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王别姬》顶级手稿流出,我们看过的大片,都是这个老爷子撑起的场面

streetc2020-03-25 16:47:56

 化 虚 为 实

化 不 可 能 为 可 能 的 就 是 “ 匠 ”


光 环 背 后 的 造 梦 师


从《 红 楼 梦 》的 怡 红 院,

到《 霸 王 别 姬 》的 梨 园 戏 班,

从《 夜 半 歌 声 》的 西 洋 建 筑,

到《 西 楚 霸 王 》的 阿 房 宫 。

他 画 了 几 十 年,

用 最 专 业 的 建 筑 设 计 手 稿,

为 每 一 个 耀 眼 的 导 演,

绘 就 最 梦 幻 的 蓝 图 


 

说 到 电 影,

我 们 最 先 想 到 的,

往 往 是 哪 个 导 演,

哪 个 演 员,

可 真 正 要 完 成 一 部 电 影 作 品,

背 后 往 往 要 花 费 很 多 人 的 心 血 。



但 可 惜 的 是,

我 们 往 往 记 住 了 片 头 的 导 演 和 主 演,

却 很 少 在 影 片 的 最 后,

看 看 那 些 制 作 人 员 的 名 字 。

而 在 电 影 行 业,

一 直 流 传 着 这 样 的 一 句 话:

想 拍 大 片,就 要 找 杨 占 家!


 


在 过 去 许 多 年,

“ 找 杨 老 师 ” 是 很 多 “ 大 片 ”   

请 美 术 设 计 的 最 佳 选 择,

从 李 安 的《 卧 虎 藏 龙 》,

到 徐 克 的《 七 剑 》,

从 吴 宇 森 《 赤 壁 》,

到 张 艺 谋《 满 城 尽 带 黄 金 甲 》……

几 十 年 来,在 电 影 界,

杨 占 家 是 美 术 设 计 领 域,

当 之 无 愧 的 顶 尖 人 物 

 

《 七 剑 》天 瀑 剑


《 卧 虎 藏 龙 》打 斗 戏 屋 顶 气 氛 图

 

陈 凯 歌 在 拍 摄《 妖 猫 传 》的 时 候,

有 很 多 观 众,

对 影 片 中 还 原 的 “ 唐 城 ”   赞 叹 不 已 。



虽 然 这 是 一 部 带 有 奇 幻 色 彩 的 影 片,

但 与 时 下 许 多 大 肆 使 用 特 效 的 影 片 不 同,

“ 唐 城 ” 是 花 了 整 整 六 年 才 搭 造 出 来 的,

正 因 为 有 如 此 的 策 划 和 酝 酿,

导 演 才 得 以 采 用 实 景 拍 摄,

人 物 在 空 间 中 的 辗 转 腾 挪,

也 都 有 了 一 个 真 实 的 基 础 。


 

但 在 25 年 前,

陈 凯 歌 拍 摄《 霸 王 别 姬 》的 时 候,

电 脑 特 效 还 远 未 普 及,

也 未 能 如 今 日 这 般 惟 妙 惟 肖,

实 景 搭 造 是 唯 一 的 选 择 。

而 为《 霸 王 别 姬 》里 的 场 景 绘 制 构 图 的,

就 是 杨 占 家 。

 


这 部 影 片,承 载 着 陈 凯 歌 巨 大 的 野 心,

他 试 图 用 一 个 场 景 记 录 下 三 代 人 的 悲 欢 离 合,

从 而 展 示 出 一 个 大 时 代 的 文 化 演 变 。

为 了 完 成 陈 导 的 企 望,

杨 占 家 带 着 尺、笔、本,

一 个 人 边 测 边 记,

跑 遍 了 京 城 大 大 小 小 的 园 林 。

 

《 霸 王 别 姬 》程 蝶 衣 家 气 氛 图

《 霸 王 别 姬 》 祖 师 爷 家 的 院 子 气 氛 图


我 们 看 这 个 祖 师 爷 院 子 的 平 面 图,

这 些 树 是 后 来 移 进 去 的 ,

原 本 什 么 都 没 有,

这 都 是 杨 占 家 一 笔 一 笔 画 出 来 。

 

《 霸 王 别 姬 》  戏 园 子 气 氛 图


为 了 还 原 老 北 京 梨 园 科 班 四 合 院、

唱 戏 的 戏 园 子,

乃 至 老 北 京 的 街 道,

杨 占 家 做 了 各 种 考 察,

绘 制 近 百 张 设 计 图 纸,

才 将 各 种 场 景 搭 配 起 来 。



而 画 这 些 图,

一 两 天 才 能 画 成 一 页,

剧 组 为 此 筹 备 了 一 年 多,

虽 然 慢,可 若 没 有 这 些 逼 真 的 场 景

那 百 年 时 代 的 光 影 就 不 可 能 成 立 。

 


