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生三世:桃之妖妖(桃芜 容泽) 小说全文阅读

西瓜小说酱2020-03-25 16:00:32

我叫桃芜,住在千香谷,亦是千香谷的谷主,偌大的千香谷全是我种的桃树,所开之花有种特殊的馨香,我叫它桃芜花。

千香谷中除了我之外还有许多其他的山林精怪,世人都道我们善于变化,无恶不作,一谈起我们皆色变,恨不能除之后快,或是避之不及。

千百年来,千香谷少有外人进入,我也乐得清静,整日除了与众精怪戏耍,闲遐无聊之际,也会到人间去溜达一下,遇到那些阴险狡诈之人,便会将他们吃掉,虽然他们为人不怎么样,味道还是不错的。

每每阿魅都会笑我,说我明明是只桃花妖,却偏偏喜欢吃人,还只吃哪些阴险狡诈罪大恶极之人,实实是千香谷的异类。

“阿芜,若我说,你吃的那些人心肝都是黑的,味道可不怎么样,那些至情至性至真至善之人,心肝可是鲜红的,味道也极鲜美,我保证你一尝便会爱上那种味道。”

我坚决的摇摇头:“魅,你别再劝我了,我是喜食人,却不会违背自己的初衷,那些至情至性至真至善之人不该得此下场。”

“哼,这世间哪有至情至性至真至善之人,不过都是他们装出来罢了,只要稍加诱惑,他们就会露出真面目,阿芜,你这种想法可是不可取的。”魅不屑的道。

魅是只狐妖,千百年前,她刚修成人身,是只单纯可爱的小狐妖,那时她曾爱上一介凡人,相信他是真诚善良之人,也相信他所说的一切。

害怕他知道她的身份之后会不喜,她在凡间陪了他十八年,这十八年间她就像一个普通的凡间女子一样生活,操持家务,辛勤劳作,甚至为了救他差点魂飞魄散,只为了他的梦想,通过读书科考,成为状元,造福百姓。

“阿魅,等我三元及第,成为状元,一定风风光光的娶你为妻!”

这是他对魅的承诺,可真到了那一天,他却骗魅喝下毒酒,并放了一把大火想要把魅烧死,只因为丞相之女看上了他,想要招他做夫婿,他怕魅阻了他的前程。

只是他没想到魅竟是只狐妖,知道了那个男子的真实心思,魅便活生生将他的心肝挖出来,生吞下去,从此,魅再不信凡人,也开始喜食人,尤其是男子。

我知道自己劝不了她,也无法干涉她的生活,便没有再在这个问题上纠缠,而是换了个话题,“你每日不是都挺忙的么,怎么又来了?”

魅眸色暗了暗,“阿芜,你可有让人忘记过去的法子,过了千年,我还能想起当初的事情,每想起一次我就恨一次,我再不想受次折磨了……”

“没有,我这桃芜花以人内心深处的记忆为食,只能唤醒人的记忆,却没有让人忘记过去的法子,阿魅,你这是心结,若想解铃还需系铃人。”

对魅我很同情,说到底她也是只了可怜的狐妖,她也不乐意吃人,可千年前她被伤的太重,自此之后她便再控制不住自己。

我也知道我该忘记他,可我根本就控制不住自己,千年都已经过去了,谁知道他在何处转世,就算知道,我再不想见到他了,阿芜,我听说这世间有一处神泉,名曰忘情,只要饮下此泉水,就连神仙也会忘记自己挚爱之人,你可知那忘情神泉在何处?”魅黯然的道。

“忘情?我听说在它在崆峒深处,那可是道家所在之地,有很多道士,我们若是去了,恐怕还没接近那神泉便会被道士收了去,你可别犯傻!”我将自己所知道的告诉了魅。

话说出口我就后悔了,魅虽有千年道行,可面对众多道士,根本就是去送死。

魅见我担心,笑道:“阿芜,你觉得我是那么傻的么,我不过是想忘了过去,可不想去送死,既然那忘情神泉如此难取,我再想别的办法就是。”

看魅说的轻松,以我对她的了解,她也不像是这么傻的人,我便放下心,我们又随意闲聊了一会儿,她便离开了。

之后的一个月,我都没见到魅,也没放在心上,自从千年前被伤过之后,魅最喜做的事情便是去凡间诱惑各式男子,等他们忍受不住诱惑之时便吃了他们,往往数月不见人影。

当一个月之后,已经不成人形的阿魅叼着一个水袋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我才知道,她真的去了崆峒山,为了拿到忘情,被众道士围攻,险些元神俱灭,饶是如此,现在也只是普通幼狐模样,灵力全无。

“阿芜,我拿到了,等我喝下这忘情就可以解脱了!”

