦学会与天津市红楼梦研究会的合作事宜。展望了未来津苏两地两红楼梦研究学会的深度合作,以及天津师范大学古代文学学科建设的美好愿景。

【微言】新的时代,共享、融合才是主旋律,资源共享、优势互补,携手并进。津苏两地在文化方面的合作是具有战略眼界和示范意义的。


第十六届经典越剧大展演开幕式暨越剧经典剧目全国巡演“文旅同行,百城同唱”出征仪式隆重开幕


十六年展演又闻开幕锣声, 六十年红楼再踏巡演征程!5月6日,2018中国(绍兴)第十六届经典越剧大展演开幕式暨越剧经典剧目全国巡演“文旅同行 百城同唱”出征仪式隆重开幕。

开幕大戏为越剧明星版《红楼梦》,由国家一级演员、梅花奖得主郑国凤和李敏领衔主演,吴素英、陈辉玲、郑曼莉、谢群英、董柯娣等当今越剧界各大流派名家也纷纷加盟助演。


2006年,越剧百年诞辰之际,绍兴成功举办了首届中国越剧艺术节,时隔12年,这项由国家文化部、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办的国家级艺术节再度回归绍兴。

【微言】越剧《红楼梦》是最受红迷欢迎的艺术形式,也是非常有效的文化传播方式。上越、杭越、绍百近期的巡演惊艳亮相,唯美的艺术享受,浓浓的怀旧浪潮扑面而来。


红楼要闻•纪念



周汝昌红楼梦馆获赠周景颐书法


周汝昌百年诞辰之际,周汝昌红楼梦学术馆于收到一份珍贵捐赠──收藏家车志强将其收藏的周汝昌之父周景颐书法作品,无偿捐赠给该馆。

周景颐是清末秀才,曾任咸水沽镇镇长,热心关注、倡导、支持地方文化、教育及民间艺术活动,酷爱戏剧、音乐、书画、文物。周汝昌之侄周贵麟表示,此次车志强捐赠的这四扇屏墨幅不仅是对周汝昌红楼梦学术馆馆藏的有力补充,更是对研究周汝昌先生的文脉,弘扬中华传统文化提供了珍贵的资料。


林黛玉陈晓旭安葬十周年祭


2018年5月13日,是87版《红楼梦》电视剧林黛玉饰演者陈晓旭女士去世11周年,骨灰安放十周年的日子。

2007年5月13日,陈晓旭因为乳腺癌晚期在深圳病逝。2008年5月13日,陈晓旭骨灰安葬仪式在北京昌平区南口镇檀峪村西天寿陵园举行。在她去世的十一年间,每到她的祭日、冥诞,都有全国各地喜爱她的影迷以各种不同的形式祭念她。






大型民族交响越剧《红楼梦》天津中国大戏院公演


5月26日,大型民族交响越剧《红楼梦》在天津中国大戏院公演,该剧根据1962年版越剧电影《红楼梦》移植创作,以此纪念大型民族交响越剧《红楼梦》音乐移植主创于桐华先生逝世十周年。


镇江红迷朱志新先生逝世


镇江红迷朱志新先生于2018年5月18日上午10点58分,因病抢救无效而去世。朱先生生前挚爱《红楼梦》,2004年后,先后参加镇江市杂文学会、镇江市写作学会、镇江市作家协会,2012年成为江苏省红楼梦学会会员。出版有纪实文学《剧魂归天涯——记(镇江籍)话剧艺术家戴涯》、研读红楼梦随笔汇集《重玉不重人——大观园里的悲鸣》。(消息来源:红迷会扬州分会)


【微言】向前辈们致敬!他们以各种形式表达着对《红楼梦》的热爱,推动了《红楼梦》研究和文化传播事业的发展。


红楼要闻•红迷



台中市文化创意产业发展协会邀请朱嘉雯女士莅会演讲


5月8日,台中市文化创意产业发展协会邀请朱嘉雯女士进行《红楼梦》主题讲座。朱嘉雯女士为台湾“中央大学”中国文学博士、台湾红楼梦研究学会会长,先后撰有《红楼梦与曹雪芹》、《这温柔来自何处─红楼梦里的爱情命运》、《林黛玉的异想世界─红楼梦论集》、《红楼梦导读》等红学著述。

朱嘉雯女士在朋友圈分享道:“我们成立了‘红楼梦学院',大家在研读《红楼梦》的过程中,提出了许多学术研究的新课题,每一项子题都值得继续追索和探究。未来,我们将会将阅读视野延伸到与《红楼梦》齐名的世界名著《源氏物语》、《追忆似水年华》等,并且将走访这些文学家的故居,以实际踏查走出浪漫的文学梦。”


