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华》

上品南红2019-11-16 15:31:04

    一觉醒来,失眠。
    想得多最近,拼命三娘般的岁月开始了。
    身体一旦恢复。
    不为理想奋斗,健康拿来做什么。
    不从内心的安宁欢喜出发,理想又算什么。



    17年7月了,心志的颓势给磨得澄亮,还好,那原本就是一块好钢。
    生活需要的改变从来只在恰当的时候。
    以特殊的方式。
    就改个彻底吧,害怕改变只能陷身一成不变。
    这才是悲剧,仿佛把生命关进黑匣子里,不见天日。
    力量像一头患病的狮子,健全它,唤醒它。
    这一路,轰然倒塌的只有观念。
    还得承担的,从没松开死咬的口。



    窗外好黑,雨似乎停了,偶尔蓄一滴从屋檐砸下。
    冷却的空气,把远远轰鸣的车声也冻住。
    雨夜,不能凉了心意。
    用微甜的花香水调暖屋子,嗯,幸福是这么来的。
    适时手动,期待被动。
    活法,是要戒除期待、等待。
    是要以正信和正念hold住人生这大场子。
    无论何时何地。



    汲取力量的源泉永远是知识和大自然。
    需要不断的学,不停的走。
    需要一扇关停芜杂的窗。
    简单快意,鲜明利落。
    父亲说:当天吃饭心无愧,话无不可对人言。
    这像摇晃在耳边的记忆的回音。
    我大抵是无法欺心,无法绕弯,无法隐晦的脾性。
    也惧怕工于此心性的人。
    其实何必。
    一旦你绕,一旦你藏,人们走近你的路途就加长。
    谁都知道最短的距离是直线。
    而人,少有独善其身大隐无求的贤士,逃不过群居性。



    欣赏母亲一生不事工巧的光明脾性,直来直去,简简单单,却又平实热情,慈悲喜舍,走到哪里,永远不卑不亢。
    那是骨子里透出的光。
    人们畏惧于她前小作,又敬她亲她。
    每每从老家带回各家赠送的蔬果农作,每每送到我眼前嘴里。
    爱极了那段情愫。
    属于农村的特有的温情。
    我的农民情节由此丰厚,乃至于前前后后看房数月独独钟情于栽花养草之所在。
    也往往于身份证真实不虚的根源处获得力量和生长。
    像一棵会游走的植物,无论去到哪里,根深蒂固。



    雨又下,给自己来杯红酒,这样的夜,注定需要调合。

    跟情调无关,跟小资无关。
    这是生命的道场。
    孤独,应该是生旅的乐章。
    在寂静处大肆倾洒,无声无息,滤尽繁华。
    等天亮的时候,蒙尘的心已换上行装。
    戎马倥偬,半世琉璃。
    

    2017年.7月23日


Copyright © 天津红桥区杨洋后援团@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