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梅读书会l 3月18日我的读书经历

一片云的小屋2021-04-06 11:47:08

          和雨梅姐的相识,缘于季风,因为都爱看书,且观念相同,还乐于分享。创业成功的她,放慢了工作节奏,选择半退休状态,旅游、看书、学油画、看演出,都变成日常生活。


               摄影   杨雨梅


          3月18日,和四位朋友一起参加在雨梅客厅中举办的读书会,主题是我的读书经历。这是年后的第一场活动,雨梅姐刚刚从新西兰回来,海边的阿卡洛瓦小镇,像世外桃源,人与鸟儿和平相处。



                         摄影  杨雨梅


           成员年龄跨度大,60年代至90年代。最年轻的小俞还差二个月大学毕业,刚去商务印书馆实习,还是个孩子,纯洁的就是一张白纸。他是历史系的,因为小时有认识的人提到上海,就一直向往。读大学时来到这里,立马爱上,对上海的历史、那些老城厢及马路很感兴趣,滔滔不绝。



                    摄影     杨雨梅的老兄


         80年代的高粱,工作腻了,辞职,在家休养,看书,去大学听课,参加感兴趣的讲座,她酷爱哲学,十分理性,言语犀利。她的的确确是上海人,但从外形看,偏北方。对于孩子的教育,也有独特的见解。真希望能早日遇见欣赏她的男子,相信她会是贤妻良母。




         70年代的陈老师,教历史。因为家中长辈是黄埔军校毕业的,引发了好奇心,开始看相关的历史书。第一份工作,在上海博物馆,不习惯那里的风气,办公室里的勾心斗角,一年后辞职,去浦发中学教历史,直到现在。



                 来自陈老师朋友圈桃李满天下


         自己看的第一本书是什么忘记了,只是知道,老爸和书店的售货员关系很好,有什么新书,总是会留着。该是从小人书看起,三年级开始写日记,老爸每篇要检查错别字,这习惯保持多年。对文字的酷爱,就是这样日复一日积累起来的。



       十五岁时,看同学推荐的《红楼梦》,如痴如醉,摘抄诗句。十六岁起,独自来上海求学,寄人篱下,像简爱,三毛和席慕蓉的书,成了精神食粮。每年在往返的漫长探亲路上,随身带着,穿过城镇、穿过沙漠。《简爱》、《飘》、《围城》、《红楼梦》、《藏獒》是最爱,好像还有······


         雨梅姐的名字很诗意,猜测是出生时正逢雨季,不知是梅花盛开还是杨梅熟了?她身材纤细,亭亭玉立,就是江南女子的温婉而知性。居然喜欢看推理和悬疑小说,也是理性的,事业型。除了看,还会读出声,又是我们俩的相同处。


                摄影    杨雨梅


        喝着茶,吃着摆放的点心和水果,尽兴地聊着,虽然都是第一次见面,可是毫不陌生。程乃珊在《上海素描》中写到:“对纸质的书报,总有近乎偏执的爱。无论上理发店还是出门旅行,哪怕开会,放一本书在手袋里,隔着手袋感觉到书本的分量,书里的线条分明的轮廓和触觉,就觉得心里很踏实,好像携着一位忠诚的朋友同行·······”我们都爱看纸质的书。


         一个半月后,小俞发起了带着《长乐路》走长乐路的活动,近二十人参加,队伍浩浩荡荡,行走上海的特色马路,也是自己的心愿。




         雨梅姐,五月先去朝鲜再去俄罗斯,带着冯骥才的《双城记》,游圣彼得堡和莫斯科,最大的收获是观赏了列维坦的油画《金色的秋天》,而年初她在临摹的就是这幅。



        有本书,是安抚心灵的良药,虽然各自的版本不同,但有段话我们都摘抄了:时间决定你会在生命中遇见谁





Copyright © 天津红桥区杨洋后援团@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