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又将翻拍,陈晓旭之后却再无黛玉

老照片讲故事2019-04-28 18:25:41

来源:私房艺术(ID:wh2dian)




1984年春天的圆明园里,

红楼梦剧组的演员培训,

已经进行了一个多月。

有天导演把陈晓旭叫过来,

婉转地问她:

“如果不演林黛玉,

你选一个其他角色演,

怎么样?”



当时红剧的选角声动全国,

这群参与培训的少男少女,

谁也不知道最后会不会留下,

大家都觉得,

有个角色可演,

就已经与有荣焉了。



但陈晓旭听到导演的问话,

答说:“我就是林黛玉,

如果我去演其他角色,

观众会说,

林黛玉去演其他角色了!” 



三十多年后,

已经白发苍苍的王扶林,

面对记者回忆道,

其实他觉得要演黛玉,

陈晓旭还不够美,

但这个不到80斤的瘦弱女孩,

用眼里的坚定,

打动了他。



陈晓旭出生在一个艺术家庭,

父亲是鞍山京剧团的导演,

母亲是个舞蹈老师,

父亲陈强说她快出生时,

陈母曾经做梦给她起名葉芬,

是草木之意,

黛玉之命。



为了抵消这个不好的寓意,

她最终叫了一个比较阳刚的名字,

但有些玄妙的是,

林黛玉这三个字,

牵绊缠绕,

与她的命运紧密相连。



在成长的过程中,

陈晓旭极爱读诗书,

是红剧组演员里,

极少在选角前就读过原著的人。

15岁那年,她的长篇诗集

《梦里三年已是秋》,

在《青年诗人》上连载。



红剧海选时,

她寄去了一张扎着马尾的照片,

照片背后写了一首诗,

和很多页的原著分析,

让王扶林眼前一亮,

能演黛玉的人,

必须要有诗人气质。



那首诗是她14岁写就,

题为《我是一朵柳絮》

巧的是曹雪芹给黛玉的判词,

是“堪怜咏絮才”,

她字里行间的敏感细腻,

真与黛玉有几分相像。



我是一朵柳絮,

长大在美丽的春天里,

因为父母过早地把我遗弃,

我便和春风结成了知己。

我是一朵柳絮,

不要问我的家在哪里,

愿春风把我吹送到天涯海角,

我要给大地的角落带去春的消息。

我是一朵柳絮,

生来无忧又无虑,

我的爸爸是广阔的天空,

我的妈妈是无垠的大地。

--《我是一朵柳絮》



然而除了多愁善感,

陈晓旭本人

其实非常古灵精怪

欧阳奋强说,

戏外他也如宝玉一样,

在剧组里搞恶作剧,

但点子基本都是陈晓旭出的。



圆明园培训的日子里,

所有的候选演员都要从头学起,

古琴、诗书、礼仪,

其他人都感叹陈晓旭的才气,

然而她自己最头疼的是礼节课。



在后来的红楼梦拍摄回忆里,

陈晓旭说:

“我是很会偷懒的人,

一听到运动就头痛。

每天的礼节练习是想逃也逃不掉的,

可一开始跑步锻炼,

他们可就抓不到我了,

一个人躲在树后面看书,

看着她们跑得上气不接下气

真是又开心又得意。”

这样的黛玉,

倒让人看出了少女的灵动。



陈晓旭不似黛玉那么高冷,

“红”剧编剧周岭说,

她和每一个人都处得很好

有一些最后没能出演,

半途离开培训班的演员,

她也还记挂着,

人情关系处理得非常融洽。



邓婕后来回忆道,

拍完“红”剧之后没有事做,

大家就一起演出,

对外联络的事宜被陈晓旭

处理得干净利落,

不仅聪明,而且精明。

这么看起来,

陈晓旭倒是有几分宝钗气质。



她非常聪明,

拍摄期间被告知

马上要拍“黛玉抚琴”,

当时不通音律的她坚决不用替身,

找了古琴老师现学现卖,

老师弹三遍她就能记下来

两天学下来,

被古琴老师夸奖说:

可以出师。



她不通表演,

在拍黛玉之前没有任何演戏经验,

现场的工作人员说,

开始的十几场哭戏,

都要靠眼药水撑场,

可是后期她越来越入戏,

哭得也越来越自如,

可以说不是在演黛玉,

而是让自己成为了黛玉。



如今的红楼梦已翻拍数版,

前阵子又传出再拍的消息,

却再没有一版的黛玉能令人满意,

都要被陈版“碾压”,

然而当年87版红楼刚播的时候,

陈晓旭其实遭受了很多非议。



有人觉得黛玉的气质复杂,

清冷、敏感、细腻、多情,

而陈晓旭却多集中在了一个妒字上,

还有人说她鼻子太高,

没有古典气质。




当然也有包括红学家在内的很多人,

都认同陈晓旭不论从性格,

还是外形上来讲,

都和林黛玉最为贴近。



三十年间,

87版红楼重播了600多次,

经过岁月和亿万观众的洗练,

才终得那句:

