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小说】赵红耀丨三生三世

作家新干线2018-11-08 15:17:42


作者简介

赵红耀,男,1970年10月出生于山西省襄汾县,现工作于山西省永济监狱。业余时间喜爱文学写作,作品在《黄河晨报》《山西监狱报》《芝兰园》等报纸、微平台发表。

文学

三生三世


作者:赵红耀


那一年,他风华正茂,偕书童去往京城赶考。

夜晚,客栈,他欲秉烛夜读。

月光下,花园里。她弹奏着古筝,一曲其音袅袅的《汉宫秋月》,如小溪流水,似雨打芭蕉。

他合上书本,听出了如泣如诉的缠绵悲切。他怦然心动,掏出心爱的竹笛,趋步花园墙下,一曲宽厚圆润《姑苏行》悠然而起。

筝声骤止,她听出了欢快舒悦的信马由缰。

片刻后,她玉腕展舒,奏出一曲《高山流水》。其韵悠扬,俨若行云飞瀑,忽而空谷幽兰,继而峨峰潺泉。他情不自禁地用竹笛附和着,彼此曲融调谐,似心有灵犀。他感觉出了其中的知音难觅,她体会到了其中的惺惺相惜。

曲终人醉,余音轻绕。她轻启朱唇:“好一派巍巍高山。”他朗然回应:“好一处淙淙流水。”月光朦胧,虽彼此倾慕,他们却看不清对方的面容。

她说:“奴家喜筝,常对月伤怀。不期萍水相逢,琴瑟和鸣,气韵相通。今日合曲淋漓尽致,令奴家开怨释怀。本当面谢公子,然男女授受不亲。烦请公子明日午时到此处,容奴家聊表谢意,万勿推辞。”

及次日,公子持笛如约来到。透过花墙空隙,只见一窈窕淑女早已静候。女子旁边,丫环端着描金托盘侍立,有一双彩漆箸筷,两杯醇馥美酒,三样别致菜肴。女子二八年纪模样,锦罗玉衣,面若桃花,静似娇荷映水,动如弱柳扶风。四目相对,恰似梦中曾相识,恍如伊人化影来。慌得他面红心跳,语无伦次。女子亦霞飞双颊,宛若娇蕊凝珠。

她说:“昨日一幕,乃平生幸事。今日一别,恐难相见。只祈公子苦学酬身世,声名播帝畿。”说罢屈身行万福。他说:“小生感受颇同,真乃高山流水觅知音,异地他乡遇故人。愿小姐蕙质兰心配才俊,钟灵毓秀逢良缘。”说罢躬腰施深礼。

女子令丫环捧出古筝,说:“《高山流水》后,从此再无琴,权作念想。”他亦把竹笛奉上,说:“但愿曲长久,千里共此时,小生铭记。”

他信步赴京,一路梦寄花园,三餐心猿意马。

一月后,他廷试上荣中状元。他骑马跨街,意气风发。俯视欢呼的人群,他的耳边回荡着《高山流水》,荡漾的心早已飞到花园……

然而他曾指腹为婚,数年前她亦许配于人。父母之命不可违,媒妁之言不可背,这贯通千年的世俗,如桎梏一样把他们牢牢禁锢。?

从此后,她在笛声中九转回肠,他在筝曲里万念凝眉。道是:有情人常作劳燕纷飞,无缘簪银枉把银河隔断。

及至寿尽,伴随着他的是那魂牵梦萦的古筝。鬼门关前,望乡台上,他手抚古筝,他在黑白无常的催促声中迟迟不肯离去。

突然,他看到一袭身影,一老妪手捧竹笛款款而来。两人擦肩而过间,不约而同地回头相望。在同时奏起《高山流水》的那一瞬间,如梭岁月白驹过隙般地展现眼前。他和她执手相拥,泪如潮水,竟无语凝噎。

在接过孟婆汤的时候,他说:“曾经一眼惊鸿,老夫三生有幸。”她说:“此生憾未永相守,来世切勿长相忘。”

经过了六道轮回,他们又不期而遇。这一次,他们两家是邻居,他英俊潇洒,她面若桃花。他和她青梅竹马,两小无猜,誓言永结同心,祈盼白头偕老。但他已不记得前生,她也忘却了往世。

恰逢两国交兵,他被征召从军。疆场上,他勇猛杀敌,期待建功立业,渴望与她早日喜结连理。混战中,他失足跌至深谷,头部重创。苏醒后,脑中一片空白,他已失去记忆。

从此,他荒山为邻,结庐为伴,狩猎为生。直至奄奄一息,他骤然回光返照,灵通窍开,前尘往事一幕幕闪现眼前。

她满怀期待地等他归来,直到刀戈入库马放南山,他仍杳无音讯。她坚拒亲朋好友的劝说,宁死不嫁。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海枯石烂,矢志不渝——这是她的信念。

望乡台上,他已经等待了多年,地狱的电火几乎要把他折磨得魂飞魄散。他不停地弹奏着《高山流水》,身旁围着一群如痴如醉的粉丝死鬼。原本面目狰狞的魑魅魍魉,现在被熏陶得慈眉善目和蔼可亲,以至于阎王觉得他们有损于鬼容,三番五次责令限期整改。

她一生形影孑然,受够了闲言碎语,看惯了冷嘲热讽,尝尽了度日如年。思念的泪水伴她走过春夏秋冬,回忆的甜蜜带她穿过寒霜酷暑。她在绝望中呼唤着他的名字,至死未瞑目。

他终于等到她的到来。他和她热切相拥,三天三夜互诉衷肠,感动得群鬼涕泪交零。听着她孤苦惟悴望眼欲穿的一生,他心疼得肝肠寸断,他的坎坷多舛亦使她心揪得老泪涟涟。

她露出了几十年不见的笑容:“奴家知道,相公终不会负我。若来生,无论风吹雨打,不许离开奴家。”他指天为誓:“若来生,全部的恩爱悉数予你,不论刀山火海,将永无愧于你,我的心肝宝贝!”?

又是一世轮回,这一次造化弄人,龙凤颠倒,鸳鸯易位。他成了她,她成了他。

这一天,她痛不欲生地躺在闺账中,满头大汗。她不停地祈祷着:“是女儿,是千金,是公主,是小棉袄……”

一声脆啼把她惊醒,接生婆说:“恭喜夫人,喜得贵子。”那一刻,她失望了。

等她挪动瘫软的身子,看到襁褓中的儿子肤如凝脂,面若桃花,眼眸娇滴滴地盯着她。一缕舐犊之情腾然升起,滔滔母爱陡然勃发,她早已忘记了想要的是女儿,是千金,是公主,是小棉袄……

她紧紧地把儿子贴在胸口,深情地说:“儿啊,娘的亲蛋蛋,这一生,娘要把全部的恩爱悉数予你,不论刀山火海,将永无愧于你,娘的心肝宝贝儿!”

那一刻,她喜极而泣,泪如雨下。


(责任编辑:张辉)


推广团队


平台顾问

李清水 运城市文联党组书记

李云峰:运城市作协主席《河东文学》主编

本刊主编:谭文峰 

小说编审:张辉 

微信号:zhanghui750525  

诗歌编审:姚哲 

微信号:8913480

散文编审:杨志强 

微信号:yzq13734283479

图文顾问:姚普俊 

微信号: yqwyzfq

图文编辑:师郑娟 

微信号:szj872668752

小说投稿:3295584939@qq.com

散文投稿:3118633192@qq.com

诗歌投稿:3474682901@qq.com

Copyright © 天津红桥区杨洋后援团@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