“好!”

我含泪帮魅喂下忘情,却不忍告诉她,她伤的太重,连内丹都没了,即使能够忘记过去,却再不能修炼,数十年后就会老死。

魅是我来到千香谷之后第一个认识的朋友,也是陪我最久的人,若她没有失去灵力,喝下忘情之后,只会忘记殇,可现在她的身体太过虚弱,喝下忘情,她便是去全部的记忆,再次醒来便如刚出生的幼狐一般,懵懵懂懂,什么都不知道。

我不忍看她如此,将她交给殇照顾,殇便是那个魅想忘记的人,他本是天上的一名仙君,下凡历劫,却在凡间与魅相识相恋。

其实魅不知道,他从未背叛过她,只是那丞相势力太大,知道了魅的存在,便一定要魅死,他当时只是一介凡人,不知魅的身份,却从未想要她死。

喂她饮的毒酒其实只是暂时让人假死之药,那火是他为自己准备的,他早在房子下面挖了地洞,还准备了一具与魅身形差不多的尸首。

只有这样才能骗过丞相府的人,他想跟她一起逃的,只是他天生有六个脚趾头,无法找到相似的尸体,只得想出这么个办法。

他知道魅一定不会同意,便没有告诉她真相,只是他没想到魅竟是只狐妖,死在魅手里的时候他只觉得解脱,欠她的,他终于还了。

回归天庭之后,他始终难以忘记魅,几次下凡,偶然在凡间见到她,才知道她竟被他伤的那么深。

殇不愿看魅受此折磨,可他仙君的身份注定两人不能够在一起,便找到我,求我让他留下,他愿意放弃仙君的身份,只想离她近一点,求我不要告诉她真相。

他知道,若是魅知道真相,一定会不管不顾的跟他在一起,被天庭知晓,魅再无活命的机会,所以他宁愿在暗处看着她去凡间勾引各式各样的男子,自己默默承受着痛楚,也不敢出现在她的面前。

可是他却没想到,魅对他的感情这么深,千年过去了,她还是不能释怀,最终走上了不归路。

“你打算以后怎么办?”我问殇。

殇将魅抱在怀里,神情十分哀伤,“无论用什么办法,我都要救她,只要她能好好的活下去,哪怕她再不记得我,她的世界里再没有我,这是我欠她的,我一定要做到!”

看着殇如此小心翼翼的模样,我心里突然酸酸的,明明是一对有情人,却因为造化弄人,变成了如今这副模样。

殇带着魅离开不久,我突然闻到一股凡人的味道,有些诧异,千香谷地处蓬莱深处,又有许多精怪,人人避之不及,就连天神都不敢随便踏足,怎么会有凡人的味道?

循着味道,我来到桃林深处,看到一个青衣少年在桃林中间转悠,似是迷了路,神情十分呆萌,觉得十分有趣,便想吓他一吓。

我用灵力控制着周围的桃树,让它们在他面前走来走去,故意堵住他的去路,若是常人,见到这等场景怕早就吓傻了,可他却不怕,还拿出法器攻击那些被我控制的桃树,我这才知道,他竟是个道士。

知道吓不住他,我便歇了逗弄他的心思,现出真身,问道:“你是谁?为何到这千香谷来?”

小道士看见我眸中闪过一抹惊艳,随即警惕起来,并未回答我的问话,反而问道:“听闻这千香谷中妖魔精怪甚多,凡人避之不及,你是何人,怎么会在这千香谷中?”

我看着他笑笑,“我叫桃芜,是只桃花妖,亦是这千香谷主,自然在这谷中,不过你不必害怕,我桃芜从不伤无辜之人的性命,自我来到千香谷,还没在这儿见过凡人,公子既来到这里,想来我们有缘,不如留下与我作伴如何?”

对于这个竟有胆子来到千香谷中的小道士,我十分有兴趣,现在魅已随着殇离开,谷中也没认陪我说话,将他留下,许是不错的选择呢。

小道士十分愤怒,“我乃堂堂崆峒山天机道长门下弟子容泽,怎可与妖魔为伍,看在你不胡乱伤人性命的份上,我不伤你,还不速速离开,莫再纠缠,若不然,就别怪我手下不留情了!”