品红•舞台剧《顽石与神瑛》创作分享会


5月19日下午,红迷会北京分会品红活动别开生面,由舞台剧《顽石与神瑛》的设计者赵圣晴与红迷朋友们分享该作品创作缘起和历程。

舞台剧《顽石与神瑛》,从贾宝玉的少年视角演绎了人世间的繁华与无情,诠释了《红楼梦》中最真切的悲痛与欢喜。其创新之处在于将贾宝玉拆分为顽石和神瑛两个角色,由两位演员分别扮演,分别来表现贾宝玉的本我和自我、意识和潜意识。

《顽石与神瑛》是赵圣晴的毕业设计作品,他希望通过解构名著,还原并再次展现其中的青年亚文化。该剧以摄影、视频、原创舞台剧、装置、文化衍生品的形式呈现,在宣传方面则得到了北京曹学会的支持。(2018年6月7日晚7:30,《顽石与神瑛》将在北京服装学院一号秀场进行演出,红迷朋友们可以届时观看)


【微言】《红楼梦》普及的深度和广度常常让我们震惊,台中市的“红楼梦学院”让“曹雪芹有了个新家(胡文彬老师祝语)”;舞台剧《顽石与神瑛》展现了青年亚文化,令人耳目一新。

在5.18国际博物馆日,朋友圈被“第一届文物戏精大赛”刷屏了。刹那间,感觉那些沉重的庄严的东西被轻松的方式取代了。由此,我想到了《红楼梦》,如果更多的来自各行各业的年轻人喜爱《红楼梦》,将自己的专业与《红楼梦》相结合,擦出的火花会有多么炫目,又会影响多少人。如此,《红楼梦》也是丰富的,立体的,让大家喜爱和欢迎的。不只在象牙塔里泛着古老黄晕的光,不只是考证、索隐的《红楼梦》,不只是中文系的《红楼梦》,也不只是因为偏见而“几挥老拳”的《红楼梦》,它是真正的我们大家的《红楼梦》,是带给我们快乐的时代的《红楼梦》。

红书速递


《红楼梦研究》(贰)出版在即,现已接受预定


《红楼梦研究》是由红迷自发创办的《红楼梦》研究学术性刊物,其专业性、严谨性、丰富性受到了专家学者和广大红迷的肯定。第二期出版在即,预计六月中旬与大家见面,现已接受预定。详情参阅预告|《红楼梦研究》(贰)即将出版,敬请关注!


浦安迪著、夏薇译《红楼梦的原型与寓意》出版


浦安迪著,夏薇译《红楼梦的原型与寓意》2018版由三联书店出版。该书是浦安迪先生1976年在普林斯顿大学出版社出版的红学研究著作,也是他的成名之作,奠定了浦安迪在海外红学界的地位。然而从1976年直到现在,整整四十年间始终没有中译本出现,夏薇译本填补了这一研究领域的空白。


《We Chat 〈红楼梦〉》——一部接地气的《红楼梦》解读


2018年3月,张青著《We Chat 〈红楼梦〉》由山东画报出版社出版,这是一部有鲜明个性色彩的的准学术著作,作者采用了一些传播学的手段力求使它大众化,雅俗共赏、可读性强。

张青强调《红楼梦》中的对比和反差形成的艺术节奏感,她认为《红楼梦》是“一部爱情小说,一首诗,一本哲学沉思录,一幅人情世态白描画”。


【微言】本期推荐的几本新书都极具代表性:从《红楼梦研究》(二)的出版,看到了一群年轻学者对于学术精神、学术态度的坚守;从夏薇译本《红楼梦的原型与寓意》,看到了在中外文化交流与弥合上的努力;而《We Chat 〈红楼梦〉》则看到了《红楼梦》的又一种解读方式的可能,可以轻松地有深度。


红楼锐评

《红楼梦》当代阅读和传播

伟大的时代需要伟大经典的陪伴,这是我们文化自信的源泉。阅读《红楼梦》这部作为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最杰出的代表性著作,无疑更具有示范意义。

时移事易,在阅读环境、阅读习惯乃至于整个社会的价值取向,都发生了深刻变革的今天,如何阅读《红楼梦》?如何有效吸收其中丰厚的给养?在阅读和传播中应该有怎样的创新和坚守?