在 这 部 戏 里,

杨 占 家 结 识 了 张 艺 谋 的 御 用 美 术 师 霍 廷 霄,

后 来 霍 廷 霄 每 次 需 要 美 术 设 计,

都 要 拜 托 杨 占 家 进 行 置 景 制 图,

因 为 他 的 图 纸 拿 到 电 影 厂,

置 景 的 工 人 一 看 就 知 道 该 做 成 什 么 样,

而 且 基 本 没 什 么 误 差,

不 像 一 些 美 术 师,

气 氛 图 画 得 漂 亮,

但 是 实 现 不 了 。



“ 杨 老 师 毕 竟 画 了 好 几 十 年,

你 设 计 上 的 不 完 善,

他 会 直 接 给 你 纠 正 过 来 。

霍 廷 霄 认 为,杨 占 家 画 的 图 是 最 科 学 的,

无 论 是 绘 图 功 底 还 是 敬 业 精 神,

中 国 电 影 美 术 还 没 有 人 能 和 他 比 。

 


在《 卧 虎 藏 龙 》中,

导 演 李 安 想 设 计 一 出,

让 人 耳 目 一 新 的 武 打 场 面

—— 在 天 上 飘 着 击 剑 。

这 场 戏 超 过 四 分 钟,

是 撑 起 影 片 武 打 戏 份 的 一 个 支 点 。

 


为 了 这 一 段 戏,

剧 组 在 摄 影 棚 里 搭 出 了 这 片 房 屋 。

在 杨 占 家 设 计 的 手 稿 中,

我 们 能 看 到 这 片 屋 顶 的 设 计 图 纸,

都 是 以 线 描 的 方 式 表 达 出 来 。


《 卧 虎 藏 龙 》打 斗 戏 屋 顶 气 氛 图


这 还 不 是 屋 顶 设 计 的 结 束 。

“  概 念 图 都 是 虚 的,必 须 具 有 实 操 性 。”

在 屋 顶 详 图 中,

还 包 含 了 每 一 栋 房 屋 的 具 体 设 计 图。

屋 外 的 门、窗 造 型,

 门 头、门 墩 以 至 门 上 的 对 联,

都 有 标 明 了 详 尽 尺 寸 的 设 计 与 描 画 。



这 些 图 可 都 是 手 绘 出 来 的!

线 条 利 落 简 洁 。


正 是 因 为 有 了 这 些 图 稿 设 计,

我 们 才 能 欣 赏 到 两 位 主 角 优 美 的 武 打 动 作

在 古 色 古 香 的 韵 味 中,

展 示 出 了 独 特 美 感 。



《 卧 虎 藏 龙 》后 来 获 得   

奥 斯 卡 最 佳 美 术 指 导 奖,

应 该 说,其 中 有 杨 占 家 相 当 多 的 付 出 。

这 部 戏 拍 完 后,他 给 李 安 留 下 了

极 为 深 刻 的 印 象,

几 年 后《 色 · 戒 》筹 拍 时,

李 安 又 想 请 他,

但 那 时 杨 占 家 已 经

答 应 了 吴 宇 森 进 入《 赤 壁 》剧 组,

所 以 很 遗 憾 没 能 和 李 安 再 次 合 作 。



在 参 与 制 作《 功 夫 之 王 》和《 木 乃 伊 3 》时,

美 国 方 面 的 美 术 总 监 看 了 杨 占 家 先 生 的 图,

特 别 嘱 咐 道:“ 你 可 别 学 电 脑 啊!

因 为 在 计 算 机 制 图 大 行 其 道 的 时 代,

杨 占 家 始 终 保 持 着 手 绘 创 作 的 原 则 。


(上)《 功 夫 之 王 》设 计 图,(下)《 大 闹 天 宫 》设 计 图


看 到 他 的 手 绘 图,

每 张 都 有 清 晰 的 线 条、

精 细 的 尺 寸 和 各 种 标 注,

这 在 电 脑 时 代 几 乎 很 难 想 象 。



《 白 鹿 原 》气 氛 图


手 绘 可 贵,只 因 初 心 不 改 。

读 高 中 时,杨 占 家 本 来 要 考 清 华 。

不 过 由 于 艺 术 院 校 提 前 录 取,

所 以 他 还 没 等 到 清 华 招 生,

就 被 中 央 工 艺 美 术 学 院 录 取 了 。

 


入 校 前,同 学 们 大 多 受 过 专 业 美 术 训 练,

可 他 基 本 是 靠 自 己 练 习,

因 为 专 业 水 平 差 得 很 多,

他 在 周 末 的 时 间 从 来 不 玩,

而 是 在 默 默 地 弥 补 差 距 。

 