容泽?好名字,我眯了眯眼,消失在他眼前,却在暗处观察着他,他虽出身崆峒,却和崆峒那些臭道士不一样,并未因为是妖的身份就不分青红皂白的对我出手,我对他越来越有兴趣了。

我悄悄随着容泽在这千香谷中转了三天,他的确有些本事,也与众不同,遇到那些没有恶意的山林精怪,他都放它们离开,对那些对他怀有恶意的,他便毫不留情的收了。

只是三天过去,他不眠不休的找出路,与那些精怪相斗,耗费许多精力,已是十分虚弱,看样子支撑不了多久了。

我出现在他面前,递给他一坛我自己酿的桃花酿,“反正你也找不到出路,现在也没有了精力,不若跟我回去休息几日如何?”

他看了看我,犹豫了一下,接过桃花酿,一饮而尽,我知道他不会拒绝,毕竟三日没吃东西,定然是又累又渴。

让我惊讶的是,他喝完一坛桃花酿,竟然像没事人一样,十分清醒,要知道这可是我用桃芜花所酿,寻常人喝一口便会醉倒,他却是喝了整整一坛。

“你没有觉得不舒服吗?”我奇怪的问他。

他摇摇头,“没有,这酒很好喝,多谢了!”

“你都三日没休息了,这千香谷可不是那么容易走出去的,不如到我的桃花小筑休息一下再找出路如何?”

他看了看我,许是觉得我真的没有伤害他的意思,答应了我的邀请,跟我来到桃花小筑。

我才知道他是并不是误入千香谷,而是追着魅来的,魅去崆峒盗取忘情的时候,正好天机道人等众道长有事下人,留在崆峒山的都是一些小道士,所以她才有命逃回来,饶是如此,也被崆峒山的结界所伤。

容泽是天机道人门下最得意的弟子,也是留下那些弟子之首,怎容堂堂崆峒被一只小小狐妖挑衅,便穷追不舍,到了千香谷附近,失去了她的踪迹,便猜测她逃入谷中,不管不顾的闯了进来。

“大胆狐妖,竟然到我崆峒去挑衅,我出来时跟师兄弟们发了誓的,不抓到它绝不回去!”

提到魅时,容泽的神情很是气愤,我才知道,他这几日并非是在找出路,而是在寻找魅的踪迹,魅已经被殇带走,他怎么可能找的到?

“那我就祝你早日寻得狐妖的踪迹了!”我笑着举起手中的桃花酿,故意没告诉他魅已离开,只要他一日找不到魅,就一日不会离开,岂不是可以在谷中多留一些时日?

“多谢!”

容泽举起手中的酒坛跟我碰了碰,一饮而尽,我在心中窃喜,他并未发现我在骗他。

容泽留了下来,白日里他会出去寻找魅的踪迹,遇到那些打他主意的精怪照样毫不留情,晚间便回桃花小筑休息。

这日,谷中大雨倾盆,容泽没有出去,留在小筑陪我饮酒聊天。

容泽好奇的接下一瓣掉落的桃花,放在鼻尖闻了闻,有些好奇,“这里为何会有这么多的桃树,这桃花香好似与凡间的不太一样?”

我笑着告诉他,“我初来时这里并荒芜一片,没有什么桃花,自从当初我在这儿种下第一株桃树,这里便有成千上万很香很香的花儿了,我的名字叫做桃芜,所以有人问起,我都叫它桃芜花儿,我便是这千香谷主。”

桃芜,好名字,以后我叫你桃桃如何?”

容泽看着我,面含微笑,我被他的笑容晃了眼,鬼使神差的点点头,“好啊,小道士,还从未有人叫过我桃桃,这个名字我喜欢!”

我不知道容泽是不是发现了魅已不在千香谷,千香谷中的能被他收拾的精怪也都被他收拾的差不多了,他白日里便去凡间捉妖除魔,晚上依旧回到桃花小筑。



欢迎您与我们联系获取全文,一般4-7元/本

微信nan170207 (伸手党和秒删党 勿扰 勿扰 勿扰)

声明:本文源于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扫描下方↓↓二维码,快速添加客服微信!


Copyright © 天津红桥区杨洋后援团@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