面对这样一个宏阔的命题,编者无法给出全面而明晰的答案,只好撷取一些文章和发言中的精要,如果能够引起大家的思考,则善莫大焉:

说到《红楼梦》的当代传播与影响,我们不能忽略《红楼梦》的译介研究,在推动中国文化走出去,在向世界讲好中国故事的时候,伟大的文学经典不能缺位。一部伟大的文学经典,就是展示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窗口,就是一个伟大的文化使者。伟大的文学经典在不同国家和民族的文化交流中所起的作用是不可估量的。打开了《红楼梦》艺术的大门,你就会进一步了解中国、读懂中国。因此《红楼梦》及其红学不仅应该而且一定会成为沟通中外文化交流的桥梁。

——张庆善撰《文化自信与<红楼梦>的当代传播与影响》

一、保持学者和艺术家的求真求实的态度,不玩五花八门的“流行色”,贯注以科学的实证性,熟练地把传统的重意会和现代的阐释学重言传有机地结合起来,阐释《红楼梦》文本及其他文化现象。

二、对《红》书不作居高临下的裁决,把重心放在建设上,以立为中心。在与作家与文本进行对话和潜对话时,处于平等地位,同时又保持适当的审美和理性情感距离。以自如而又清醒的态度面对《红》书,为读者构建一条心灵通道。

三、决然排斥用凝固的死板的艺术教条,先验地框住鲜活的经典文本的艺术生命,进行严谨而有序的美学的历史的透视。

四、尊重“红学”的微观研究,但不赞成把《红楼梦》“碎片化”,进行无谓的考索。呼唤“红学”的大气象格局,从而将《红楼梦》的气韵生动真正体现出来。

五、大力提倡“亲自读书”(北京大学陈平原教授语),不全靠电脑的检索成文成书。

六、不回避《红楼梦》的负效应,对《红楼梦》的消极面,也应以不虚美不隐恶之态度待之。

—— 宁宗一《面对死活读不下去的<红楼梦>》

《红楼梦》可以经典化,但不能圣化或神化,夸得它高不可攀、望尘莫及,让它高高在上变成顶礼膜拜的对象,实际上是将之束之高阁、弃之它置的做法。这种方法不可取,在学术上也是自掘坟墓、自寻死路的选择。而“本体性”,是指小说本体。《红楼梦》的现当代继承问题,为我们思考中国小说叙事百年嬗变提供了一个非常理想的场域,使我们能够在“本体论”意义上,重新思考和认识中国小说叙事艺术特有的内在规定性。

——赵建忠《红楼梦小说艺术现当代继承问题》

在当今快节奏的视觉文化中心生活时代,影视欣赏是《红楼梦》等名著最活跃的文本存在形态,人们通过影视剧获得原著的主要信息,出现了名著“死活读不下去”的现象,这没什么值得大惊小怪。就《红楼梦》等文本改编成电视剧后的实际效果看,其传播也远比小说文本更迅捷,因而也更容易在短时期内获得广泛的社会影响,从而带动了国人重温名著、诠释经典的热情,这是客观事实。不可否认,视觉文化中心时代的“图像阅读”对“文本阅读”带来了很大冲击。尽管如此,由于文字本身具有的间接性、抽象性和模糊性的特征,使得文本的优势依然存在,是任何艺术形式都难以代替的。

——齐欣撰《视觉文化中心时代小说名著“读不下去”之困境及生存策略》

自从胡适《红楼梦考证》发表以后,开创了“新红学”时代,《红楼梦》研究进入了黄金时期,大量的红学资料和相关文献被发掘出来,1953年周汝昌先生著《红楼梦新证》,更是以丰富详实的史料成为红学史上的扛鼎之作。

可是近年来可以说是红学资料的枯竭期,没有相应资料支撑的红学研究显得力不从心,很多研究是建立在对旧资料的耙梳、整理和重新解读上的,有人称之为红学的“炒冷饭”时代。

进入到新时期,应该做新事情。郭沫若先生说过,“千家注杜,五百家注韩,但无论如何也比不上李白、杜甫诗文的价值。研究《浮士德》的书车载斗量,但远不如《浮士德》本身的价值高。那也就是说创作者比研究者更应该受到人们的尊敬。”研究不是为了研究而研究,而是为了更好地创作而研究。

——依据周岭北大讲座内容整理



相关阅读:


红楼之声第2期20180511

红楼之声第1期20180427

红迷小屋20180427


注:本期“红楼之声”新增加了“微言”内容,对于某一条讯息或者某一个版块内容摘录表达星灬编辑团队的看法,发出红迷自己的声音。

本期内容除原创部分,注明出处的部分外,来自红楼梦学刊、红迷会、天津市红楼梦研究、邓州红楼梦研究、古代小说网、中新网海南、山西师范大学文学院、四川视频、泸州社会科学网站、海南日报、周岭的微博、中公教育安徽、都市时报数字报、中国社会科学网、网易新闻频道、人民法院报、光启国际学者中心、手播课、一直播、嫏嬛书房、浮山讲堂、正定荣国府景区、社科期刊网、黄河新闻网、山西师范大学文学院,红迷驿站、子凡的书香视界、芹梦轩、徐州红迷园地等媒介,由星灬团队编辑整理。



星 灬 编 辑 团 队


顾 斌  宋庆中  于 鹏

任世权  拾井磊  赵立群

主播:丹丹

——————————————

honglouzhisheng@163.com

guyuan1352(微信)



Copyright © 天津红桥区杨洋后援团@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