他 走 到 哪 儿 画 到 哪 儿,

看 到 一 个 房 子,

就 马 上 把 主 要 尺 寸

如 柱 高、面 宽、进 深,

测 量 出 来,再 画 下 来 。

(上)《 花 木 兰 》设 计 图,(下)《 河 东 狮 吼 》设 计 图


有 次 到 南 方 去 采 风,

他 看 见 苏 州 博 物 馆 里 的 灶 台 是 单 独 的 一 个,

不 像 北 方 是 和 炕 连 在 一 起 的 。

他 就 把 锅 的 直 径 都 记 下 来,画 成 图 。

后 来《 红 楼 梦 》剧 组 要 拍 厨 房 戏 的 时 候,

他 立 马 就 知 道 要 需 要 多 大 的 锅、

多 高 的 台 子 。

 


大 学 毕 业 后,

他 成 了 那 一 届 唯 一 留 校 的 学 生,

后 来 渐 渐 成 了 学 校 里 的 顶 梁 柱 。

1986 年 电 影《 红 楼 梦 》开 拍,

这 个 系 列 共 六 部 八 集,

前 后 拍 了 好 几 年,

杨 占 家 独 立 担 纲 美 术 设 计 。



为 了 完 成 这 部 大 作,

光 是 研 究 原 著,

他 就 用 了 两 年 时 间,

其 间 还 走 访 苏 州、曲 阜 等 许 多 地 方,

把 南 北 方 园 林 建 筑 特 点,

都 融 入 了 大 观 园、荣 国 府 的 设 计 。


荣 国 府 大 门


在 当 年 设 计 荣 国 府 的 图 纸 中,

哪 是 大 门,哪 是 角 门,哪 是 仪 门,

贾 母 住 哪 个 屋 子,

林 黛 玉 住 哪 个 屋 子,

哪 里 是 几 棵 大 树,

别 人 看 着 眼 花 缭 乱,

但 他 心 里 是 清 清 楚 楚 。


当 初,

为 了 制 造 刘 姥 姥   

进 大 观 园 如 逛 迷 宫 的 感 觉,

设 计 得 屋 连 屋、屋 套 屋,

再 加 上 似 透 非 透 的 博 古 架、

似 有 似 无 的 穿 衣 镜 门,

实 景 制 出 来 之 后,

把 导 演 谢 铁 骊 都 给 迷 惑 住 了 。



1990 年,《 红 楼 梦 》   

获 得 了 金 鸡 奖 最 佳 美 术 奖,

杨 占 家 是 并 列 的 获 奖 者 之 一,

可 事 后 杨 占 家 总 说 自 己 这 是 “ 帮 忙 ”,

是 实 现 导 演 的 意 图,

而 没 有 在 意 是 否 得 奖 ── 就 像 他 说 的,

在 学 校 时 就 把 书 教 好,

做 电 影 时 就 把 设 计 做 好,

就 行 了 。

 


在 过 去 的 几 十 年 里,

美 术 大 师 杨 占 家   

一 直 在 “ 为 他 人 做 嫁 衣 裳 ” 。 

有 人 问 他 值 不 值 得,

他 摆 摆 手:

我 们 只 要 做 好 自 己 该 做 的 就 好 。

 


北 电 美 术 学 院 教 授 王 砚 缙 说,

他 现 在 带 的 许 多 学 生   

连 摄 影 棚 都 没 进 去 过,

一 点 感 性 知 识 都 没 有,

哪 能 知 道 布 景 是 怎 么 回 事?

 


“ 光 剧 本 就 研 究 两 年,

哪 个 组 能 做 到? 

两 个 月 都 坐 不 下 来!

当 年 我 们 研 究《 红 楼 梦 》,

那 是 花 了 两 年 时 间 。”


作 为 一 个 电 影 人,

杨 占 家 也 会 担 心 自 己 的 学 生:

现 在 的 电 脑 特 效,

可 以 让 拍 电 影 变 得 越 来 越 简 单,

不 再 像 过 去 那 样,

要 花 大 把 的 工 夫 去 研 究 。



但 往 往 做 得 不 够 好,

其 中 原 因,

就 是 多 了 一 份 功 利 心,

少 了 一 份 认 真 研 究 的 精 神 。



其 实,童 话 世 界 里 的 浪 漫 主 义,

往 往 是 在 现 实 主 义 的 奋 斗 下 产 生 的 。

一 味 迷 信 科 技 带 来 的 便 利,

我 们 获 得 的 只 是 潦 草 的 碎 片 。



 而 真 正 值 得 重 视 的,

是 技 艺 高 妙 背 后 的 坚 持,

是 鲜 花 铺 就 后 的 沉 默 ......

这 些 简 朴 的 品 质,

才 是 我 们 始 终 受 到 感 染,

并 推 动 自 己 前 行 的 力 量 。



街头公社公众号副刊试运行阶段 有志之士加入我们


Copyright © 天津红桥区杨洋后援团@2017