“陈晓旭之后再无黛玉”。

这句话是至高的褒奖,

对她而言,

也是至重的枷锁。



红楼梦之后,

陈晓旭还拍过

小说改编的《家春秋》,

有人说巴金不过是在模仿红楼,

而陈扮演的梅表姐,

也不过一个翻版的林黛玉罢了。



有的演员,

终其一生演不到一个

能具有代表性的角色,

而有的演员,

出道即是巅峰,

所以往后再怎么努力,

都像是在走下坡路,

陈晓旭就是第二种。



后来,在北京辗转漂泊了三年,

她最终痛定思痛,

决定退出演艺圈,弃影从商。

她自认没什么演戏天赋,

也再难跨过林黛玉这个巅峰,

索性离开。



进入商界的陈晓旭,

比当演员还要成功,

有人说传奇不能复制两次,

但在她这里似乎并不是如此。



她创立的世邦文化公司,

历经十年之后,

成为一家年营业额

近2亿元的4A广告公司,

她本人也曾得到

中国2005年度,

经济风云人物的称号。



而据她自己讲,

离开了演员之路,

却并不能离开林黛玉对她的影响。

经商之路的顺畅,

也与曾经的角色密不可分。



谈合作时,

经常听到的话是:

“林黛玉是不会骗我的”,

这样的身份,

给她的创业之路频开绿灯。



恐怕很少有人知道,

那句耳熟能详的广告词:

“她系出名门,丽质天成,

秀其外而绝无奢华,

慧其中而内蕴悠远,

名门之秀,五粮春”

是出自她之手,

写酒,也像是在写自己,

写黛玉。



离开黛玉多年之后,

她似乎把黛玉的特质内化了,

她要求公司的每个员工必读诗书,

公司高层每一个都温文尔雅,

她还把黛玉骂人的方式

活用到管理中去,

既然不能摆脱,就索性接纳,

让自己与黛玉,合二为一。



在《红楼梦》拍摄的那段日子,

被她叫做“梦里三年”。

回忆起拍“葬花”的情节,

在苏州的香雪海,

雨停花落下。



她写道:

“我从没想到,

美丽的生命竟是如此脆弱。

我木然而立,

心里有些酸酸的。

落花犹人呵,

谁又能知道自己的命运

不会象这落花一样呢?

这一问,一语成谶。



2006年,

陈晓旭查出自己有乳腺癌,

而且病情十分严重,

已经到了晚期。

陈晓旭的父亲陈强回忆说,

当时全家都劝她

赶紧进医院接受化疗、动手术,

而她却拒绝了。



陈晓旭天性爱美,

如果去动了手术,就不美了,

她要像黛玉笔下的桃花那样,

“质本洁来还洁去”。



三个月后,陈晓旭落发出家,

一年后,香消玉殒。

当年同剧组的朋友说,

没想到那么开朗的她,

会选择以这样的方式离开,

平静而决绝。



其实细细想来,

并不矛盾,

在人生行至最辉煌之时,

在坐拥世俗

所趋之若鹜的财富之后,

她灵魂里最出世、

最清高的那一面,

彻底爆发了。



有人说87版红楼像是个宿命论,

而陈晓旭一人,

完成了黛钗两人的命运,

极尽耀眼,又极尽平淡,

这种至浓至淡的“极与极”,

呈现在一个生命体上,

陈晓旭这一生,

足够跌宕惊艳。



她曾经写过一首名为无题的诗:

“这是一个可怕的漫长的梦 
天亮了我还没有醒 
在梦中我决定醒来后去南方霸王祠旅行 
南方有竹林有瀑布有开不完的桂花 
还有缠绵哀婉的洞萧声 
在那幽静的峡谷有明亮的星星 
象一双真诚的眼睛在天边闪动”



如今,

87版红楼梦过去31年,

陈晓旭也已离开了11年,

今年,红楼梦新一轮的翻拍

又刚刚宣布启动,

但在世人眼中,

那个名叫陈晓旭的黛玉之梦,

也许永远都不会醒。


- END -


相关链接(点击阅读)



87版《红楼梦》演员现状,竟和剧中人物惊人相似

落发出家的“林黛玉”离去十周年了 | 忧郁的陈晓旭老照片

《红楼梦》教给女人的10个道理,个个戳心!

《红楼梦》:妈妈的层次,决定了孩子的未来



Copyright © 天津红桥区杨洋后援团@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